芥末堆芥末堆

“县一中”和“区重点”要花掉多少钱?

作者:叁里河 发布时间:

“县一中”和“区重点”要花掉多少钱?

作者:叁里河 发布时间:

摘要:好学校都是钱喂出来的。

640.jpg

*本文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一姐。

上次“屏幕改变命运”那篇文章刷屏的时候,丁磊说,“网易决定拿出一个亿,来支持更多学校落地这个模式,让知识无阶层流动,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 

这个模式是不是真能让知识无阶层流动后来引起了争论,不过,说到让中国处处都是学区房,那是一定需要花大钱的。

去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是4万多亿,义务教育阶段拿走近一半,高中阶段的教育占了15%多点,大概有6000多亿,其中三分之一给了中等职业教育,剩下4000多亿是普通高中的教育经费投入。 

我们已经听惯了人大附中,成都七中和华师一附的神话。但是由于我们对教育的投入水平在全球不算高,不要说这样水准的“超级中学”是稀缺资源,维持一所县区级重点中学的运营,也比大多数人以为的更贵,添几块屏幕的钱只是小钱。

教育部发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显示,去年普通高中的生均教育支出1.8万多,不到两万块,现在国家提倡“消灭大班制”,也就是把每个班级的学生数量控制在66人以下,以一个年级6个班算,一所高中在校学生大概是1000多人,一年的教育经费投入也要有小两千万。

这是平均数,事实上大部分县级重点高中因为有积聚作用,实际在校人数都超过1000人,实际经费更是远超2000万。

学校占地90亩,除了重点中学常规的图书电教馆、体育艺术馆,400米标准塑胶田径场之外,还有室内冷暖游泳池,以及屋顶网球场等高标准配置,能帮助云南禄劝一中的学生们改变命运的“屏幕”,在镇海中学是千兆校园网和多媒体系统全覆盖。

在浙江数得上的镇海中学,号称是全国排名第五的高中,全省高考前100名的位置,常年被这个学校的学生占去半壁江山,一本上线率基本保持在95%以上。这个学校目前有29个普通高中教学班,1300多名学生,去年财政拨款有8000多万,本校的事业收入还有1300多万,加在一起超过1个亿,生均教育投入已经将近8万元。 

生均教育经费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优秀的“县一中”和“区重点”都是用钱喂出来的。 

不过镇海中学比较特殊,大部分普通高中每年的教育投入不可能这么大,丁磊毕业的浙江省奉化中学,去年的教育开支是3100多万,人均的教育投入不足两万,也就是在教育部要求的标准上下,跟大部分中部地区的县级高中差不多。

实际上这个投入已经很难在东部发达经济区域站稳脚跟,丁磊的母校现在不是每年都有学生能考入清华北大,和同在宁波的镇海中学可谓是天壤之别。毕竟浙江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又是富裕省份,中部地区来说,普通高中的教育投入其实更紧张了。

位于湖南东南部的郴州嘉禾一中,也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省级示范性高中,全校有59个班,在校学生3300多人,去年拿到的财政拨款收入3400多万,花了4000多万,因为学校自己的事业收入有900多万,才没有入不敷出。 

但是以这个投入看,嘉禾一中的生均教育投入只有1.2万多,明显是没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嘉禾一中在去年的年度决算公开报告中提到财政拨款支出与年初预算有差额,主要愿意是很多预算安排没有拨付到位。

这样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如果想达到全国普通高中生均教育支出1.8万多,大概还需要增加将近2000万。而且这是在学校仅维持日常运营,没有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情况下需要的经费。

安徽合肥近郊的肥东县去年在高中教育上的投入是2个亿,单看绝对值,跟去年北京大兴区在高中教育阶段的投入也没差多少,但大兴区去年高中在校人数6000多人,肥东区15所高中,在校生超过3万。一对比,肥东县的教育投入就不怎么样了。

对很多重点县级中学来说,前几年撤点并校,让一些本来规模已经很大的学校更加膨胀,学生数量增加了,师资却没有相应增加,这导致基层教师的工作量大大增加。

想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还是花钱。举个例子,中部人口大省的县一中里常见“百人班”,“百人班”如果想变成符合国家要求60人左右的班级,则教师人数要增加三成。

一个年投入3000万元的“县一中”和“区重点”,嘉禾一中4061.52万元的年度开支中有2960.04万元用在人员上。主要包括:基本工资、津贴补贴、奖金、社会保障缴费、伙食补助费、其他工资福利支出(款)、离休费、 退休费、抚恤金、生活补助、医疗费、奖励金、住房公积金、提租补贴、购房补贴、其他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支出。

所以增加三分之一的教师意味着要增加数十个编制和每年数百万的投入。而且要持续的投入三到五年,才能让应届师范生变成合格的毕业班任课老师,才能保证出成绩,见效果。也就是丁磊的一亿元捐出来,只够给三个“县一中”或者“区重点”开小灶。

从各地公布的教育决算报告看,一旦有校舍维修,操场改造,或者增建宿舍楼之类,投入还要再增加。汤溪高中“汤溪高级中学校舍维修改造工”项目,年初安排426万元,实际支付409.26万元,该项目的实施,改善学校的办学条件,提升校园环境。

去年贵州六盘水第一中学的收支决算报告中提到,当年的收支比前一年减少3800多万,变动幅度超过37%,主要原因就是基本建设支出减少。

就算一块屏幕可以改变学生的命运,这快屏幕也不是大家理解当中的几千块钱的投影仪就可以打发的。金华一中2017年数字化校园建设经费安排资金128万元,实际支出125万元。《被屏幕改变的命运》一文里的禄劝一中,一个班花在课程上的费用一年就要六七万,设备一套价格在20万以上。

比较而言,西部贫困地区,因为人口基础少,生均经费反倒情况没有那么糟。

以甘肃省甘南市的临潭县为例,这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里两所高中,去年县里对高中教育阶段的支出总计是4000多万,两所高中一个支出2000多万,一个支出1000多万,但两所学校的高中在校生不多,一共2000多名,算下来生均教育支出大概两万左右,比中部省份的情况还要好。 

这里面有国家对贫困地区教育倾斜的作用。临潭县去年全县财政总收入只完成了1.2亿,全县在教育总支出能拿出3.2亿,是因为来自上级的各种补助超过20亿。而且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教育投入,除了中央预算外,还对省级部门有配套资金的要求。

但是西部的基层学校面临着严重的人才荒,虽然生均经费上来了,但是掌握现代教学技术和现代教育观念的一线教师严重不足,如果想要从东部中部引进人才,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总的来说,在整个教育投入的大蛋糕中,义务教育的支出仍然是大头,跟高等教育一起,占了全部支出的三分之二,高中阶段教育在中间,虽然每年投入都在增加,但区域投入的不平衡仍然没有被弥合,更不用说处处学区房了。

企业家拿出一亿两亿,要想真的改善基层高中的教育状况,给一个学校花不少,两三个学校分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叁里河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叁里河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县一中”和“区重点”要花掉多少钱?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