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探访 | 鸟兽虫木:用自然教育推动生态保育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探访 | 鸟兽虫木:用自然教育推动生态保育

作者:肥狗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的环境这么糟糕,其实我也有责任做点事情啊。”

4545.jpg

鸟兽开展的台湾生态旅行课程

赖芸曾经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考察沙漠化问题,也做过一年的环境教育科普员,觉得“只做环境教育不够”,又投身环境一线,在广东开展水污染和电子垃圾的调查研究。

十余年的民间环保经历让他愈发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推动更多人参与环境保护?

赖芸认为,自然教育或许是一个突破口,因为普通人愿意参与。2014年,他离开国际环保组织,在广州注册了一家公益机构——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以下简称“鸟兽”),全职投入自然教育和生态保护的工作。

“一个自然教育机构能够传递的信息终归有限,因此要想清楚你要传递什么,教他这些是为了什么。”赖芸说。

对于鸟兽虫木的定位,赖芸想得很清楚:引导公众关心生物多样性,用自然教育推动生态保育。

课程:自然教育没有“体系”

“呀,这里有一个正在织网的蜘蛛!”家长这声呼喊,把大家都吸引了过去。一个小孩好奇地用手碰了碰蜘蛛网,结果网一下子变了形,蜘蛛也跳走了。自然导师冰心发出心痛的嘶嘶声,然后耐心地和小孩解释,“蜘蛛的网不能碰的,这相当于拿块石头扔他的屋顶。但是我也理解你,可能只是想碰碰丝,不是故意弄坏的。蜘蛛还可以自己把网修复的。”

于是大家一起安静地等待,不一会儿,蜘蛛真的又跑出来了。“他可能在思考,哎这个网坏了,要怎么修呢?”冰心给大小朋友们解释。 

这是鸟兽为亲子家庭开设的自然教育入门课程之一“夜观精灵”。导师不会介绍太多动植物知识,而是更注重怎样把课程变得有趣,让学员也能亲近自然,喜欢自然,进而萌生保护自然的意识与行动。

不吃白不吃吧.jpg

自然课程“行走山野”活动照

当天的活动有四名特殊的助教,他们原来也是鸟兽的学员,后来又成为了鸟兽的自然解说员和自然讲师。王昊便是其中一名助教,因为认同鸟兽倡导的“教育下一代投入环境保护”的理念而选择加入鸟兽。“改变现代人很难,希望在下一代。”王昊说。

鸟兽的自然教育课程体系包括四个阶段:入门、成长、进阶、高级,以亲子家庭为对象。入门课程从身边的自然起步,有夜间观察、植物探秘、观鸟等课程,以物种观察为主。

有了更丰富的好奇欲以后,孩子会想了解更多,就进入到成长课程,到郊野公园,或者湿地去,了解其生态系统。比如,从单纯地观鸟,到认识鸟和环境的关系。“不同的鸟嘴巴不一样,吃的就不一样,没有竞争关系,根本不会打架。”赖芸举例道。

到了进阶课程,学生去到自然保护区,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保护区巡护、自然保育等活动。而在高级课程—生态旅行中,学生会在更广阔的自然中,见识更丰富的生态,探寻人与自然的关系。

不过,赖芸觉得自然教育课程体系没有“完整”一说,鸟兽的课程体系更多是作为内部员工在规划课程时的指引。“通常来说,课程有循序渐进是好的,但是一般人不懂这个体系,不觉得要先参加身边的自然,才能去更高级的生态旅行。第一次就报名生态旅行,拒绝他吗?不可能啊。”赖芸说。

“自然教育也不是像小学一年级学加法减法,二年级学乘法除法,没有这么分明的难度梯度,”赖芸补充道,“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和自然有很深的连结。”

定位:每个物种都关心

如今做自然教育的机构越来越多,定位各不同。譬如,有的机构只做植物课程,有的只做昆虫,有的只看鸟。赖芸觉得这些尝试都可以,但是鸟兽的课程选择围绕一个核心:生物多样性。

“我们对导师的要求是不能只看蜘蛛,只看鸟,对蛇、对植物等等,你也要了解。对所有物种、所以生态系统都关心,”赖芸说,“我们想传递的讯息是让更多人了解生物多样性是什么, 为什么很重要,为什么每个物种扮演的角色都很重要。”

赖芸也是鸟兽的自然导师,曾几次带领学员到印度追踪孟加拉虎。

“不少人都误会,就觉得只是看个老虎嘛,为什么要那么远的跑去看老虎啊?动物园不是也可以看吗?”

赖芸解释,“其实,我们要带孩子们看到的,不仅仅只是老虎这个物种,而是要让孩子们从小有机会真正体验到什么样的环境下,能够让那么多的老虎在大自然中自由地生存、繁衍。能够有老虎生存的环境,第一就是要有足够大的森林;其次,就是要有足够多的、丰富多样的食物;再次,就是要有和老虎皮毛颜色一样的森林环境,让老虎可以伏击猎物。”

====.jpg

虎妈妈带着宝宝训练,图为赖芸在印度时拍摄

在这样的自然课堂里,孩子们能够体会到物种的丰富,观察大自然里物种与物种的关系,理解自然界环环相扣的生命之网,并思考物种和人的关系。

生态保育的议题也穿插其中。“我们虽然来印度看老虎,但也会让他们了解中国老虎的情况。孩子们会发现,原来,中国是老虎种类最多的国家,但现在,中国的老虎很可怜,新疆虎已经灭绝了,华南虎也近乎野外灭绝了,我们的东北虎,大部分还可能游走在俄罗斯境内。这是因为人们对虎骨、虎皮的盲目追求,不惜铤而走险,进行野生动物非法贸易。”

这样一趟生态旅行下来,会有学生回到自己的班级,分享他们在印度追踪老虎的经历,呼吁野生动物保护,也有学生和赖芸一起去公开演讲,介绍印度人如何保护老虎。

微信图片_20190521152228威威威威.jpg

学生在班级分享

影响:最关注的是改变

像王昊一样,有的家长参加很多次课程以后,不满足于只参加活动,也来机构帮忙当助教,甚至成为导师。“我们机构大概有十几个这样的家庭。”赖芸说。

也有学生和家长开始身体力行的改变。 

鸟兽虫木曾经带领家庭前往云南高黎贡观察长臂猿,长臂猿是濒危物种,目前国内仅存四种。“更让人悲伤的是,在高黎贡的长臂猿家族似乎注定就要灭绝,因为保护区被公路、农田等切割,这个家族的长臂猿无法与远处的家族通婚。”自然导师“树蛙”说。

一些家长和小朋友受此触动,开始自发做长臂猿保护的项目。有孩子在班级演讲,分享长臂猿的故事,参与“守护猿鸣”的筹款活动;有家长直接跟着高黎贡保护区的NGO去做宣传,在腾讯99公益活动中积极筹款。

也有一班孩子自己成立了一个24节气的观察小组,自己做起自然观察。

“哎那我就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啊!”赖芸的语气激动起来,“不是说只参加我们的活动,他可以参加别的活动。因为他们参与自然的部分多了,开始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做些事情。”

“但是像他们那样的人还是太少了。大部分的家长还是觉得我是付费来买服务的,我给了钱,参加活动,没有去到更深层次的思考,没有想着说,我们的环境这么糟糕,其实我也有责任做点事情啊。”赖芸说。

“我觉得教育最重要的是带来改变嘛。那真的有多大改变?当然这种改变可以有很多方面,小朋友从原来怕蛇到不怕蛇,这是一种改变,对他自身的改变。他原来很讨厌昆虫,现在觉得没那么可怕了,他也不会踩死一只蚂蚁,那也是一种改变。这可能为他的成长埋下一颗种子。“

“但是我会希望有更多人不仅仅觉得自己得益就够了,而是更主动去关心环境,更主动地思考他可以为环境做什么。不只是自己受到影响,还能够进一步带领更多人受到影响,我觉得只有这样才有希望。”

发展:从公益到收费

除了提供自然教育课程,鸟兽虫木还在做这三件事:自然解说员培训、公益自然讲堂、生态保育行动。

自然解说员培训也是收费课程,提供自然观察能力培养、自然教育课程解说、课程设计等培训。但是,赖芸觉得鸟兽的自然解说员培训机制还不完善,培养出来的解说员没有利用起来。他希望有更多解说员真正参与到自然教育的活动中。

自然讲堂则是面向社会招募、培养自然讲师,然后在校园、社区开展公益自然讲座。两年以来,鸟兽虫木一共培养了101名自然讲师,开办244场自然讲堂。

生态保育行动的资金来源于基金会支持,鸟兽内部员工的参与更多。鸟兽曾发起“急救南岭”行动,成功阻止开发商在保护区违法开发山路;也连续三年开展南沙红树林保育项目,做红树林物种调查,组织公众参与净滩活动,培训红树林解说员等等。

“后来红树林(我们)没办法去了,因为政府‘怕我们搞事’。”赖芸说,政府因为这件事被问责,街道办主任被调去红树林区域。“本来想自己建的围网(用于阻挡海洋垃圾漂浮进来),政府也给建了。这些是很好的改变。”

0000.jpg

公众参与的红树林净滩活动

鸟兽的前身是“绿色营广州小组”,2008年已成立,彼时还是一个松散的志愿者团体,因这种模式难以为继,才在2014年转型为非营利组织,开始试水亲子活动收费模式。如今,依靠自然教育课程和自然解说员培训两项市场化业务,鸟兽已经实现收支平衡,能够养活自己,团队也从最初只有两名全职员工,发展至如今有12名全职员工,十余名兼职导师,加上核心志愿者,总共近40人。

223.jpg

鸟兽虫木部分团队成员合照

近年来,自然教育机构在内地发展迅速。由全国自然教育网络行业研究专业委员会发起的《2018自然教育行业调查报告》显示,自2010年起,内地新增自然教育机构数量开始明显增加,2015年增幅达106%。至2018年,内地已有418家自然教育机构。

赖芸感叹,“公众不会为环境教育买单。好不容易愿意为自然教育买单了,多好的一件事儿。”

他表示,未来,鸟兽保持现状也能生存,但他希望鸟兽走得更远,在深度上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广度上能联合更多力量,把机构壮大,形成可以复制推广的模式。

赖芸向往的是台湾荒野保护协会那样的状态。

在环保公益这件事上,台湾的民间公益团体起步较早。“荒野保护协会”(简称“荒协”) 也是由民众自发组成的环境保护团体,1995年在台北诞生。依靠会员和大量义工,荒协在台湾发展出11个分会,2018年举办环境教育活动4000余场,吸引23万人次参加。

“如果有一天我们也到这种规模就很厉害了,那就真正产生了一种氛围和文化。”赖芸说。

注:图片均来源于鸟兽虫木。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探访 | 鸟兽虫木:用自然教育推动生态保育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