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地方高校难,中西部地方高校更难

作者:青塔 发布时间:

地方高校难,中西部地方高校更难

作者:青塔 发布时间:

摘要:清华北大也不是一日建成的,我们应该留点时间,让这些地方高校慢慢发展。

library-869061__340.jpg

图片来源:pixabay

*来源:青塔(cingta-com)

和中央部属高校相比,地方高校的发展更依赖所属地域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中西部地方高校自办学起,就面临着“先天不足”的发展困境。

目前,我国共有普通高等院校2740所,但中央部属高校却不多。以教育部直属高校为例,全国共有76所教育部直属高校,按照教育公平分配原则,教育部直属高校理应分布至全国所有省份,每省(区)最少分配两所,但现实是,仅北京和上海就拥有33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占据半壁江山。

微信图片_20200818075530.png

我国共有13个省份没有中央部属高校,这些省份不仅有西藏、青海、宁夏等人口稀少、经济水平欠发达的地区,还包括河南这样高考报名人数超过100万的人口大省、河北这样地处重要战略区位却成了“高等教育洼地”的省份。

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加之高考录取采用分省定额的方式,致使部属高校招生属地化严重,甚至诱发了“高考移民”、“异地高考”等不良现象。

为促进区域高等教育均衡发展,平衡高等教育弱省的利益,2018年2月,国家在尚无中央高校的13个省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按“一省一校”原则,重点支持郑州大学、河北大学、山西大学、南昌大学等14所高校建设,将这些纳入教育部管理,称为“部省合建”高校。

微信图片_20200818075532.png

入选的14所部省合建高校都是区域内办学历史悠久、办学基础良好、办学特色鲜明的地方高水平大学,对中西部地区高等教育发展有着重要的引领带动和中心辐射作用。

尽管发展势头良好,但这些高校依然面临着一系列窘境。

先天不足:中西部地方高校的发展困境

经费,是限制地方高校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尽管近年来中西部经济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教育财政支出连年增长,如西藏自治区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区域生产总值的14.75%,从2010年的63.35亿元提升到2016年的175.83亿元,但教育经费依然捉襟见肘,要知道仅清华大学一所学校的年度预算就超过300亿元。

经济落后还导致中西部地区难留人才,“孔雀东南飞”对于中西部地方高校而言,是一种切肤之痛。人才流动在市场化的当下是常态,但人才流动“只出不进”将严重影响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微信图片_20200818075534.png

以中部某普通本科高等院校为例,2006年至2015年间共流失274名高学历教师,且外流教师年龄多集中在30-4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教师教学经验丰富、正处于科研事业的上升期,中青年骨干教师的流失不仅影响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展开,也影响学校的持续发展。

必须注意的是,虽然50岁以上的教师流失率较低,但这个年龄段的教师以教授为主,且多为学科带头人或课题的专业负责人,这类高水平人才的流失对学校的建设发展的打击是致命的,甚至可能影响到一个学科的持续生存与良性发展。

中西部地方高校不仅难留人才,也难吸引到优秀生源。由于地理位置较偏、经济发展较弱,石河子大学、新疆大学等高校虽有211、“双一流”等名校光环,但在不少省份都曾出现过二本线录取的尴尬,尽管如此,这些院校外地考生报考率依然不高,以郑州大学为例,2019年毕业生生源省份分布,河南本省生源占比71.24%,生源占比第二多的山东仅仅2.62%。

部省合建:一只脚迈进国家队

进入部省合建高校行列,是地方高校缩短与国内一流大学差距的难得机会,这14所地方高校背负着整个省份的期待,说是“全村的希望”也不为过。

这14所地方高校从“地方省队”一跃进入了“国家队”,不仅地位升格,也意味着这些区域高等教育的“尖兵”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其中最显而易见的一个好处是,拿的钱变多了。

2018年,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改革发展资金总经费高达114.6亿元,其中一部分拨给“部省合建”高校。据地方媒体报道,广西大学在这笔资金中能分到5.2亿多元,同比增加约2.3亿元。其中有1.2亿明确为“部省合建”资金,这笔资金将优先用于支持学校优势学科和人才队伍建设,不得用于基本建设支出。

钱是建成一所高水平大学的必要条件,但当投入达到一定规模,砸再多的钱也未必能够有效提升学校的建设水平。地方高校争进“国家队”,绝不仅仅是“要钱”那么简单。

微信图片_20200818075536.jpg

部省合建高校,是教育部文件的主送单位之一。

凭借“部省合建高校”的身份,学校可以在教育部部属高校会议上更自由、直接地向教育部提出诉求,争取更多项目和教育资源,在科研项目的申报上,部省合建高校可以以学校为单位申报,而地方高校只能以省、自治区、直辖市教育厅(教委)为单位申报,掌握更多话语权和主动权。

部省合建高校享受教育部直属高校同等待遇,与部属高校分享同一信息平台,是教育部文件的主送单位。部属高校人事权归教育部直属,合建高校的书记、校长虽由省政府任命,但人选需同教育部商榷,其他校级领导干部参照教育部直属高校领导干部任职标准配备。

部省合建以来,北京大学方精云院士任云南大学校长,原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骆清铭任海南大学校长,这样的人事更替进一步推动了高校的发展。

破局自救:地方的实践与尝试

除了争取国家政策上的扶持,地方高校也在自下而上地寻找突围的方法。

为吸引优秀人才,中西部地区多举措引才。如青海省在评价特殊人才过程中,不再把论文、外语等作为限制性条件,甚至可以因为能力、实绩和贡献突出而忽略学历和职称;给予科研人员更多自由,科研经费用途在总额控制的基础上,由科研人员自主决定经费用途。

在学科建设上,中西部地方高校坚持立足地方优势产业和科研优势,将优势学科与区域主导特色产业对接起来,扎根并服务于国家及所在区域的多元化需求,以不可替代的办学特色来加快一流学科、优势学科的建设,走有特色、高水平的发展道路。

在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中,云南大学的民族学获评A+,位列全国前2名或前2%,生态学获评A-;南昌大学的食品科学与工程获评A,郑州大学共有7个学科入选B+,表现尚佳。

微信图片_20200818075538.png

云南是中国民族种类最多的省份,天然的区位优势让云大的民族学成为它的招牌专业,地处边陲的云南大学还是连结边境邻国的重要枢纽,在研究东南亚、南亚国际问题上具有其他学校无法比拟的地缘优势。

1972年,被誉为“东方金字塔”的西夏王陵被挖掘出土,凭借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地理优势,宁夏大学潜心专研,最终把西夏学这门“高冷”学科做成了“热课题”。1991年成立的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所,被教育部批准为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布局中西部地方教育的重要战略意义

高等教育均衡充分发展,既是办好“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应有之义,也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基础。

从资源、平台、生源来看,这些地方高校先天不足、后天发展迟缓,距离真正的成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教育现代化的核心就是建设教育强国,要建成教育强国就不能只是一部分强,而是东中西部都能得到均衡、充分的发展。清华北大也不是一日建成的,我们应该留点时间,让这些地方高校慢慢发展。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青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青塔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青塔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地方高校难,中西部地方高校更难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