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在线教育公司推广或涉传销,北京市教委点名整改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在线教育公司推广或涉传销,北京市教委点名整改

作者: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打卡就能0元学?

图虫创意-918168092731637774.jpg

图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李婷 9月3日 报道

打卡就能0元学,打卡双倍豪返198元……不花一分钱,就能免费上课,还有机会赚钱?

免费补贴、新东方旗下公司、邀请最强大脑“脑王”杨易为其背书,这些都是在线教育公司“大塘小鱼”的推广方式。同时也正是这些推广标签,让许多家长选择在该平台上购课,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来自辽宁省的大塘小鱼用户张子英(化名)告诉芥末堆,她在平台上总共购买了上万元的打卡返现课程,加上朋友的学费一共近十万元,现因平台限制打卡被迫中止。她所在的维权群里,还有86名有类似经历的家长,每个人都购买了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元的课程。

根据北京市教委官网消息,近期北京渔塘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大塘小鱼APP以课程“笃局”,打卡返“笃金”(现金)等方式开展营销活动,诱导家长购买课程,但活动开始后,公司未征得家长同意强制关停账号,引发大量投诉,造成不良影响。

大鱼小塘.jpg

图片来源:北京市教委官网

8月28日,市教委会同市委网信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约谈北京渔塘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针对其存在的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问题,责令该机构网站、APP和公众号自行暂停更新14天,立即全面整改。

针对整改问题,芥末堆拨通了大塘小鱼的客服电话。客服人员向芥末堆表示,目前打卡返现活动已经结束,整改期间已购课程不受影响,但建议在整改完成后再购课。

打卡返现难“返现”,类似模式曾被媒体曝光

根据“大塘小鱼”官方网站,北京渔塘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品牌产品“大塘小鱼”,定位提供一站式幼少儿绘本学习平台。公司目前拥有500万注册用户,产品主要包括绘本教育、学科在线培训等,以绘本为基础,开展0-12岁语数外全科在线培训。

张子英说的打卡返现课程,也被叫做“笃局”、“笃课”,主要以返现的方式吸引用户付费购买课程,坚持连续打卡短则几日多则近一年,即可获得现金、图书礼包等奖励。

张子英告诉芥末堆,她最初曾成功返现过两门课程,而切实的回报也确实给她增加了信心,连续加购长期课程。“当时的打卡时间是两个月,加起来有200多元。”在她提供的大塘小鱼淘宝直播视频里,主播告诉用户们可以用孩子爸爸、爷爷、奶奶的手机多注册几个账号鼓励囤课,“这不是教大家薅羊毛嘛”。

但羊毛越来越难薅,课程打卡的限制越来越多。有家长注意到,大塘小鱼默默修改了打卡规则,新增了一条“禁止恶意刷课拿奖励”。具体不限于:多开多个网页同时刷课、违规开启3门以上打卡课程同时打卡、凌晨1点到5点刷课等。

WechatIMG22.jpeg

家长提供截图

张子英告诉芥末堆,课程当中频繁出现弹窗,限时输入验证码,确认孩子还在上课,“出现十秒让输入六位很模糊验证码,我都输入不了,何况是娃,每次输入错误就要从头学起”。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放弃笃局却很容易。“娃怕掉线多点了两次,再进入就显示所有课程放弃笃局。”等张子英再次上线,发现几十门课程的笃局都被中止。而放弃笃局后,即可进入无弹窗的自由学习模式。也有家长向潇湘晨报表示,确认放弃笃课的按键为红色,取消则是灰色,有诱导孩子按键的嫌疑。

在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有568条关于大塘小鱼的投诉,内容多为“打卡返现课程故事设坑设陷”、“ 打卡返现规则说变就变没有提示”、“诱导放弃全部笃学”,用户大多要求退款、恢复打卡。

1599127972613062.png

黑猫投诉留言

芥末堆注意到,除了大塘小鱼,在打卡返现过程中提高难度等操作方式也曾在多款教育类App中出现。此前,绘本App七彩熊就因擅自增加打卡流程、提高打卡难度,致使多数家长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返现。七彩熊创始人在“1818黄金眼”的采访中坦言,“是故意提高的,这个损主意不是我想出来的,但是是我批准的”。

平台鼓励家长成为“妈妈代言人”,推广模式或涉传销

除打卡返现等推广模式,大塘小鱼还曾鼓励家长成为“妈妈代言人”,称“让你轻松养出小学霸,还能顺便赚到奖学金,育儿和赚钱从未如此简单”,并表示“推1单立赚50元现金,可随时提现微信帐户”。家长成为大塘小鱼的推广和代理,拉新人上课还可收获佣金。

芥末堆注意到,在大塘小鱼App首页显示有“高端合伙人”栏目。在其招收城市代理文案中提到,以一线城市为例,独家代理50万,非独家代理在27.5万到12.5万之间。除了直销课程之外,还可以通过转介绍其他市代理、锁粉收入躺赚奖励。

大塘小鱼App推文中这样解释“躺赚”模式,即推广课程时,城市代理自购返现8%,一级粉丝购买躺赚14%,二级粉丝购买躺赚一级粉丝奖学金的60%。

WechatIMG271.jpeg

大塘小鱼城市代理介绍

据潇湘晨报报道,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个发展下线的模式,有点像传销。但是否属于还需要鉴定。此外,该平台从代理到一线粉丝、二线粉丝,层级不超过三级,也规避了成为传销的风险。”

整改公司借新东方名义宣传,官方回应:早已剥离,没有关系

“当初和朋友就是看中新东方品牌而来。”张子英说道。事实上,也有许多家长在投诉中表示,受到“新东方”的吸引选择大塘小鱼。甚至有家长在微博@俞敏洪,要求其对大塘小鱼负责。

天眼查.png

图片来源:天眼查

根据天眼查股权变更信息显示,新东方曾100%控股渔塘科技,2016年6月变更为92%,2018年12月减持至26%,目前持股比例为24.76%,为大塘小鱼第二大股东。其中,大塘小鱼法定代表人罗沫鸣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9.9%。

芥末堆注意到,“大塘小鱼”官方微信公众号“大塘小鱼绘本课堂”名称更新记录中提到,公众号曾分别有两次更名。其分别为,2016年“鱼塘软件”认证“新东方绘本课堂”;2019年“新东方绘本课堂”认证“大塘小鱼绘本课堂”。

在新东方官网2018年一篇名为“泡泡少儿负责人罗沫鸣首谈科技驱动与品牌升级之路”的新闻稿中提到,比邻东方Blingabc和新东方绘本馆是线上业务的两个重要阵地。根据天眼查,大塘小鱼法定代表人罗沫鸣目前在北京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

针对大塘小鱼与新东方集团之间关系,新东方公关部门向芥末堆表示,大塘小鱼早已从公司剥离,没有关系。2019年7月,渔塘科技CEO郭潇潇批评员工午睡引发热议。俞敏洪当时曾就两家公司关系作出回应,渔塘科技系新东方前员工创业公司,“新东方占有一些股份,但并不控股”,不能算旗下公司。

但芥末堆注意到,截至发稿,在大塘小鱼App商城中,每次返回首页仍然都会弹出“新东方旗下大塘小鱼”的标题;在家长提供的课程代理招生说明会视频中,出镜人自称是“新东方旗下大塘小鱼的可乐姐姐”。

芥末堆向大塘小鱼求证其与新东方之间的关系,其客服人员表示新东方是原始股东之一,“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两家独立个体的公司”,但同时她也称,“师资力量也都是新东方以前的师资力量”,在此方面无需担心。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在线教育公司推广或涉传销,北京市教委点名整改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