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当幼师写论文就是为了拿荣誉、评职称时,论文能带来专业成长吗?

作者:日敦社幼师学院 发布时间:

当幼师写论文就是为了拿荣誉、评职称时,论文能带来专业成长吗?

作者:日敦社幼师学院 发布时间:

摘要:理想的状态下,论文可以反哺教学,教学可以催生论文,但是在“功利化”背景下,产出的会是什么呢?

fabee6e2efec2b488f2525d425354ee0.jpg

*来源:日敦社幼师学院(KTCR2018),作者摩根

长久以来,大家都在感慨做幼儿园教师的种种不易。在幼教事业走向规范化、科学化的今天,种种不易还要加上一份新的重担——写论文。

许多幼儿园要求教师科研、实践两手抓,写论文成了案头工作里的一块最难啃的骨头。没时间写、应付交差胡乱写、淘宝上请人代写……

将论文与职称荣誉挂钩的教师评价制度让写论文、做研究的初心越走越偏,也让教师陷入一种既兴奋又焦虑的身心失衡状态中。

01 幼儿教师为什么写论文?

笔者曾与一位幼师聊到写论文的事。问她“为什么要写论文啊?”

她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写论文评职称啊,不然为啥写?”

“那所有人都是为了评职称才写论文吗?”

“大部分吧,不然日常工作已经够辛苦了,谁还会再为难自己啊。”

这激起了笔者的好奇心,于是我又问了几位认识的幼儿园老师为什么写论文,大家的回答出奇地一致:“当然是拿荣誉、评职称。”

就没有其他答案了吗?没有老师写论文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学术素养,为了记录和总结孩子切实的发展规律,为了给学前教育现状提供更完善全面的理论与实践支撑吗?

当然有哇,但你说的这些都太大了,不接地气。我们能看到的切实利益就是论文是通往职称之路的垫脚石,是打胜仗需要用到的枪杆子啊!

那拿荣誉、评职称非得靠论文吗?答案是:没错。

自从2012年教育部出台的《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把“反思和发展”列为幼儿教师应具备的素养,强调针对保教工作中的现实需要与问题,进行探索和研究。论文就成为了评价教师反思能力、科研能力的重要标准。演绎到现在,论文几乎成了衡量教师水准的唯一标杆。

一名有着四十年教学经验的老园长也说:“如今对幼儿园教师的业务水平要求已经从单纯的技能导向转变为技能、教科研两注重,甚至有更加向教科研能力倾斜的风向。”

幼儿教师有论文,一切好说;没论文,一切难办。

02 幼儿教师写论文的现状

实际上,发表论文的硬性规定难倒了很多老师。有老师实践能力过硬,活动设计得丰富生动,临场应变和问题解决能力都足够优秀,偏偏不会写论文。他没有过写论文的经验,不知道该写什么,明明有很多的素材和经验,但一提笔就怎么都表达不出来。可幼儿园要评职称,该有的都有了,就差一篇论文。有论文=有职称,没论文=没职称。老师为难得抓耳挠腮,为了评到职称,他开始向各个地方求助,甚至动了找人代写的心思。

还有老师刚刚生孩子不久,每天带养新生儿就已经磨掉了她几乎所有精力。偏偏这个时候园里下了任务,要她把之前申报的课题继续搞完,提交结题报告,相应的论文也要出来。与时间赛跑的她,又累又无助,家庭是一座大山,工作是一座大山。两头都不能耽搁,怎么办?

有的老师写了论文,参与了园里甚至区里、市里的评比,获得一纸荣誉,然后就结束了。这篇论文就是她研究的尽头,接下来她要开始研究新的课题和内容。尽管这项研究远远没有结束,真正内核的东西可能才刚刚开始显现,可作为任务,这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的教师为应付上面的要求,随便写写。写出来的文章质量不高,要么实践里没有理论,要么理论与实践脱节,制造出来的学术文章四不像。

还有的幼儿园要求论文需要发表在杂志期刊上,对教师而言这是最容易的,因为有的期刊花点钱就能发,不用考虑文章的好坏,价值的高低。

这上面的几个案例,有几个甚至可能涉及到了学术不端。(学术不端[1]包括因缺乏尊重他人成果的学术意识,导致的抄袭、票窃、侵吞、篡改他人的学术成果、认识、假设、学说;或者研究计划伪造或篡改实验数据、文献、注释、研究成绩;请人代写论文;故意阻扰或妨碍他人的研究活动等。)

当然,一定是有一部分的老师享受并乐于写论文、做研究,在必须有论文支撑的规定中如鱼得水。可大部分老师面临的如此现状,很值得我们思考:

在一些研究者对幼儿教师的访谈和问卷中显示,幼儿教师普遍认为撰写和发表论文会有压力,仅有11%的教师近五年在正式期刊上发表过论文。

教师们对于论文是职称唯一途径的现状也有想法:对于现行职称评审、各种奖励及晋升都需要发表论文的体制, 有69%的教师认为不合理, 另有41%的老师曾因为没有发表论文而影响到自己向更高层次发展。

其实可以看出,写论文的目的已经被“扭曲化”,写论文间接等同于评职称。如果说过去还有教师完全是凭着对幼教事业的热爱和对自身提升的要求这种内在动机自发写论文的话,如今论文和职称紧紧扣在一起这一外在动机显然盖过了内在动机。造成的结果就是教师们已经自然而然地将写文章代入到目的就是拿职称。初心变了、甚至消失了,导致的结果会不会也跟着改变?

其次,论文质量的高低并不完全是由教师的实践水平决定的。幼儿园教师群体普遍技能优秀,实践能力强,说到组织一场活动设计、一次教学,有经验的老师们可以说是手到擒来。但一篇好的论文需要教师清晰的写作能力、缜密的逻辑思维、丰富的理论知识、以及充足的反思时间。

姑且不论其他,仅这充足的反思时间,幼儿园教师从哪里挤出来呢?一篇高质量文章的产出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有多少人能持有耐心坐冷板凳,不考虑现实要求只为精雕细琢出一篇好文章呢?就算有这个耐心,现实会有这样的条件吗?所以很多时候,好文章对教师来说就像水中月镜中花一样,虚幻而不真实。

最后是学术不端问题的出现。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为论文与教师实际利益挂钩后催生出来的代写产业链、抄袭现象等种种学术不端行为疯狂滋长。这对于那些被迫找代写的教师而言,相信他们也随时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同时这一行为也是对那些踏实做文章、用心写文章的教师的蔑视与不公,妖魔化了学术界的风气。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写论文,将论文作为评价的硬指标,对教师的意义在哪里?

03 幼儿教师写论文的意义在哪里?

廖惠芳[2]为此做了相关的问卷调查。大部分幼儿园教师都肯定了写论文的价值,但66.2%的教师不认同写论文是衡量幼儿教师专业能力的重要指标, 其他素质如师德、教学基本功、班级管理能力、活动组织能力、沟通协调能力等综合素养被视为更加重要的指标。

诚然,论文是对自己所做事情的记录,是对过往的总结与回顾,是教师形成自己的育儿理论、教学方式的重要途径,是教师丰富的教育材料库。

写论文能提炼和升华教学主题与内涵,反思自己的不足与优势,将实践与理论相结合之后的进一步凝练和再创造。是教师自我教育中不断螺旋式上升的具体实施方式,也是教师实践成果的展示,是教师提升自我价值感和自我认同感的必要手段之一。

可当种种意义都被“职业晋升”所统一时,幼儿教师写论文这个事情就变味儿了:

在幼儿园观察到现象和问题时,教师的第一反应会不会从“怎样才可以解决问题”变成了“这个问题可不可以写成一篇论文”?

进行实证研究的首要目的会不会从“幼儿从这个活动中能够收获多少”变成“这个实证研究做完我又会有一篇文章的素材”?

设计新活动时引入丰富的材料环境会不会从“让幼儿感知更多的刺激,引导他们创新思维”变成“这些材料是别人没有用过的,我的论文创新点有了”?

当立足点从幼儿转变到论文时,本应是主角的幼儿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工具人”,这一现象极其可悲。当然做一篇论文,我们的目的不可能只有单纯的一个,可当我们的根本目的发生改变时,一切都变了。

这种功利性的论文,真的是我们当今社会需要的吗?

04 论文给幼儿教师带来了什么?

如今幼儿园课程改革搞得沸沸扬扬,各种特色园所百花齐放。幼儿教师人人都硕果累累,荣誉奖项样样都有。各种期刊杂志有越来越多幼儿教师撰写的文章见刊。

热闹吗?热闹。

优秀吗?优秀。

甚至于整个社会各界,都开始越来越关注学前教育,幼儿教育的春天仿佛要来了。

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在这些热闹的背后,我们的主角——教师,他们获得的东西较以往有了什么实质性变化?在一场场展示、一场场实验结束后,除了那些冰冰凉的实验数据、一长串的对比数字,一篇篇新颖的论文外,教师获得的成长真的有那么多吗?

再有,幼儿教师服务的对象:幼儿,他们的成长,真的也有那么多吗?

针对写论文的问题,最应该弄清楚的一点在于:幼儿教师基本的角色定位到底应该是什么?到底是幼儿教师,还是科研人员?科研和实践两手抓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没错,科研和实践一定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科研是为了更好地为实践服务,论文是为了促进教师更高效地成长。

可教师成长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作为教师这个角色背景下能更好地服务于幼儿啊。

理想的状态下,论文可以反哺教学,教学可以催生论文,但是在“功利化”背景下,产出的会是什么呢?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幼儿教师首先是一名教师,其次才是研究者、作者,而这所有角色本质都是为“教师”这一角色服务的。荣誉和名号可以是教师追求的目标,但不应当是主要的、甚至唯一追求的目标。万不能本末倒置、舍本逐末。

参考文献:
1. 白勤,高校教师学术不端行为治理研究[D],西南大学,2011.
2.  廖惠芳,幼儿教师撰写论文现状的调查与思考[J],教育教学论坛,2017(05):21-22.
3. 教育部,《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EB/OL],http://old.moe.gov.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7232/201212/xxgk_145603.html.2012.02.10/2020.10.08.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日敦社幼师学院”。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日敦社幼师学院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日敦社幼师学院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当幼师写论文就是为了拿荣誉、评职称时,论文能带来专业成长吗?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