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记者手记|时隔五年,我再次踏进了教育行业

作者:张雯 发布时间:

记者手记|时隔五年,我再次踏进了教育行业

作者:张雯 发布时间:

摘要:下一个五年会怎样呢?这次我想要更仔细地去观察、感受。

手记.jpg

图源:Unsplash

芥末堆 张雯 2月17日 手记

2015年的夏天,写完本科毕业论文暂时闲下来的我找了份实习,在一个大型门户网站做教育频道的实习编辑,那应该是我第一次以观察者的身份接触教育行业,此前的我,只是学生、考生、用户。

实习的第一天下午,我和几个同事接到一个任务,下载一款名叫“跟谁学”的APP,针对它的页面布局和功能设置做个简单测评。在此之前我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为了测评我注册了账号并尝试着在上面找个游泳私教。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测评之后的讨论会上,有一个词被大家反复提及——“O2O”,它无疑是当时在线教育最火的模式。

在线教育的巨变

实习结束后,我去读了研,毕业后又在金融行业呆了两年多。这五年间,我看着电梯、地铁、公交站的广告牌渐渐被在线教育机构铺满,各种综艺和晚会的冠名商和赞助商中也越来越多地出现教育公司的身影。

而我当年测评的那家“小公司”已经成长为行业头部机构,并于2019年成功上市。之前大热的O2O模式早已被各个机构抛弃,取而代之的是直播课、大班课、双师、一对一等模式,AI、“OMO”等则成为了新的行业热词。

作为旁观者,我已经真切感受到了在线教育的飞速发展,但当我今年年初加入芥末堆,再一次踏足这个行业后,我才发现,这个变化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这五年间,许多教育机构创立、崛起,其中有一些已经倒下了,有一些黯然离场,还有一些正在各个赛道激烈“厮杀”,最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有趣的是,我和当年实习时的老师又偶然地因为工作再次建立了联系,他跳了槽,但依然在教育领域做内容,而我也突然意识到,这几年,被“洗牌”的不仅仅是教育机构,还有教育行业的媒体和内容平台。

在线教育下一个五年会怎样呢?这次我想要更仔细地去观察、感受。

高等教育教会我们什么?

在芥末堆,我做过一个“双一流”高校2020年就业质量报告的统计,发现许多高校的就业数据中包含一项“毕业生工作与所学专业的相关度”,这个统计被用于评估高校各学科的人才培养效果。

或许这个指标在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学科教学水平,但我一直不认为工作与专业越对口,高等教育就越成功。这些年,我接触过的高校毕业生中,的确有人一直在专业领域不懈耕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但也毕业生在自己所学专业外“折腾”出一块天地:有人出了实验室扛起摄影机当上了摄影记者,有人从电气工程硕士成长为私募基金大牛,还有人读完博士跨行创业……越来越多的毕业生从事着与自己专业并不相关的工作。

我自己也是一个“爱折腾”的人,也被问过“换了专业、行业,那之前在学校不是都白学了吗?”这类问题,我的回答永远是“没有白学”。

高等教育究竟教会我们什么?我想就是给了我们折腾的勇气,教会了我们敢于挑战、不惧未来。在大学这个平台,学习好专业知识固然很重要,但能够让毕业生更好地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职业兴趣,提升学习能力,自信、勇敢地踏入社会,或许才是高等教育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这几年的就业形势并不乐观,大学生们感慨找工作不易,许多人用“小镇做题家”和“985废物”来自嘲,但同时,他们却从未放弃过梦想和拼搏。

他们的学习欲望和学习能力都不容小觑,大学生用户数量庞大的B站如今几乎成为了学习网站,而B站各个领域老师的出圈,也反映出大学生高涨的求知欲,他们渴望去了解知识、去探索世界甚至改变世界,他们渴望成为更好的自己,去拥抱明天。

未来,我希望看到高等教育更好的样子,而这个未来,一定会来!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记者手记|时隔五年,我再次踏进了教育行业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