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和小朋友聊天,有时比你想的更严肃

作者:Kitty 静菲 发布时间:

和小朋友聊天,有时比你想的更严肃

作者:Kitty 静菲 发布时间:

摘要:给这些树洞添一束光,让边缘上的孩子,往回走一点。

1602778206376458.jpe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未成年的学生中,每6人就有1人产生过自杀的念头。

因为缺少生活的“树洞”,他们把心事沉在心底,那里没有光亮,堆砌后慢慢变质。

汪宏结团队和上千名暖心师在一起,正在为孩子们提供“树洞”。他发现,AI技术,也许可以给这些树洞添一束光,让边缘上的孩子,往回走一点。

希望科技之光,能够给“困境”中的孩子们带来一些希望。

曾经有一个母亲,在孩子的搜索记录中,看到了28种自杀的方法。

2020年的夏天,林玉娇(化名)想借用儿子电脑下载一个舞蹈视频,打开浏览器,却意外发现多条关于自杀方法的链接。

“喝毒药自杀会难受吗”、“怎么能买到大量的安眠药”、“烧炭多久能死”……触目惊心的字眼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林玉娇的心脏,她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想不明白,才15岁的儿子,不愁吃、不愁喝,怎么会产生自杀的念头呢?

觉得不被父母理解、学习压力过大、同龄交往受挫、缺乏关爱等因素,都可能导致青少年产生自杀念头。

《中国中学生自杀相关行为报告率研究》中提到,在未成年的学生中,每6人就有1人产生过自杀的念头。更有数据显示,自杀已经成为青少年第二大死亡原因。

听到这个案例时,汪宏结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刚刚第五年。

误入“黑暗”

2015年,汪宏结大学实习期间,成为一名儿童及青少年服务实习社工。这一年,她经历了职业生涯上的第一个关键项目,为“村转居”社区提供社工服务。

这是个看似与青少年没太大关系的项目。但因为父母生活的转变,她眼睁睁地看着一群孩子面对不可抵抗的外力,产生自卑、抑郁甚至自杀的念头。

村委会转为居委会,意味着当地本来以种地为生、农活干完就回家陪老婆孩子的村民,因无地可种,需要外出打工谋生,甚至不得不常年在外。

村里的孩子变成留守儿童,大部分时间没有父母陪伴。一旦受到外界刺激,孩子没有地方寻找安慰,心理健康问题便会逐渐出现。

“父母在身边的时候,孩子在学校跟同学有矛盾,或者打架了。村民比较耿直,就会去学校把事儿搞清楚,不管结果如何,孩子获得教导,情绪也得到释放。父母外出后,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没有地方诉说、发泄,即便打电话告诉父母,父母也会告诫少惹点事,委屈积攒在心里,越来越多。”

后来,汪宏结毕业正式成为一名社工之后,接触到一个名叫龙龙(化名)的男孩,12岁,父母外出务工后,情绪明显变得低落,和同学之间难免会产生一些小摩擦。

“刚开始,龙龙给父母打电话,父母也会安慰他。但后来,父母觉得自己离得远,没办法帮他解决,只能告诉他少惹点事,要跟同学好好相处。”

再后来,龙龙再与同学产生摩擦,不再跟父母说,认为父母不关心自己,又处于叛逆期,开始将负面情绪发泄在课堂上,跟老师对着干,比如作业不写,考试不考,希望引起外界关注,得到一点关爱。

“从负面情绪的出现,到产生叛逆行为,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是很短的。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语气平静地描述‘活着没什么意思’。我一直跟他聊天,聊了整整3个小时,让他缓过来。”

汪宏结说她遇见过一些自杀之前选择拨打一次心理热线的求助者,希望能找到最后一份希冀和最后一次陪伴。

一次次和这些孩子深入接触后,他觉得这事应该继续做下去。

d6cc9aab5c7cf4e47d06f8962aa09e49.jpg

汪宏结团队做的样本调查

“有”一点“光”

龙龙是幸运的,遇到了汪宏结。快速发展的中国社会里,还有很多个“龙龙”,但并非每一个龙龙都能遇到一个主动向他们伸手的人。

很多孩子没有发泄的渠道,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最终,一步一步走向极端。

在三大搜索引擎上,每天有3.5万人在搜索“自杀”,超过1000人搜索的词条包括:“活的没意思”、“想自杀”、“如何自杀”、“自杀的方法”、“烧炭自杀”、“安眠药自杀”、“上吊”、“跳楼”、“可以平静死去的方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等。

青青(化名)曾经也深陷其中,每天不自觉地搜索自杀方式。

因为一次考试作弊,爸爸妈妈得知后,在情急之下骂她是个“废物”、“后悔生了她”等。自此,她一直活在自卑里,甚至觉得自己活着都是多余的,情绪不稳定,最后演变成重度抑郁。

当发现成长中的孩子,因各种原因面临不可承受的压力,汪宏结从广州辞掉工作回到上海,想找一个更大的平台帮助这些孩子。

汪宏结选择加入“解忧暖心喵”团队,和团队一起,做青少年家庭走访、线下心理咨询,开发小程序提高陪伴效率。2年时间里,汪宏结帮助了不少家长学习理解孩子的内心,也帮助了不少青少年疏解负面情绪。

da3922d40eb34cbd4caca967577dd514.jpg

线下公益工作坊

但同时,她发现孩子对倾诉与聆听有巨大需求,而自己的力量却十分有限,家访、回信等方式因时间等因素的限制,能够帮到的孩子是有限的。“一天下来,我们团队最多走访十几家,因为需要深入了解”。

b4dc1428a8c686ab6b621b42a38e083a.jpg

暖心师回信

在团队里,汪宏结团队跟暖心师在想,是否有解决的方法?

“《解忧杂货店》里有一句话‘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这家杂货店都能帮你找回’。当青少年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也希望能帮他找到回家的路。”

2021年,汪宏结与团队开发了一款名为“有光”的小程序。取名有光,意为人生漫漫,生活有光,有人陪伴。

在“有光”小程序上,孩子们可以找到树洞,匿名交流,倾诉烦恼。随着越来越多青少年意识到心理健康,他们还可以通过有光小程序进行专业的心理测试,自动生成专业的测评报告,帮助自己了解心理状况。

在此之外,小程序上还有超过200位签约心理咨询师,以及上千个兼职暖心师。如果孩子需要倾诉,可以和暖心师进行交流沟通,暖心师会帮助他们疏解、消散负面情绪。

“希望通过微信小程序这个开放性载体,吸引更多人关注并加入成为暖心师,用社会力量共同呵护青少年健康成长。”

2021年5月,由腾讯优图实验室等联合发起的腾讯Light·公益创新挑战赛在杭州举行,并向参赛团队开放腾讯云的AI技术接口,其中就包含语音技术。

“我们想在‘有光’中加入AI功能,因为它可以模仿暖心师与孩子们闲聊,让更多的孩子接受陪伴,同时还能让无声的信件文字转换成语音播放出来。”

汪宏结与团队成员商量,开发出AI智能读信和AI智能解忧两项功能。

“有声音的地方,人就不会感到孤单。”

在匿名交流的过程中,如果用户没有得到及时回复,“有光”可以调用AI技术先进行系统回复,通过提取关键词与小朋友进行聊天。

之所以加入AI闲聊功能,不仅是因为它可以及时回应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孩子们疏解压力。更重要的是,当社恐成为一种标签,有些孩子即便是在虚拟空间里,也不愿意跟真人聊天,却愿意跟机器人聊天。

“有的小朋友可以跟AI在1小时内闲聊几千条。特别是对有抑郁症的小朋友来说,人机闲聊对他来说很重要,可以逐渐帮小朋友从机器聊天向真人聊天过度。”

每一个青少年在选择自杀前,几乎都曾陷在沮丧、失望的沼泽中,求救而又无法自救。如果有人能够及时给他们一点安慰与帮助,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有时候,AI的回复像黑暗中的一束光。现实中,还有很多在边缘的孩子,等待光。”

“有光”就有未来

“我们始终相信科技是为生命服务的,有光就有未来。”

5月8日,“有光”小程序获得腾讯Light·公益创新挑战赛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赛道的一等奖。

比赛结束,但项目才刚刚开始。

汪宏结希望,“‘有光’可以在QQ小程序上运行,因为很多小朋友倾向于使用QQ,希望能建一个小朋友的树洞,引入更多的技术丰富‘有光’的功能。”

目前,汪宏结和她的团队,正加速开发,推动有光在QQ、微信小程序上线。

被赋予了科技力量的“有光”,希望能成为为青少年提供的一个秘密“树洞”,避免让压力、痛苦、绝望成为孩子心中的一根刺……

“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产品与工具触动社会对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关注,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一起伸手拉孩子一把。”

390a86d99f6f4e92c161b99418d8ca60.jpg

据《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2020年,中国有24.6%的青少年抑郁,其中重度抑郁的比例为7.4%,比例还在逐年提高。

“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成为当下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面对青春期的孩子们不断发出的“求救信号”,我们除了要学会接纳他们的不完美,也想呼吁更多的学校、家长以及组织团体共同关注、加强引导,让青少年心理健康得到更多关注,孩子们能在多方呵护下健康成长。”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腾讯产业互联网”(ID:hulianwangjia001),作者静菲、Kitty,编辑叉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腾讯产业互联网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腾讯产业互联网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和小朋友聊天,有时比你想的更严肃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