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教培“巨人”倒在双减后

作者:郭瑞婵 李 婷 发布时间:

教培“巨人”倒在双减后

作者:郭瑞婵 李 婷 发布时间:

摘要:在业内人士看来,巨人的“倒下”并非一日之寒。

VCG41N904036474.jpg

图源:视觉中国

芥末堆 郭瑞婵 李婷 9月2日 报道

“没有想到‘巨人’会倒,也没有想到‘巨人’在倒闭之前,没有给大家任何一个交代,从(申请)退费到现在,就是一句话——‘倒闭了’。”

8月31日,开学前夕,巨人教育的一封信,在网络上“炸开了锅”。

信中写道,由于经营困难,巨人学校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并可能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要求。

当晚,“巨人教育宣布倒闭”词条即登上了微博热搜。巨人教育并未在信中明面使用“倒闭”一词,但员工们没有任何信心。他们将之形容为“站好最后一班岗”,除了面对大量要求退费的家长,还在就欠薪一事提起仲裁,准备讨薪。

成立于1994年,巨人教育一度是比肩新东方的老牌教育机构。风雨二十七年,巨人教育承载着创始人尹雄“教育百货大楼”的期望,也走出数位名师,被称作“教培黄埔军校”,但外界对巨人教育管理不善的疑虑始终笼罩着这家公司。

从清华启迪到精锐教育,巨人两度易主,希望找到新的生机。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双减”的压力之下,巨人选择退出历史的舞台。

家长退费成难题,员工讨薪要仲裁

近日,巨人教育开放了位于北京海淀黄庄总部的报名大厅,供家长前来登记转课或退费的意向。报名大厅的长桌上,共分为3个区域,分别是一对一办理、班课办理,以及购书区域。除了转课,家长也可以选择用余额购买书籍。

秦玉(化名)送孩子上学后,便急匆匆地赶到了报名大厅。一早起来,她看到“巨人教育宣布倒闭”词条挂在微博热搜上,瞬间整个人“都懵了”,她意识到自己存的4万多学费很可能要“打水漂”。

秦玉算得上是巨人教育的老客户,从孩子二年级起,她就在巨人教育给孩子报班,如今开学后,孩子都要上六年级了。其他来咨询的还有10年的老客户,他们在多年前一次性充值了5万元到10万元不等,这么多年还没消耗的课时费有的达上万元。

正是这样老牌的机构传来倒闭的消息,让秦玉更加震惊。“没有想到‘巨人’会倒,也没有想到‘巨人’在倒闭之前,没有给大家任何一个交代,从(申请)退费到现在,就是一句话——‘倒闭了’。”

309d1ce28bb6868d7737e4ab2f7bd657.jpg

巨人教育退费现场郭瑞婵/摄

而巨人教育提供的转课方案,并不能使家长们都满意。

面向班课的方案,包括由高思教育承接巨人班课学员2021年秋季未消耗的4次课,核桃编程童程童美公益承接巨人班课学员。现场的员工表示,对于这两家机构的具体转课计划还有待确定。一对一课程的学生,则由溢米一对一线上辅导机构提供转课。

另一种方案,则是由“萌圈圈”平台介绍更多愿意接收转课的机构。但对于第三方平台的可靠性,不少家长持怀疑态度,“萌圈圈”平台介绍的机构知名度不高,其质量难以令人信服。

今年1月,北京颐泽英语被曝跑路,家长向芥末堆出示的解决方案中,也有“萌圈圈”的身影。一名颐泽学员家长也表达了他的顾虑,“跑路者不用出钱就金蝉脱壳摆脱刑事追责,而平台则拿到学员数据这个当今年代最珍贵的资源”。

“萌圈圈”提供的转课机构名单显示,部分机构需要家长补费才能进行转课。如某机构提供的10节足球课,机构包2500元,学员仍需额外补费1200元,抵扣巨人剩余金额1300元。

对于这些方案,有家长认为,无异于是“引流”与“再割韭菜”,转课以后,新机构又能对家长有多大保证?

除上述由巨人教育提供的方案外,也有机构自发承接家长剩余的课时。9月1日,西安新东方学校发表声明,将伸出援手,承接巨人教育于西安部分地区学员的部分未消耗课时。

另一方面,退费似乎遥遥无期。巨人教育的一名员工告诉芥末堆,“实话实说,(退费)不如转课,能上课的话最好让孩子上课,现在不好退。”而据上游新闻8月31日,报名大厅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登记退费的大概有1.3万人。

没能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秦玉打算与其他家长一起提起诉讼,争取退还学费。

巨人教育“倒闭”,同样感到意外的还有员工。李梅(化名)是少数选择留下来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员工,她回忆,在8月10号以前,自己所在的校区都在正常营业,老师们照常上课,并无太大不妥。

现场也有家长表示,自己正是在7月份时看到推出的一对一课程优惠,充120小时赠30小时,才一次性投入3万多块买课。

虽然当时李梅和很多同事已经有一个月的工资没发,但是在她看来,疫情、“双减”政策等轮番打击,一时的经营困难再正常不过了,何况公司还答应8月10号就会发工资。

但8月10号那天,员工都没有收到工资,甚至发现公司社保断缴了。相反,李梅收到了校区要停课的消息,给出的理由是“防疫安全以及双减政策号召”,这个消息也传达给了家长。

部分家长听说了连老师都没发工资的消息,纷纷前来退费。朝阳某校区的校长陈浩(化名)在11号那天即前来总部支援,处理退费的事宜。

直到11号晚上,巨人教育才在员工内部发文回应,由于疫情、合规治理和业务转型多方的压力下,公司经营暂时陷入困境,在转型方案未确定前暂缓一切支出行为。

两个月都未发工资,员工们自发维权申请仲裁。报名大厅多处特地张贴告示提醒,目前办理手续的员工均为无薪、义务服务,希望家长们理解配合。有员工表示,即使仍留守支援,但已就欠薪问题参与仲裁申请。

陈浩也坦言,他们自发来支援,主要是为家长考虑。“我们也只能坚持一段时间”,大概到9月10号,他们也会撤了。

家长们则担心,如果这些员工都撤了,他们该上哪儿退费。

精锐教育自顾不暇,巨人或为弃卒

在业内人士看来,巨人的“倒下”并非一日之寒。

多年来,经营不善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巨人教育,声量不再。2018年10月,精锐联合第三方全资收购启迪巨人,精锐创始人张熙兼任巨人教育董事长。

这也被看作是精锐教育寻求北上的再次尝试,巨人教育的北京市场正是精锐的一大目标。成为上市公司精锐的一员,也是巨人给自己找的另一条出路。

接受精锐控股后,巨人教育将业务重新梳理为学科辅导品牌巨人学校、幼教品牌小巨人学校、素质教育品牌巨人咔咔龙三条。承载精锐教育拓展北方市场的重任,巨人教育一度被寄予厚望。

2019年4月,张熙提出“巨人三五战略”,即到2023年,巨人学校将在全国建立500家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校区,服务50万在读学生,达到50亿元收入。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巨人教育将投入20亿元,其中10亿元用于校区扩张和区域并购,5亿元用于开拓素质教育,5亿元新技术研发。

这段“美好”关系也走向终结。巨人教育CEO罗沫鸣8月11日在钉钉发出的一段语音中提到,精锐决定不再投入资金到巨人学校。

在录音中,罗沫鸣称,由精锐教育派出的董事会代表和巨人教育董事长耿晓菲派出的代表与罗沫鸣三方在8月9日召开董事会,上述两方均表达了8月10日全员工资停发的意愿,在超半数决议下,他无力更改结果。

同时,罗沫鸣也向员工解释了近两个月来精锐和巨人之间就开课和发薪等问题进行部分沟通。罗沫鸣提到,7月16日和22日,他曾经就暑假班是否开新课的问题与精锐讨论,涉及教师薪酬、水电房租支出等等成本,当时得到了精锐肯定的答复。因此,在8月9日的董事会上得知全员工资停发,他表示,“有点出乎我的想象了”。

罗沫鸣在录音中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对于巨人来说,精锐已经投入很多了,在今天这个点上他觉得可能不太有大希望能发展得更好了,所以希望能做一些止损。”而截至发稿,精锐教育尚未就此事发声。

事实上,精锐自身也确实深陷资金压力。上市之后,精锐收购动作频出。在2019年报中,精锐的营收从2018财年的28.63亿元,增长39.51%至39.94亿元,同时,负债从2018财年的4.5亿元增加到16.68亿元,一度引发市场关注。

到了2020财年,这一状况更加严峻。精锐教育开始由盈转亏,2020财年净收入为34.4亿元,净亏损7.25亿元,2021财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精锐教育分别净亏损1.60亿元和1.72亿元,至今仍处在亏损状态。截至2020年8月31日,精锐教育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11.690 亿元、受限现金 1.872 亿元和短期投资 4.758 亿元。

时任精锐教育集团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及首席战略官左鸿刚此前介绍,2020财年,北京业务占精锐净收入的5%。加入精锐之后,巨人的贡献似乎不尽人意。

精锐很快做出了抉择。2020年12月,张熙宣布将主营业务聚焦在高端个性化辅导,包括巨人教育在内的多家小班课公司合并重组成“新巨人教育”,计划三年内独立上市。精锐保留其股东身份和董事会席位。

进入2021年,针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趋严。7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加强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对企业的授课时间、范围等进行严格规定。

K12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面临转型或结业的选择,精锐和巨人同处风口浪尖。浪头之下,新东方、好未来等头部企业寻求其他出口,同一时间,也曾受人瞩目的鲸鱼小班等公司纷纷宣布无力为继。挣扎数年,巨人也倒在2021年暑假的结尾。

精锐教育同样自顾不暇。“双减”之下,教育中概股股价应声下跌。8月4日,精锐教育宣布收到了来自纽交所的警示函,连续30个交易日内,精锐普通股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不符合纽交所规则 802.01C的合规标准。

根据纽交所要求,收到通知后6个月内该公司的股价和平均股价需恢复到1美元以上,否则面临暂停股票交易,并启动摘牌程序。截至美东时间9月1日收盘,精锐教育股价为0.555美元,深陷退市压力。

高光时期分校逾百所,27年巨人辉煌不再

登上热搜以后,不少网友表示,自己小时候读书都曾上过巨人的课,他们发出“爷青结”的感慨。跨越时代,巨人教育确实曾有过高光时刻。

巨人教育成立于1994年,当时创始人尹雄希望将其打造成“教育百货大楼”,满足学生所有的科目学习需求。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描述,教吉他出身的尹雄,虽不擅长学科教学,但其爱才重才,且敢于放手让各学科负责人去做,学科培训也迅速壮大。

《中国经营报》报道中提到,2006年,巨人教育流水可达2亿元,利润数千万。2007年9月,巨人教育获得来自启明创投和SIG的2000万美元融资,被视为当时国内K12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官网显示,同一年,巨人教育全国直营分校扩展逾100所。

获得融资后,巨人教育一年时间内在全国18座城市收购了18所学校。尹雄在2019年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收集时直言,快节奏催生非理性,收购进来的学校非但没有贡献利润,还因为早前税费并未交全,拉了公司的后腿。

快速发展之时,尹雄与妻子刘翰亿采取的“夫妻店”管理模式饱受争议。也衍生出另一个难题,名师出走。从巨人走出的“名师”先后创业,须佶成(高思创始人)、窦昕(豆神教育创始人)等都曾在巨人任职。

2013年8月,尹雄引入宜信1.5亿元,回购启明创投、SIG以及妻子刘翰亿持有的股份。公开报道显示,尹雄持股比例接近100%,妻子刘翰亿在2013年底离开巨人。

《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中提到,为改善现金流,巨人教育于2013年推出“爱学卡”产品。“爱学卡”可根据购卡额度,赠送5000元-18万元不等的“VIP畅学卡”。激活2年后,“爱学卡”余额还可以全部返还。但兑换期一到,处于亏损的巨人教育难以再兑现“余额全部返还”的承诺,再度陷入危机。

随后,巨人两次易主。2014年8月,巨人教育宣布获得清华紫光旗下的启迪控股数亿元投资,更名为“启迪巨人”。四年之后,精锐联合第三方收购了巨人的100%控股。

属于巨人的时代光环逐渐褪去。曾以“巨人”为名的公司,也发文澄清。9月1日,武汉杰豹教育(原名为“武汉巨人教育”)声明与北京巨人并无任何关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主体,无任何债权债务与股权投资关系。

“我希望巨人能给张熙带来增值,而不是成为砸在他手上的烂摊子。”2019年,尹雄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收集中说道。

两年过去,巨人还是走向了它的结局。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教培“巨人”倒在双减后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