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后疫情时代,国外那些昂贵的私立中小学已现残阳

作者:Sylvia 发布时间:

后疫情时代,国外那些昂贵的私立中小学已现残阳

作者:Sylvia 发布时间:

摘要:英美私立中小学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阵痛。

VCG41N1226165380.jpg

图源:视觉中国

私立中小学曾经是通向英美一流大学的顺风车,富裕和小康家庭几十年来、没有任何犹豫地打开支票本,为子女购买优质教育,为他们争取人生关键阶段的优势。

然而过去十年,学费的巨幅上涨使得许多小康家庭离场,而牛津剑桥引领的招生导向大转弯直接导致私立中小学性价比恶化。

曾经从私立高中踏入一流大学的父母发现,他们的孩子复制自己人生轨迹的概率最多只有从前的四分之一,甚至更低。

更有意思的是,许多先知先觉的孩子不再以特权为荣,而向往一个更平等的世界,希望在校园岁月,跟真实的世界和普通人有更多的交集。就连追捧名校的中国家庭,也因为疫情的关系,回流到国内的学校。

英美私立中小学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阵痛。现在没有人愿意预测未来,唯一确定的是,私立中小学无限风光的岁月已一去不复返。

酷孩子的灵魂拷问

酷孩子们会在自己也不经意的时候引领某种潮流。

10月底,纽约时报的名记者Nick Kristof告别37年的辉煌记者生涯,宣布将竞选Oregon州长一职。在给读者的告别信中,他提到几年前曾经采访的尼日利亚难民小孩Tanitoluwa “Tani” Adewumi。

Tani和家人住在无家可归人士收容所,小学三年级时获得纽约州本年龄组象棋冠军。因为Nick和其它媒体的报道,Tani一家获得大笔捐款,包括私立学校的全额奖学金。然而Tani选择留在自己就读的公立学校,家人将捐款投入到基金会,帮助其他流离失所的移民。

Tani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奋斗,感恩免去自己象棋俱乐部费用的公立学校。顶级私立名校对一个富有才华、前途无量的小孩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跟Tani有共鸣的,有一群大家最意想不到的青少年——英国顶级私校的男孩女孩。这些伊顿男孩,其他公学的天之骄子,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学校,不以自己昂贵的私校为荣,甚至以此为耻。

《泰晤士报》捕捉到这一潜流:有些孩子责怪父母让他们就读这些已不合时宜的名校。

从来没有靠自己的力量挣过一份钱,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的未成年人,有什么资格享受堪比奥林匹克的运动场馆,国家公园般的户外活动区域,专业的剧场、实验室和图书馆?

这些本来可以为更多人服务、发挥更大用处的设施,为什么只给如此少数的孩子使用(甚至没有时间兴趣使用),只因为他们的父母有钱?

顶级私校的世界,和普通孩子的生活鸿沟如此巨大,生活在泡沫一般的世界里,真的能为必将发生巨变的未来做最好的准备?

名校毕业生倒戈一击

去年6月,英国顶级女校威克姆阿贝毕业的女生Soma Sara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她发起了一个名为“Everyone’s Invited”的网站,号召中学生和大学生匿名分享自己被性侵犯的经历。

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名字被隐去,但是学校的名字被公开。截至今日,网站已经收到54,000份投稿,由于数量大幅超过预期,许多志愿者加入了编辑整理的工作。

事态的发展远超Soma Sara本人的想象,甚至引发了教育界乃至政界的大地震。

英国的教育界乃至全社会,都不得不直面一种广泛存在的性侵文化,以及它在科技时代的延伸:偷拍、未经允许的照片传播、强行推送冒犯性图像。而男生和小学生中也有受害者。

令人十分困扰的是,私立学校被点名的次数为公立学校的8倍,许多顶级名校榜上有名。

威斯敏斯特学院的毕业生发布了一份21页的报告,自揭丑闻。伊顿公学、国王学院、拉提默中学都被迫回应本校案例。达利奇学院的毕业生Samuel Schulenburg整理了250份证词,其中100份来自隔壁詹姆斯艾伦女校学生,并发出公开信,指责该学院是“培育性捕猎者的温床”。

雪球越滚越大,今年3月, Everyone’s Invited停止发布学校的名字,担心某些学校会被“不成比例”地指责,转而呼吁全社会的关注和文化变革。

然而,已经发布的信息对名校声誉的打击已经无法抹去。人们意识到,昂贵的学费、高师生比,不成比例的资源投入,严格的择优录取,都并不能保证给青少年提供一个无菌的健康成长空间。

恶化的性价比

跟小孩子们的热血、正义感和理想主义相比,家长们更在意的是经济账。

从前,在顶级私立高中输送一半以上毕业生进入名牌大学的时代,让孩子们一路搭上名校直通车是一个自然的选择。然而,这几年大学升学导向的急转弯,让很多家长措手不及。

牛津大学的本科录取负责人Samina Khan明确表示:“我们想要学术上能力最强的学生,而不是备考充分的中等线上的孩子。”这意味着,大部分私立学校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竞争优势。

学术能力出众的孩子在任何学校都是极少数,私立学校收取高昂学费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给能力普通的孩子额外的营养和培训,转化为分数、文书、课外活动和面试表现。

如今,在全世界追求更公平的政治氛围下,这些金钱支付的栽培,忽然成为了升学时的负资产。

而这一负资产甚至延伸到职场。金融时报采访伦敦金融城的高管,不少人提到,昂贵私立中学毕业的孩子,无论简历多么漂亮都不能在面试中打动他们,除非有特别的禀赋。

既然他们从小得到那么多资源,任何好的表现都是理所当然的。高管们希望看到对成功更加饥渴,从逆境中走出来的佼佼者。

数据非常说明问题:

牛津剑桥从私立学校录取的学生比例,从2011年的36.9%降到2020年的25.8%。

2020年,来自公立和私立学校的比例首次相当。首当其冲的就是Eton、King’s College,牛剑录取人数直接减半。按照牛剑公开发布的量化目标,今后,录取将继续向公立学校倾斜。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是许多私立学校家长发出的感慨——如果不能保证孩子们进入名牌大学的机会,那么,一年寄宿4万英镑以上,走读近3万镑的学费,就显得十分荒谬。

现在不但牛剑希望渺茫,连罗素集团的其它一流大学,也越来越挑剔来自私校的申请人。

除了升学因素,经济因素也导致传统私立学校的客层进一步萎缩。由于学费上涨远超过收入中位数的上升,连医生、律师、媒体从业人员、工商界中层、艺术家也渐渐支付不起两个以上孩子的学费。

难怪,英国私立学校的入学人数已经连续5年下降。2020年,42所私立学校关闭。最薄弱的链条是位于乡村的规模较小的预备小学,对家长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紧随其后的是二线私立中学,性价比越来越低。

顶级名校暂时还享受着显赫声誉的残阳,并对海外市场保持着吸引力。然而,被疫情所打乱的留学生生源,没有任何人敢预测何时能够复苏。

疫情的致命一击

海外市场支撑着相当多的英国寄宿私校,这根救命稻草,在持续二年的全球疫情下,急剧地萎缩着。

根据英国私立学校理事会(Independent School Council)的统计,2020年来自海外的中小学留学生人数下降了15%,其中最大的群体——中国大陆的小留学生,人数下降高达27%。

中国家长对英国的疫情应对十分不满,国际旅行的艰难更让许多家庭打退堂鼓。

此外,疫情暴露并加剧了英国寄宿学校本来就存在的一些文化问题,比如前文所提到的性侵,以及虽然谈不上系统,但零星的对亚裔的排挤,也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这一代的小留学生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对西方并没有任何仰视。他们不是来海外卧薪尝胆的,因此他们的忍受阙值非常低。许多孩子发现,英国的不少寄宿中学,很多方面还不如他们原来在国内的学校。如果再受一点气,他们就坚决要求回国。

这一代的家长也普遍有着全球调研挑选的心态。先知先觉的家长已经意识到英美私立学校在大学升学上风光不再,将目光转向更有确定性的国内高中,比如这几年升学记录亮眼的领科、光华。

上海某校披露,往常年份,每年会有10-15个学生退学出国;而今年这一趋势逆转,他们收到33份来自英美高中的转学申请。

公立学校的艳阳

与私立学校的惨淡斜阳相比,一批公立学校借助着天时地利人和,快速崛起,例如伦敦的几家提供高中最后两年课程的学校,如Harris Westminster和Brampton Manor,被媒体大肆报道。

这些学校的成功秘诀并没有神秘之处:一是严格的入学选拔,除了学术成绩,还要向低收入家庭倾斜,符合时下大学招生的价值取向。二是发力提升学科成绩。三是辅导学生的文书和面试。

在提升学科成绩和面试方面,私立学校的传统优势甚至是垄断地位正在下降。一方面,经验丰富的老师愿意从私校流动到公校。

第二,备考教材、免费的网络资源十分丰富。如今的备考高度技术流,而技术流借助社交媒体病毒式传播十分有效。备考技巧已经毫无秘密可言,传统的金钱铸成的备考资源壁垒,不再固若金汤,成绩提高更多需要学生的内在动力和自律性。当公校的孩子意识到,他们有很多的机会进入牛剑和其它一流大学时,他们也很有动力去拼。

第三, 有意思的是,许多顶级私立学校的孩子们,通过网络平台为公立学校的孩子提供免费的一对一补习。与他们的父母相反,他们完全不在乎自己学校的升学垄断地位。

从前,私立学校的一大优势是课外活动非常丰富,强调全人教育和体育、文艺等综合素质的培养。

如今,许多公立学校的文体设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社会上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公益性或者商业性学科补习、升学指导、文体活动、才艺培养也日趋丰富。公立学校的孩子可以轻松复制跟私立学校同等的全面发展环境。

从某种角度来说,国内的“双减”跟全球的潜流意外地不谋而合。这并非任何人的设计,而是某种共识在悄悄地形成:拒绝金钱财富和家庭资源驱动的扭曲的优势。

公平很难,但是哪怕一点点的朝着公平的方向前进,也有巨大的价值。网络技术使得资源的分享更加容易、廉价、透明。

数字科技时代的未来职业

世界经济论坛2020年发布未来职业报告,提出未来所最需要的四种技能:问题解决、自我管理、与人合作、运用科技。这似乎能够解释,为什么本文开头提到的英国私立名校的高中生对自己的泡沫世界感到不安。

名校的重大卖点之一是排他性:你的同学来自全球最精英的家庭,有着最聪明的头脑,你们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设施,和普通人完全得不到的一切资源。

可是这种排他性本身就是问题。当名校的学费贵到连大量医生、律师、企业管理人员都离场,周围只剩下富豪、名流、精英的父母和天赋卓越的少数草根家庭的孩子,你的世界已经扭曲。

只靠阅读和学习,不能感受世界真正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是什么。你没有足够训练跟与你背景不同的人合作。你得到的资源太多,自我管理的能力值得怀疑。至于运用科技,在科技无处不在的数字时代,名校并没有任何优势。

回到Nick Kriotof为何要弃文从政的话题。Nick高中的时候每天和同学一起乘巴士上学。如今,曾经和他一起搭巴士的同学中,超过四分之一已经死于毒品、酒精、自杀。他拿到奖学金,去了最好的大学,成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记者。

他不能忘却抛弃自己曾经的伙伴,他要回去家乡,去解决棘手的问题,重振故土。正是那段普通中小学的人生经历,成就了现在的名记者,和未来的政治家。

刚刚当选波士顿首位亚裔市长的吴弭不也是这样?从政的动力和沃土都来自于扎根社区的真实人生体验。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外滩教育”(ID:TBEducation),作者Sylvia ,编辑Amanda。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外滩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外滩教育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后疫情时代,国外那些昂贵的私立中小学已现残阳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