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高校“大班额”双刃剑:扩招和质量之间的博弈

作者:张雪玲 发布时间:

高校“大班额”双刃剑:扩招和质量之间的博弈

作者:张雪玲 发布时间:

摘要:大学变得不大,班级变得越来越“满”。

1590039686982354.png

图片来源:unsplash

新世纪以来,“大班额”问题引起了我国高度重视,从小学、初中阶段,逐渐覆盖到学前及高中阶段,并取得了有效进展。但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的,很少提及上课人数更多的部分高校课堂。高校扩招等因素是造成高校大班额的因素之一,未来百人课堂的大班配置将会一直是我国高校的教学主流吗?

大班额问题,高校选择性忽略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适龄儿童无书可读的现象已经基本消失,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城乡居民对优质教育的渴望与优质教育资源不足的矛盾,义务教育的大班额现象愈发明显。经过国家长期努力,有序扩大城镇教育资源,2019 年我国如期实现“基本消除超大班额(控制在 2% 以内)”的教育政策工作目标,2020 年实现“基本消除大班额(控制在 5% 以内)”的教育工作目标。同时,教育部指导各地实施消除普通高中、幼儿园大班额专项规划,扩容高中院校。

1f04728c78050bacf1b7be0ac9402e3e.jpg

通过统计 2020 年我国各阶段学校数量,我们明显看到高校数量远远低于学前至高中阶段院校。虽然高校校区规模普遍大于其余阶段学校,甚至有“同校却是异地恋”、“长春市位于吉林大学内”等戏称,但随着我国高校本科招生数量增长速度趋稳,大学变得不大,班级越来越“满”。

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大班额的定义是,56 人以上是大班额,66 人以上则是超大班额。这样的标准类比到高等教育阶段显然不受用。除极少数专业课外,“大班”教学在高校中稀松平常。与此同时,“去晚了没后排座位”和“去晚了没前排座位”也在交替发生。百人课堂中,有对知识渴望的,也有想方设法逃课、摸鱼的“边缘人”。

“扩招”走在“扩容”前

21 世纪以来,为适应广大人民群众接受高等教育的强烈需求,加快实现现代化,我国高校本科生持续扩招。我国在校生人数逐年增多。此外,去年,我国研究生大幅扩招,进一步考验高校承载力,包括生活资源及教学资源。

前不久,黑板洞察曾就研究生住宿问题展开调查研究,发现多数一线城市院校,由于土地价格昂贵、施工成本高等因素,选择不向部分硕士研究生提供住宿。住宿问题勉强可以自行解决,但上课所需教室则为学生刚需。高校在翻新、重建部分教学楼时,也充分考虑到“大班”所需,增加大容量教室占比。

4eec7fa05ab78a41f24cc83b1e7e07e7.jpg

除学生数量增加外,造成高校“大班额”另外一个因素,则是我国高校教师数量增长缓慢。为缓解教师“不够用”,大班教学成为最简单便捷的方法,教学质量自然也会随之下降。此类现象在专科学校中更为明显。通过数量统计,2020 年本专科在校生人数基本相当,专科学校数量多于本科院校 200 余所,然而专科学校教师人数仅占高校总教师数的 30% 左右。

2b0f76bf4c734454d6acafd96c742652.jpg

再此之下,西部地区受困于经济发展等因素限制,一直是我国教育水平薄弱地区。教育部此前发布“银龄计划”,从部分教育部直属高校遴选百名退休教师志愿西部大学,加强西部高校教师队伍建设。此举虽有效尽力补齐教育短板,但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高校普遍大班教学问题。或许在目前的社会情况下,大班教学根本称不上是“问题”,只能成为高校学生能否坚持自主学习的“小考验”。

带有高校特色的,“小班课教学”

困在高校“大班额”中的,不止学生,还有老师。面对众多学生,教师往往无暇顾及到所有人。“教师一言堂”和“灌输式”等教学方式普遍,师生几乎无交流。枯燥无味的大学课堂,导致学生的学习动机大大减弱,花半节课时间点名成了老师留住他们的惯用手段。同时,过大的教室,让真正想学习却又没有抢到好座位的同学苦不堪言。

2020 年,教育部发布《全国普通高校本科教育教学质量报告(2018 年度)》。其中提到,教学模式创新性不足,高校专业课小班化课堂(30 人及以下)平均开设率仅为 29.11%。高校学生人数众多,注定无法全面实现传统小班化课堂。近年来,我国一直在尝试探索推动高校广泛开展启发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扩大小班化教学覆盖面。多数学校正在努力实现“大班授课、小班研讨”的授课模式。

“小班课教学”模式是世界一流大学在教学实践中广泛采用、行之有效的一种重要教学组织形式,有利于激发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创造性和内在潜力。2012 年起,北京大学开始尝试本科小班教学。学校原则上要求选择低年级专业必修基础课程,开展大班授课、小班研讨和一对一答疑相结合的教学模式。目前该教学形式在北大延续,却暂未普及到各高校。

2015 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会上表示,未来高校将扩大小班化教学,破除“高分低能”,注重培养学生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如今六年过去,各地高校均有所行动,但推进小班化仍有难度,高校“大班额”教学仍为主流。

结语

长久以来的刻板印象,让我们以为大学里思政课等公开课程本就应该如此。有求知欲的往前挤,想摸鱼的藏在后面,倒也使不平均的教室资源得到了“合理”利用。如今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数量取胜之后,高校也在从方方面面,着力提升教学质量水平。加强教师队伍建设、设立专项奖学金、建立实践基地等等。虽然目前大部分高校小班化教学仍处在探索阶段,但改变高校“大班额”问题已经被拿到了台面上。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张雪玲。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黑板洞察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黑板洞察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高校“大班额”双刃剑:扩招和质量之间的博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