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教培跨界养老,百亿营收上市巨头五十年浮沉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教培跨界养老,百亿营收上市巨头五十年浮沉

作者:阿宅 发布时间:

摘要:政策的颁布虽然为日医学馆创造了机遇,但频繁的修订也带来了风险。

1.jpg

图源:视觉中国

芥末堆 阿宅 1月17日

谈到老龄化,日本是必须提到的一个国家。虽然是较晚进入老年型社会的发达国家,但其老龄化率迅速攀升,现居世界首位。

为应对这一日益严峻的社会难题,日本数十年来出台了多项政策,其中于2000年开始实施的《介护保险法》对整个行业意义重大,自此民间养老企业涌现,日医学馆便是其中之一。

20世纪60年代日医学馆从医疗教育培训起家,后来积极顺应养老行业利好政策,布局介护领域,并先于同行大举在日本全国开办服务机构,成为日本当之无愧的介护巨头。此后,其业务覆盖医疗、介护、保育、健康护理、教育、疗养犬等,其中介护和医疗仍是支柱业务。

2010年前后,随着行业整合、政府监管力度加大、政策多变等因素,日本国内介护行业遇到增长瓶颈。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日医学馆将目光投向其他领域,并采用了一贯的快速、广泛布局的打法进入语培和中国市场。然而,虽然这两大业务被寄予厚望,但反映在财报上的业绩数字却不令其满意。最终,公司不得已关闭大量的线下中心。

随着增长放缓,日医学馆亟需精简运营,于是在2020年,公司进行管理层收购,并于同年11月从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摘牌。目前,公司大事记和财务数据都停留在2020年。

“变老”的日本

当60岁以上的人口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重大于或等于10%时,就标志着一个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谈到老龄化,日本都是不得不提起的一个国家。

20世纪70年代,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直到80年代还处于较低水平,但到了90年代已上升到世界中间水平,2010年老龄化率已达23.0%,居世界第一。2021年11月,由日本总务省发布的2020年国势调查终值显示,日本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28.6%,稳居世界首位。

为了应对这个日益严峻的社会难题,日本数十年来进行多次改革,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进入90年代之后,日本的经济、社会模式与家庭结构等都发生了变化,政府同时面临着巨大的医疗保险财政压力。这种情况下,日本逐渐从传统的福利社会模式转变为多元化的社会福利模式。其中,1997年颁布并从2000年正式实施的《介护保险法》对于日本的护理现状来说意义非凡

在这之前,只有市町村地方政府有权利提供并执行各项服务,民间团体不允许参与相关服务。而制度实施之后,民间企业也可以向老年人提供护理服务,因此涌现出了多家养老企业。日医学馆便是其中之一。

顺应政策,抢占先机

日本政府90年代开始探讨“介护保险”的可行性,并在1995年首次提出“关于创设护理保险”的提案,随后于1997年表决通过《介护保险法》(也称《长期护理保险法》),从2000年正式开始实施。日医学馆看准时机,先行一步,在该法推出之前,即1996年,就开始了以居家介护为中心的介护事业。

新政实施初期总是伴随着诸多不确定性。在日本,主要的护理服务机构类型有医疗机构、社会福利机构、地方公共团体、民间企业、非营利民间组织等机构。虽然民间企业被允许提供护理服务,但政策支持仍然向非营利民间组织倾斜,私营公司无法得到同样多的补贴,经营风险随之升高。这些企业只能想尽办法生存下来。

在竞争对手收缩业务的情况下,日医学馆又先于其他企业积极扩充服务点,2000年迅速在日本开设了770处介护分支机构,标志其护理事业的开端。两年多之后,公司成功登陆东京证券交易所市场第一部。

然而,养老事业关乎民生大计,国家自然会密切关注,方式通常是出台政策并多次修订,在日本这个老龄化十分严重的国家尤其如此。政策的颁布虽然为日医学馆创造了机遇,但频繁的修订也带来了风险

为了推进护理服务的制度化及市场化,适应市场变化,完善竞争机制,从2000年实施开始,长期护理保险法大约每五年进行一次修订。在年报中,日医学馆曾多次强调政策修订将对其造成影响。

比如在2005财年(2004.4.1-2005.3.31)年报中日医学馆表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定于2006年4月进行重大修订,政府将更重视以社区为基础的服务和预防性护理,还将对护理收费制度进行审查。随着政策倾斜方向的改变,原本的护理服务势必会受到影响,而企业也要随之转变方向。

为了应对体制改革和经济趋势等变化,日医学馆调整了内部组织架构,在2006年9月成立“信息和战略办公室”(Information and strategy office)。在服务层面,日医学馆依然顺应政策,不断扩充服务,建立了涵盖预防性护理、家庭护理和设施护理的长期护理服务体系。

图表(1).png

数据来源:日医学馆历年财报/芥末堆制图
纵轴数据单位:百万日元;横轴:财年,非自然年(示例:2004财年为2003.4.1-2004.3.31)

随着2007年8月收编原本属于COMSN名下的26家养老院和183处小型养老设施,以及约3000名员工,日医学馆一跃成为老年介护行业体量最大的企业。如上图所示,其年净营收(net sales)一直维持在2000多亿日元的水平。2020财年净营收为2980亿日元(约160亿人民币)。

然而,虽然医疗支持和介护业务这两大顶梁柱依然在增长,但社会体系(包括医疗费用和长期护理补偿的调整)的变化随时会影响公司业绩。同时,行业进一步整合、政府监管力度加大,以及日本用人成本升高,日医学馆不得不再次做出调整,以确保业绩稳步增长为了分散风险,其决定开辟新业务,将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

将语培视为新增长点

虽然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养老巨头这一身份,但日医学馆并非从一最开始就提供养老服务,起初也并不叫“日医学馆”。与进入老年照护领域一样,日医学馆最初创业也是积极顺应政策变化的成果。

1961年,日本进入国民皆保险·皆年金时代,医生和医院为了向政府申请医疗费补贴,必须提供大量的诊断明细资料,来证明所有服务内容都是合规的。这一工作量大,且需要一定的医疗知识。日医学馆创始人寺田明彦在此发现了商机。

1968年,他以医疗事务受托事业起家,四年后其医疗管理服务就已在日本全国开展。1973年,公司正式成立,为了彰显教育特色,起名为“保育総合学院”。1975年,公司更名为“日医学馆”,并沿用至今。

到1980年,日医学馆已经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设立了支店。也正是得益于在医疗教育领域打下的坚实基础,日医学馆后来得以在《介护保险法》实施初期就快速、广泛地在日本铺开老人照护业务,并将其打造为支柱业务。

为了进一步降低业务波动和政策变化带来的风险,以及寻求新的国内增长引擎,日医学馆又将目光看向教育培训,不过这次押注的是语言培训领域

这个战略决定也与日本的政策导向密不可分。日医学馆分析,日本政府促进国际经济合作,培养能在国际舞台工作的人力资源,鼓励日本教育机构全球化。所以,其认为各年龄段人群对语言学习的需求都将增加。

这次,日医学馆延续了之前的行事风格,即快速在全国铺开,其在财报中也用了“aggressively”(积极地)这个副词来形容业务的开展。2011年9月,其收购1对1英语口语辅导学校GABA,布局外语教育事业;2012年4月,开办COCO Juku英语会话学校,并在那一财年迅速在日本开设了73所学校。之后,其语培业务在短期内覆盖从学前儿童到出国备考等不同年龄人群。2014财年业绩报告显示,语培业务在上半财年已从投入转向回报阶段。

然而,尽管大量投入,也推出了与现有业务协同开展的方案,但被寄予厚望的语培业务并未给日医学馆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虽然语培也曾为其带来增长,但一直处于经营亏损状态,经历了一次业务整合后,更是陷入停滞状态。于是,日医学馆决定关闭大量学校。之后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让线下中心居多的这项业务雪上加霜。

不达预期的中国市场

从2010年以后,日本的老年照护服务行业遇到一个瓶颈,着手语培业务的同时,日医学馆也将目光投向了海外,与日本有相似文化背景和社会难题的中国成为不二选择。

2012年2月,日医学馆开始尝试在中国销售长期护理产品和福祉用品。“长远而言,我们的目标是不局限于提供福祉产品,而是计划在中国发展日医学馆的所有业务。”其在2012年财报中这么写道。足以看出其对拓展中国市场的信心。

2017财年,日医学馆将原本分散在医疗支持、长期护理、医疗保健、儿童护理或其他业务板块的中国业务单拎出来,专门成立“中国业务部门”,并表示中国业务是一项极其重要的业务,是日医集团增长潜力和盈利能力的支柱“其与中国本土机构合作,提供长期护理、产后护理、家政服务和儿童护理业务,以及人力资源培养服务。

然而,与语培业务的经历类似,虽然前期大量投入,客户数量和净销售额都有所增长,但经营亏损却不减反增。

2.png

2016财年-2018财年,日医学馆中国业务部门业绩/芥末堆制图

仅两年后,日医学馆便取消了大部分中国网点的业务,并再次调整业务架构,于2019财年将独立的”中国业务部门“归在”全球部门“下。目前其官网显示,仅在北京和上海有服务网点

也是在这一年,日医学馆经历重大变故,创始人寺田明彦逝世。紧接着在2020年,另一转折点又接踵而至,公司将通过美国私募股权机构Bain Capital进行管理层收购(MBO,Management Buy-Outs),此后于同年11月5日从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摘牌。

当时有报道称,此举是因为在多种尝试和努力后,日医学馆增长放缓,需要精简运营,而私有化将帮助其加快决策速度

目前,日医学馆官网的历史简介停留在2020年,业绩报告也仅更新至2020年6月。至于如何突破增长桎梏,只能静待这家年过半百的公司下一步的动作。

参考资料:
[1]张昀,日本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及其借鉴研究,吉林大学,2016.
[2]日企进军中国养老服务市场,时代金融,2016(11).
[3]周扬,日本养老服务业“走出去”的现状和问题,长春大学学报,2016(11).
[4]尹文清,罗润东,老龄化背景下,日本养老模式创新与借鉴,浙江学刊,2016(1).
[5]宋煜凯/郑祎,分析这家上市养老服务公司的财务数据,我们发现了经营秘密,中国养老周刊.
[6]日医学馆凭什么能成为日本乃至亚洲第一养老服务公司?60加.
[7]日医学馆的起起落落,織愛照护.
[8]Bain Capital makes $1bn bet on Japan’s nursing homes,Financial Times.
[9]An age-old problem: China’s elderly care market,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10]Nichiigakkan to Go Private as MBO Ends in Success,Jiji Press.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教培跨界养老,百亿营收上市巨头五十年浮沉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