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破除"学历社会"并不是学者纸上谈兵

作者:杨东平 发布时间:

破除"学历社会"并不是学者纸上谈兵

作者:杨东平 发布时间:

摘要:破除文凭社会,要“去学校化”和“去文凭化”。

WX20220320-231638@2x.png

大家好,我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杨东平,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如何来克服文凭社会的弊端。

文凭社会也被称之为是学历社会,讲的就是我们在社会生活当中对学历、对文凭过度倚重,甚至到了迷信的程度,所谓的唯文凭、唯学历的弊端。那么学历社会如何来解析和破解,也成为教育研究的一个重要主题。

690bf9ea87e63b3582a626c0929078a3.jpg

在这方面,美国学者柯林斯,是一位干将,他的著作《文凭社会》就专门来剖析这个问题。他认为现代社会文凭的生产早已超过了社会的实际需要,而且这个过程是很难以改变的,还有可能达到很荒唐的程度,比如说“对体力劳动者也提出4年大学学历”的要求等等。由于生产学历的学校系统,它具有一个自身的逻辑和巨大的利益,已经成为一个难以驾驭的一个庞然大物。因此究竟如何来克服文凭社会或者说学历社会的下一步是什么样的,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关于破除文凭社会,有两个方案就是有两个方向,第一个是要“去学校化”,第二个叫做“去文凭化”。

“去学校化”的方案,对学校系统做改善。它也有两种路径,一个是从学校内部改变学校的课程结构、师生关系,让教育更为有用、更为适应日常生活,减少受行政官僚的管制等等。柯林斯认为这是一种“学生运动的修辞”,也就是说是一种比较温和的改良的做法。

我认为至少对中国的教育改革而言,这种改革仍然是很实在、很重要的。它具有一种“补课”的性质,比如说提供更加具有综合性的教育内容,从小学开始增加职业教育的因素,更多的选择性,更为多样化的学习方式,学制的灵活性和短期化,正规化学习和非正规学习、自主学习相互转换等等,这种改良还是重要的。

还有一种革命性的思路,是去学校化社会。我这有一本南京师大吴康宁教授翻译的伊利奇的经典著作《去学校化社会》,就是深入的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篇非常激进的教育革命的檄文,也是教育研究的一个经典,那么我们就不多说。

这里面有必要说到,消解文凭膨胀的釜底抽薪之举,其实是培育职业技术渠道,实行教育的分流。

应该承认,大多数学生就其本性而言,并非都喜爱或者适应学术性的学习。问题在于这种分流不应该是按照考试成绩的淘汰赛,而应该是按能力和兴趣倾向的不同选择。在北欧,一些欧洲国家都已经进入了这样子的阶段。也就是说在基础教育阶段选择学术性的学习和职业性的学习,不是分层,而是分类,就是哪一种类型的教育更适合你。

真正彻底的“去文凭化改革”,按照柯林斯的说法,是“文凭废除主义”。也就是说学校还是可以有,但是改变根据文凭进行社会分层的这种就业制度、这种职业分层的这种特征,弱化学历在就业市场当中的刚性地位、信号价值。

比如说,通过立法规定“在雇佣过程当中要求正式学历是非法的”。这个意见我们听上去好像很极端,其实我们知道很多国家已经明确把它作为招聘面试过程当中的一个规定,就是要隐去毕业学校的信息,从而来降低“学历歧视",这只是一个例子。

那么在中国的现实当中,当前最迫切的首先是要降低一些职业的学历门槛,将多数职位向本科、专科和高中学历开放。比如说,降低公务员、中小学教师和幼儿园教师的学历门槛。像香港的公务员制度,它分为低层公务员和中高层的政务官,他们的学历要求是不一样的。低层公务员包括办事员,他的招聘的学历起点就是高中。想想我们在中国的各大办公室里,有多少博士、硕士在干高中生的活啊!

”去文凭化“改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是市场。也就是说更大程度地倚重市场对人才选择的这种评价。实际上由于学校颁发的文凭越来越名不符实,所以市场就越来越多地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评价和选择学生。

比如说演艺市场,我们通过”超级女声“或者”星光大道“这种平台就打破了唯学历的门槛,使许多具有真才实学的人得以自我实现,使得院校通过4年正规教育培养歌手的套路黯然失色。其实除了歌手之外,包括编剧、写作、摄影、美食等等行业,现在越来越倾向于不看学历而看本事,拿作品说话,照样就可以就业。

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中国历来就不缺乏优秀人才,缺的就是不拘一格的用人制度,平台和渠道。

IT企业已经有很多岗位向高中生开放,他们用行业、专业的认证取代了学历资格,显示了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职业资格、社会流动新的变化趋势。

那么在学校文凭之外的社会化认证系统也正在渐渐出现。典型就是在美国出现的“开放式数字徽章”这个制度。2011年9月美国开源软件组织开启了”开放徽章“计划,它是用来呈现个人通过完成特定的项目、课程或者实践活动而获得的技能、兴趣和成就的一种数字徽章。它相当于一份动态的、可视的、可溯源的数字化的个人履历,可以将你不同的学习成果、学习过程,通过数字徽章集中展示出来。就像一个背包,我可以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可以具有多种身份和职业标签,这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斜杠青年”。他既是一个企业家,也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旅行家,也是一个美食家等等,可以在多种职业中跨界流动。

这种社会认证就是打破学校化文凭认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美国很多著名的机构都加入了开放徽章计划。比如像美国的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领英(LinkedIn),像德勤(Deloitte)……很多著名的大企业、跨国公司都接受这种方式,一个人即便没有名校文凭、学历也有可能进入到高级的职业生涯。

所以,“去学校化”和“去文凭化”并不是学者口出狂言或者纸上谈兵,而是正在我们生活当中发生的。伴随着学习化社会的到来,它指引我们超越应试教育,超越学历军备竞赛,走向教育创新。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教育思想网”(ID:eduthought),作者杨东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教育思想网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教育思想网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