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团操课,健身房的流量“宠儿”?

作者:翟子瑶 发布时间:

团操课,健身房的流量“宠儿”?

作者:翟子瑶 发布时间:

摘要:不断扩张的健身房和不够用的团操课教练。

geert-pieters-NbpUM86Jo8Y-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撰文/翟子瑶,编辑/李可馨,视觉/郭睿琦

薛伟晚上六点从公司打卡下班,乘坐地铁奔向家附近的健身房,刚进健身房便冲向操房教室,把背包甩在地上,只为晚上团操课占一个有利位置。即便如此匆忙,有时还会遇到满员的情况,仅能占据边角上一个位置,他才有时间去换上运动服。

像薛伟这样的团操课爱好者并不是个例。在他们的生活里,下班之后不是约三五好友撸串喝酒或者打卡某个网红店,而是在团操课中分泌足够的血清素、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以及在爆汗中体会到生命的能量,同时也在运动过程中交到了不同的朋友,满足了他们的社交需求。

“每次会籍顾问约客户来健身房体验的时候,都会选择我上课的时间,因为当客户更能在BP(BODY PUMP杠铃操的缩写)、BJ(BODY JAM格莱美舞蹈)中更能感受到运动的能量。团操课教练小楠自豪地说。她的本职工作是内容策划,出于对团操的热爱,下班后去健身房兼职带团操课成为小楠的另一种生活方式。

无论是团操爱好者,抑或是团操教练,更多的人正因为这类运动,充分享受着由此而来的快乐和成就感。

从会员到斜杠教练

“自己锻炼了很多年,喜欢所有人在一起训练的氛围,身边有很多朋友都鼓励说既然喜欢莱美,那么就来做兼职教练吧,既能自己练也能带动大家来一起玩。” Cissy告诉DoNews。

莱美是一种刚刚从国外流行到中国的健身体系,风靡全球100多个国家,目前在全球拥有20000多家授权俱乐部,140000多名教练,独创18个团操健身项目。超级猩猩、乐刻、Keepland等机构的明星教练和培训师最早都来自莱美。

Cissy兴奋地翻着手机,聊着她喜欢的教练和课程。在成为斜杠的操课教练之前,Cissy是资深团操课会员,活跃在各大健身房的的团操课里。

2012年,Cissy还在传统的“铁馆”浩沙健身,接触单车、杠铃、瑜伽这类团课。2017年再次恢复健身之后,Cissy第一次走进团课教室,在乐刻平安金融店的一个闷热且昏暗的教室上了第一节BODYCOMBAT(燃脂搏击)。

“看到一群人不停的出拳,我不得不承认,我被那个氛围给震撼到了,从传统健身房出来的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搏击课,顿时就爱上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乐刻健身房大多数的条件远不如现在,甚至有在传统健身房代课的团操课教练去乐刻替课,会怀疑这家健身房能不能活下去。

2019年,Cissy去苏州参加了莱美盛典,认识了更多团操爱好者们,体验过上千人一起BODYCOMBAT,也看到了台上培训师们的故事和经历,了解到团操课教练们的斜杠生活。Cissy想:“或许我也可以做一名斜杠的团操课教练。”

2019年底,Cissy参加了BODYPUMP(杠铃塑造)的初培,拿到了认证。在2021年4月,Cissy又拿到了BODYCOMBAT燃脂搏击的认证,正式开启了斜杠人生。由于有了多年的团操课会员的经历,很多会员都认为Cissy有着多年的教练经验。

“拿到认证之后,因为疫情,也因为左手受伤,荒废了几个月,后来恢复训练一年之后,在2021年4月,下决心去参加了BODYCOMBAT的初培,与之前BP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紧张,反而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初培,顺利pass。”

Cissy的本职工作是一家外资科技公司的产品经理,她这样形容自己:“公司里是穿正装的lady,团操课上是‘疯子’。Cissy日常的工作繁忙,压力很大,而兼职团操课教练成为她下班之后的解压方式。

“尤其是BODYCOMBAT(燃脂搏击),会通过出拳和踢腿去释放工作中的消极情绪。我经常在课上会激励会员,在这一小时里忘记工作忘记那些令人烦心的事情,尽全力去释放自己,to do yourself,”Cissy谈道。

对于斜杠来说,最难的不是技术动作,最难的是在台上开口说话。她从一个有轻微社恐的人在团操课中释放自己,到如今做团操课教练的过程中开始乐于分享,她的课总是被会员约到爆满。

56ec32ef0966143df2a04ff8b9fc21a6.jpg

一节BODYCOMPT课结束后,Cissy与会员们合照

从团操课会员到斜杠操课教练,Cissy的故事是众多团操课教练的真实写照。上文中的小楠也是如此。本是作内容策划的她,出于对团操的热爱,下班后去健身房兼职带团操课成为小楠新的生活方式。

团操课的内容挖掘

“超级猩猩最早看到了团操课的价值,把团操课做成了精品。”有行业内教练告诉DoNews。

据行业内资深教练透露:“超级猩猩在研发团课初期,从莱美以及传统健身房高薪挖了很多优秀的培训师和教练。初期甚至给到了教练两到三倍的课时费,同时在法定假日的课时费会给到三薪。现在似乎没有了。”也有教练提到:“是超级猩猩让教练的工作更有价值和尊严。”

随着团操课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各种新兴的健身馆和团课模式也逐渐涌现出来。

以瑜伽为主体的光合熊猫也自研了各种有氧燃脂课程,利用健身工具波速球设计的波速燃烧、以燃脂搏击为基础的古武重燃。还有更多以瑜伽普拉提基因的塑形课程。

相对于其他健身场馆的团课,光合熊猫的用户更多来自此前瑜伽的粘性用户,而自研的有氧燃脂塑形课程更像是用户拓展,这也是现在很多瑜伽馆的拓展方向。

另有主打女子健身的Beaufit,只有女性会员。采用了粉色系的装修风格以及自研的液压健身器材,在重量上和强度上相对更小,适用于没有负重力量要求的女性会员。

但有用户在体验过程中反映,课程模式设计缺乏底层的训练逻辑,相比于其他更大的平台,课程缺乏系统性,此类健身房的概念性更强,但对于科学减脂塑形,还有待提高。

自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发布以来,逐渐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健身行业,丰富体育健身市场供给,营造健身氛围。

2016年国务院颁发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年——2020年)》中指出:“建设健身场地设施,支持群众健身消费,强化全民健身科技创新。同年,体育局也颁发了《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引导具有消费引领性的健身休闲项目健康发展,鼓励社会各种资本进入健身休闲行业,支持体育健身企业开展社区健身设施的品牌经营和连锁经营。”

在市场热情与政策激励下,健身场馆不断经历翻新迭代。超级猩猩、乐刻、Keepland这些新兴健身场馆也相继有了资本支持。2015年,超级猩猩获得了Pre Angel数百万人命币的天使轮融资和动域资本的1000完人民币Pre-A轮融资,乐刻获得了IDG领投的300美元A轮融资,keep也终于熬到上市关口。

不过,乐刻、keepland以及超级猩猩的运营模式有所不同,团课也各有侧重。当然,上述三者并不仅限于团课,还包括传统健身房里的器械区和有氧区跑步机椭圆仪等。

运营模式上,乐刻则更接近于社区健身模式。乐刻的团操教练Cissy观察到:在附近的3-5公里内都能找到一家乐刻,覆盖范围更广泛,如果你想在下班后选择上一两节课出出汗,打开app就能找到附近的门店,距离上更具优势。

在团课内容上,乐刻也是以莱美、zumba和自研课的模式构建的团课体系。对大多数人来说,乐刻价位更加有优势,如果是只上莱美课的人群,乐刻显然性价比更高。

无论是乐刻、超级猩猩还是Keepland,都在不断通过扩张占领更大的市场。超级猩猩初期的选址集中在核心商圈,在北京重点集中在东三环以内,而现在也在北五环周边有了新店。最早主打性价比的乐刻所推出精品馆和Lovefit单次付费团课也在试图对标超级猩猩团课;而正为上市作准备的Keepland虽然场馆较少,但也调低了价格试图获取更多用户。

团操课被追捧的同时,各机构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教练供不应求,速成培训的教练水平失衡等问题也在影响着用户体验和忠诚度。

晋升团宠的秘密

活跃在各大健身房、历经各式团课演变的斜杠教练们,对于团操课备受追捧这件事,有着深刻的认知。

小楠在传统健身房上课时,经常会看到会籍顾问带着顾客在健身房体验。正如小楠所说,团操课对于传统健身房在会员办卡方面要比私教高效更多。无论是在签单率还是时间成本上,更加省时高效。

81fa5e496ec3fa2dbe57fbfe46c4dc6b.jpg

团操课教练小楠(前面一排中间位置)

当顾客进入健身房,看到会员们充满力量的运动或是充满活力的蹦蹦跳跳,更好的感染力会影响顾客想要加入他们从而更有办卡的冲动。小楠固定上课的健身房,也有很多会员因为她的课去健身房锻炼。

因为传统健身房的团操课是免费的,相比于私教课签单,团操课的氛围更能吸引会员办卡,签单效率更高。

不过,正因为免费无法直接靠团操课盈利,团操课往往被视为会员办卡和买私教课的辅助,致使传统健身房的团操课教练参差不齐现象严重。

据会员和教练反应,有的团操课教练还没有通过认证便可以在传统健身房带课,因为有的健身房不重视的情况下,并不会在招教练前试课,同时课时费给的相应更低。对于想混课时费,自己没有实力和经验的教练来说,他们也乐意去这样的健身房。但会被会员投诉,有浑水摸鱼的教练被会员投诉后,不到一个月也会被健身房辞退。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靠团课引流,但疏于管理,最终因为粗放的模式,让传统健身房在发展过程中频发卷款跑路的现象,尤其疫情之后,更多健身房倒闭跑路,拖欠教练课时费,给办卡会员都带来了相应风险。

相比传统健身房,新兴健身房对教练要求更加严格。

除了带传统健身房课之外,Vidan在乐刻和超级猩猩的面试都通过了,但是因为这类健身房需要教练定期开会培训等多个条件,难以让Vidan与自己本职工作的时间相协调,她还是选择了传统健身房。

当传统健身房把团操课当作辅助,缺少授权,甚至从网上盗版莱美的课程体系偷摸着上的时候,新兴健身房给予团课高度重视。

超级猩猩正尝试把团操课做成精品。成立于2014年的超级猩猩从健身仓开始,之后转型做团课。单次付费的模式,让用户在锻炼的过程中没有办卡压力,成为业界内公认的团课头部品牌。

在团课内容和形式上,新兴健身房也更加专业和多元。超级猩猩通过和莱美深入合作,以BODYCOMBAT(燃脂搏击)、BODYPUMP(杠铃塑造)等全线莱美课程收获了一大批忠实莱美粉,以及现在不太多的单车课程也很受欢迎。

持续扩张后遗症

在DoNews的了解中,一个团操课教练往往兼职多家平台的教练。随着各个平台为了占领市场不断扩张的店面,团操课教练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扩招的过程中,也存在教练水平参差不齐给学员带来的失望体验。

莱美体系课程的教练认证培训交钱只有两天的培训时间,接受培训的大多是有过上课经历的资深会员,可以在两天内拿到认证。但拿到认证并不意味着可以做一个受学员喜欢的团操课教练。

在DoNews的探访过程中,位于海淀黄庄的Keepland一节有氧燃脂课程,教练在上课的过程中只有简单的动作示范,并没有像其他团操课教练一样,全程与会员完成所有动作,同时也更改了教学视频的内容。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瑜伽垫和器械并没有及时消毒和清理。可以明显看到汗渍和污渍。26f93709c6175e21ccf77a5e046d56d7.jpg9e72f51a138dd2ef66e17c17a0bb6d21.jpg

e33b39998e4b540fb5897c446b37dd15.jpg

位于海淀黄庄的Keepland 

据上过多节Keepland团操课的会员反映:“在Keepland,团操课教练参差不齐的现象非常严重,好教练的课需要抢,也很难约上,但随时能约上的课程,又容易踩雷,遇到过体验感差,动作套路都做不对的教练。”

团操课人数的上课人数过多也会给会员带来不理想的体验。尽管乐刻的健身房分布足够密集,在乐刻的普通馆中,会员免费上团课有更高性价比的同时,每天高峰时段的团操课人数依然爆满,也时有会员吐槽因上课人数过多影响训练体验。

相比于上课人数体验,超级猩猩单次付费团操课人数控制给会员带来更好的体验。乐刻也推出了lovefit按次付费的健身馆,在器械以及人数上控制有一定保证,上课体验更好。

在Cissy多年的体验和观察中发现:“超级猩猩有大量自研课程供会员选择,比如Trx和战绳也是众多会员的首选。在课堂氛围和教练水平上,超级猩猩更具优势,但也难免因为近两年的快速扩张,导致教练水平失衡。更重要的是,在涨价之后,性价比却不如之前了。”

尤其是Keepland价格调到49元之后,更会冲击超级猩猩的市场占有量。

作为一个团操课教练,小楠也会根据时间定期的上固定私教课来提高自己的训练水平,她经常负责地告诉会员:“团操课只是日常运动的辅助,如果先要更好的线条身材和专业的锻炼,是一定要上私教课的。”

但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团操课带动了运动爱好者更多走进健身房,爱上运动,爱上健身。也让越来越多的职场中人开启了斜杠教练的生活。或许在成为团操课教练之前,机构的审核认证需要更加严格规范,不仅仅是对会员负责,也是对教练负责。

另外,团操课在备受运动人群追捧的同时,也面临着用户粘性的挑战。对于上私教课做力量训练的会员来说,团操课在初期是她们刷脂的主要方式,随着他们训练强度的增强,团操课的强度会逐渐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也有会员表示,当他们减脂到一定程度,对于团操课的需求依赖也会越来越小。

教练光环的AB面

团操课是大多数健身小白对运动产生兴趣的重要方式,在近年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团操课的AB面。

“我在台上的精神氮泵可以让我推举起比平时培训和自己练时的更大重量。”小楠说。

当一个教练用他的专业和激情带动整个操房教室的会员一起燃烧卡路里时,不仅仅教练有充足的精神氮泵,会员也被教练的能量感染,感受到运动的快乐。

台上的团操课教练是有光环的。更有会员会把教练当明星,跟着一个教练在不同的健身房上课,像极了追星。

danielle-cerullo-3ckWUnaCxzc-unsplash.jpg

图片来源:unsplash

大部分教练会有自己的会员群,当教练发布课表的时候,会员们开始根据自己的时间去上教练所在的不同地点的课。有的会员会把教练当作可以近距离接触的明星,跟着教练满城上课成了会员的追星方式。

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会员和教练也会成为好朋友,当然也有教练表示:“有会员太热情的时候,出于自己的性格原因,也会跟会员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只是教练和会员的关系”。

上课量意味着教练可以拿到多少课时费。对于把团操课当副业的教练来说,每天一到两节,每周十节左右,一般会安排在他们早上上班前的早课或者晚上下班的晚课。他们会把上课当作工作生活的调味剂或者解压方式,享受带会员们运动的过程以及可以督促自己锻炼。

而对于主业就是团操课教练的他们,上课成了工作的全部。

下午两点,喝完一瓶红牛,教练Kevin开始了今天的第三节课,下午到晚上还有四节课。作为多家健身房的兼职团操教练,Kevin每天基本上有六节课,从早上到晚,BP和BC轮着上。

“每天上这么多课,身体撑的住吗?每天上两三节呢?”

“两三节钱太少了。”

像Kevin这样的教练还有很多。他们奔波在各个健身房,每天可以排到六节课,从早上到晚,不是在上课就是在上课的路上。因为这样才能赚到更多课时费。但随之而来的就是过度运动对于身体的消耗。很多教练上几年之后,膝盖以及各个关节便会受伤,无法继续做教练,转向了其他行业。

“团操课教练的课时费有限,把带课当作爱好或者副业,另外自己有保障的工作更有安全感。”小楠认为,最适合做团操课教练的是高校老师以及在国企工作的员工,业余时间充裕的情况下,做兼职团操课教练是很舒服的。

这也是大多数职场中人把团操课教练当作斜杠的原因之一,本职工作会给他们的薪资收入五险一金等带来生活保障,团操课是他们的业余爱好、解压方式和生活的调味品。

看似光鲜的团操课教练,在台上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健身房也如是。不同健身场馆的同质化课程的版权问题、教练质量参差不齐、会员的粘性与忠诚度等都在扩张和极速发展中难以避免。

而这些问题,也需要健身房像Cissy一样,通过不断精进来找寻存在的意义。

正如Cissy所说:“直到真正做教练之后,才会知道那个位置有多难,要备课,要在台上教授,要关注会员的感受,以及整节课的氛围,这是一个很难的过程,初期也收到过差评。但通过不断精进自己,现在来上课的朋友越来越多,有会员下课后跟我说:“老师,你的课是我上过的所有课里最令人感到开心的课。听到这样的评价,就觉得自己做为斜杠也是有意义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氢消费”(ID:qingxfno1),作者翟子瑶。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氢消费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氢消费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团操课,健身房的流量“宠儿”?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