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选择自由职业的年轻人:先放飞自我,后打工还债

作者:苏琦 吴娇颖 金玙璠 发布时间:

选择自由职业的年轻人:先放飞自我,后打工还债

作者:苏琦 吴娇颖 金玙璠 发布时间:

摘要:“不要轻易尝试,会变得不幸。”

1623296471427475.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来源: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作者 | 苏琦、吴娇颖、金玙璠,编辑 | 金玙璠

2022年春天,一批自由职业者,开始回归职场。

过去两年,自由职业一度成为许多打工人和应届生心中的“桃花源”。根据人社部2020年的数据,中国有超过2亿人在“灵活就业”。有招聘网站的调查显示,2021届大学生中,自由职业者占比攀升至15.8%,几乎翻了一倍。

这些人试图将自由职业,当作职场倦怠、人生迷茫、行业内卷的出路。但当许多人真正辞职转向自由职业后才发现,自己误解了自由职业——不上班,不等于不工作,自由职业本质上还是一个职业。

“自由职业并不自由,梦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六位来自不同行业的自由职业者,不约而同地向开菠萝财表示。他们曾期待着能够自由分配时间,一边赚着钞票,一边规划人生,还能探索无限可能。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却被更焦虑的情绪、更难缠的甲方左右,近两年的大环境下,还随时面临着入不敷出、社交减少的风险。

你或许想不到,压倒自由职业者的一根稻草竟是,工作太自由、作息不规律。他们中有的通过强行规划工作时间,逼自己回到正轨;有的却没那么自律,开始放飞自我,昼夜颠倒地刷小说、打游戏;更有人的身体已经发出警报,失眠、胃病、尿酸高的毛病都找上了门。

最终,在权衡利弊之后,求稳的自由职业者做出了一个共同的选择,重回职场。可等待他们的,是不适应、不合拍、状态差……正如一位受访者所言,“我需要时间恢复工作状态,但不知道职场还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时间。”

“做个自由人还是打工人?”这或许是每个职场人时常会纠结的话题。看完他们的讲述,你或许会有新的答案。

入不敷出,顿顿吃土

做3份兼职还负债,我发现还是上班更简单

孟良 | 27岁公益机构策划  时间:7个月

上一份工作离职前,我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状态都很糟糕。明明工作和老板都不错,自己却总有一种被困住的感觉,对未来非常迷茫。

那时,之前认识的一家公益机构的负责人找到我,邀请我以兼职的方式,帮忙一起筹备公益日活动,并为机构进行策划工作,每个月有4500元左右的报酬。

正好我想找这么一段时间,慢慢把自己的生活捋清楚,便答应下来。我在去年8月正式辞职,搬去了广州,开启自由职业。

要靠自由职业赚到跟全职一样的收入还是非常困难的。除去房租和社保,4500元并不够用,我还得兼职剪辑一档播客节目,并为一个研究项目工作。每份兼职,都不比正式工作轻松,想做好也很有挑战性。

bc33e4e1f025878267c8a74240c8b9e1.jpg

图片来源:pexels

这半年多,几项工作做下来,我的收入只有之前全职的1/3左右。由于我此前存款不多,也没有很好的财务规划能力,加上还有看牙等长期支出,自由职业之后的我,负债了,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的心态稳定。

一方面,收入不稳定后,我开始每天担心现有的工作能不能继续下去,这个项目做完后还能做什么。另一方面,我不在职场里的时间越长,就越不确定以后还想不想回职场、能不能回职场,这种焦虑情绪持续困扰着我。

事后反思,我觉得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做好“自由职业”的准备。我一直把这段时间当成一个“非正常”的临时状态,所以可以接受不买新衣服、低生活成本的方式,但这种状态不容易持久。同时因为有负债,我也开始给自己暗示,认为只要找到工作,肯定能很快把负债还上。自由职业半年多后,权衡之下我决定重返职场。

不过,自由职业也给我带来了很多变化。我之前在北京工作时,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追求一个并不清晰、距离遥远的目标,但也没法停下来。这半年多强迫自己停下来之后,我发现生活或者工作不是只有原来那一种,也并不是只有一种可能。

如果只是靠卖时间赚钱,自由职业只是换个地方打工

王恩 | 30岁翻译+运营  时间:2年

因为疫情在家办公了一段时间,没有通勤、没有开会,做完工作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摸鱼。那段时间,我看了一本叫《一周工作4小时》的书,里面“数字游民”的概念对我影响比较大,在总结了自己的接单渠道后,我成了一名自由译员,同时帮一家机构运营新媒体账号。

起初,一下子脱离了外界的掌控,我放纵了一段时间,结果作息颠倒,工作也是想做就做、不干拉倒。后来我强迫自己规划工作节奏,像上班一样每天安排固定的工作时间,还增加了固定的运动时间、做饭时间,开始享受这份自由。

除此以外,因为回家不必再等假期,我可以买便宜的机票。在自由职业的第一年里,我花了更多时间回去陪伴家人,还专门抽了一段时间完成了在老家看房买房的计划。

不过,有了房贷支出后,我的固定成本开始上升。没有了年终奖和补贴,我全年的收入要比在职时期少六七万,收支勉强打平,基本上赚多少用多少。

0320aaa7b067263ed52399b25aa54e6a.jpg

图片来源:pexels

这会对我的生活带来一些影响,比如我不甘心就此离开北京,为了节省成本,把家搬到了离市中心两小时车程的地方;再比如,自由职业后,只要外出吃饭,我都会下意识地关注价格,点菜的时候都会在内心计算总价,还会注意要在地铁结束前回家,因为打车太贵了。

受疫情影响,我接到的订单量开始不稳定,后期还只剩下一些性价比不太高的订单,工作时间变长不说,一旦拒绝某个单子,下次有机会对方就不找我了。

原本我做自由职业是想有更多可以自由分配的时间,但后来发现,以前我一天读书一个小时,自由职业之后,读书时间并没有变长。

理想中的情况是,我自己当老板,做一个账号、树立自己的IP,但我又下不定决心去做。今年3月,我决定回公司上班,同时积累资源,为自己创业做好准备。

如果想长期做自由职业,我建议打造一个现金流业务,或者创造一个能够重复销售的产品,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而不是靠贩卖自己的时间赚钱。后者只是换个地方打工,并不是真正的自由。

自由创业,比打工难多了

收入低、失去社会身份,自由职业很焦虑

南风织 | 32岁创业+博主时间:半年

去年生完孩子后,我离开了工作5年的职场,举家从一线大城市搬到了某新一线省会城市,准备当“全职妈妈+自由职业者”。

我是学环保专业出身,一开始准备创立一个家用净水设备品牌,做好了人力和资金的准备,并同步学习会计知识,注册了公司。但随着项目的推进,我发现,女性单打独斗地创业,面临的困难比想象的多得多,创业还会影响到我在家庭中投入的精力和情绪,疫情的反复也增加了创业风险,最终,我终止了这次尝试。

此外,我一直有在不同的网络平台分享的习惯,辞职后,我也开始学习视频剪辑,正式开始博主生涯。但我也逐渐认识到,想要打造个人IP,就需要树立人设,还需要直面负面评论,并承担个人隐私泄露的风险。a98783d5be38db6db021a9d6cebbcf88.jpg

图片来源:pexels

事实上,所谓的“自由职业”,并不意味着完全的自由,它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比如,你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固定收入,没有产出变现,自然就会拉低自己乃至家庭的生活质量。而且,离开职场,意味着你失去了一种社会身份,连带着失去了在很多场合的发言权。

半年后,我决定重回职场、干回老本行,进入当地一家国企就职。这两年受大环境影响,我所在的行业收入普遍严重缩水,我也跟着降薪,但此时工作对我而言已经不仅仅意味着收入,而是一种成就感、荣誉感和社会身份的载体。

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岗位,希望在这个岗位上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同时我也会坚持创作和分享,这也算是证明自己人生意义的一种方式。相比于自由职业,我更愿意称呼这半年为GAP YEAR。这半年里,我读了很多书,有大量的时间思考,这些思考让我更加豁达。

这段经历也让我认识到,成年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当一项收入渠道作为副业尚不能覆盖生活成本,要谨慎选择将其作为自由职业的主要支柱。当然,也不要因为放不下面子硬扛,及时放弃、承认自己的普通,这都没什么。

开店6年欠款十几万,我决定“打工还债”

Cindy | 29岁 餐饮店店主  时间:6年

大学毕业前,身边大部分同学都在为考研、出国和找工作做准备,我却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小餐厅,进入自由职业时间。

因为我对这家店有非常详细的规划,以高校学生为主要目标客群,并围绕这一群体进行选址、产品、价格以及门店设计。因此疫情前,平均年盈利能到30万多万元,最多的一年有50多万元。

但2020年以来,因为疫情反复,周边学校经常进行封闭式管理,导致我们失去主要客源。最严重的时候,店铺停业长达9个月,租金却要按时交付。在长期入不敷出的状态下,我最终在2021年5月选择了及时止损,关掉了这家小餐厅。

2020年9月,我还在邻近的省会城市与人合伙开了一家轻食店,投入约10万元。但一年后,因为我和合伙人理念不合,选择了退出。

自由职业对我个人来说,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就是收入。生意好的时候,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可以说是“有多少花多少”。这就导致店铺开始亏损时,我根本没有足够的存款去应对,陷入极度焦虑。

但我不愿意向父母或者朋友开口借钱,加上当时也在筹备第二家店,就只能通过借网贷来周转。等到第二次开店失败、不得不进入职场上班的时候,我已经负债13万左右。

事实上,自由职业者并不像大多数博主展示地那样自由,开店创业更是艰辛。过去几年,我的生活和工作几乎没有界限,时刻都要准备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社交聊天的内容也都围绕着店铺发展、品牌规划和产品迭代。总之,所谓的自由,都是等价交换来的。

两次关店之后,我决定去过一段“到点吃饭、好好睡觉、准时上下班”的生活,消化掉之前积累的负面情绪,同时“打工还债”。

b51dd92dde58b86b642861218b6527ac.jpg

图片来源:pexels

但作为一枚“职场菜鸟”,“打工”并没有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入职了当地一家比较有名的连锁餐饮品牌,负责品牌运营。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空降”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我的工作风格和现有团队有一定差异;其次,老板对我的期望、工作内容和职权范围都不明确;最后,我会不自觉把一些原有观念带入公司,在很多方面容易与同事产生冲突,让项目推进困难。

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我决定暂时先在职场“熬一熬”,等无债一身轻的时候,或许就可以重新考虑自由职业。

自律性差,重回职场接受“毒打”

通宵刷小说长达半年,自控力差的我尝尽自由的“苦果”

徐凯 | 29岁撰稿人  时间:约2年

为了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我2020年4月左右离职,自由撰稿至今年年初。不过,真正有效工作的时间,可能也就只有刚开始的一年,其他时间我基本在无序中度过。

除去吃喝花费和房租,我基本没有其他消费,一个月的生存开支就4000多元。但因为没有固定的供稿频率,收入起伏很大,好的话月入一万多,最差的时候,一两个月的收入为零。

其间我有过几次求职的想法,但都没有真正付出行动。直到去年年末交完房租、还完花呗,发现自己快要“身无分文”的时候,我慌了。

在前前后后面试了六七家单位后,我在年后正式入职。回到职场,我明显有些不适应,进入工作的状态偏慢,很难与同事同频。这或许是因为我现在的职业和过去有所差别,而更大的原因则是,自由职业这两年带来了很多后遗症。

我的自控力比较差,而自由职业把它的负面影响放大了数倍。成为自由撰稿人一年后,一次游戏时,我点开了某网络小说的广告链接,从此开始了昏天黑地刷小说的生活。

最夸张的时候我会通宵看到天亮,白天窗帘一拉再睡到傍晚,一天只吃一顿饭。每次晚饭后,我都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早点睡”,结果又刷小说到第二天凌晨。

83c33b233e25344d93c4532af26f4501.jpg

图片来源:pexels

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之久,不仅把原计划的撰稿项目搞烂尾了,也拖黄过一次面试,我相当于是“彻底摆烂”了。社交的频率越来越低、作息越来越紊乱,整个人已经快要“废”掉了,现在想来都觉得后怕。

后期,我逼着自己戒掉了小说,但注意力变得极差。工作一会后,我就会控制不住地去刷B站和豆瓣,我告诉自己“只看一个视频休息一下”,就继续工作,但结果通常是刷好几条视频才能继续工作,但也无法马上进入工作状态,又会摸鱼,工作习惯开始变坏。

那段时间我的注意力差到一部电影都不能完整看完,看一会就想刷手机。这时,我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份工作的约束,再不结束这种状态,恐怕很难回到正常状态了。我也深刻理解了那句话——自律带给人自由,只是我这自由的后果,很苦涩。

没有重大变化的话,我接下来不会再碰自由职业了,打算在现在这份职业上长久地做下去。只是我需要时间恢复工作状态,不知道职场还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时间。

当自由咨询师两年,身体报警了:失眠、胃病、肥胖

秦子卿 | 32岁咨询服务  时长:约2年

当初选择做自由职业,完全就是觉得“打工这么多年,太累了”,想让自己“自由”一些。“自由”两年后重回职场是因为觉得,“还是打工更适合我”。

我之前在几家互联网公司、上市公司做过产品经理,在产品运营方面比较专业,就从四年前起当起了咨询师,为个人和机构提供服务。

一类是求职者、或是想“进阶”的运营者,我为他们提供职业规划、心态辅导、技能提升方面的咨询。小到优化简历,大到从初级产品助理到产品总监的职业升级,都会覆盖。客源以社交平台上的粉丝或是口碑推荐为主。

另一类是向咨询公司提供知识信息服务,或以线上直播、线下讲座的形式,向教育机构、政府单位,教授互联网产品运营的技能。前几天,我还帮一家公司设计了产品的商业模式、制定产品在不同地区的市场策略。

我给个人的报价是300元-500元/小时,给咨询公司的价格为1500元-3000元/小时。

提供咨询的对象多样、定价也不低,即便如此,我的收入依然不稳定,每月多的时候能赚几万,少的时候可能一万,因为咨询是非常低频的服务。ca099f52c3c1db3351115a561194a1a9.jpg

图片来源:pexels

给个人提供咨询服务,就很难有“回头客”。职业咨询不像心理咨询,需要一个“疗程”,就算是我的粉丝,一般也只付费一次,一次咨询1-3个小时。对方后续如果还有一些小问题,我也会在微信上提供“友情指导”,不好意思再收费。

其实这份工作能实实在在地帮人解决问题,让人获得成就感。但以前在大公司,大量繁琐的工作可以由同事或下属协助完成,一个人包揽所有大事小情,很容易乏力。

不过,我最终放弃自由咨询师的工作,不是因为收入问题,而是它太自由了。

不到两年时间,过于散漫的自由职业让我的作息彻底混乱,变得完全没有时间观念,还和社会脱节。更夸张的是,我的身体已经发出警告信号,各种“毛病”都找上门来,胃痛、失眠、尿酸高,进而导致身体肥胖、心态焦虑。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得回归职场,强迫自己的作息回到正常轨道。

恰好一年多前,一个创业的朋友找到我,邀请我到他的公司当职业经理人,帮他打理一个新消费品牌,我负责战略、产品设计和商务。

近几年,我会踏踏实实当一个打工人,未来的理想状态是当一个不坐班的投资人,一边持续挣钱,一边到处旅游。

*文中配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孟良、王恩、Cindy、南风织、徐凯、秦子卿为化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苏琦、吴娇颖、金玙璠,编辑金玙璠。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开菠萝财经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开菠萝财经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相关专辑:
  • 选择自由职业的年轻人:先放飞自我,后打工还债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