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至少别把孩子教残

作者:李镇西 发布时间:

至少别把孩子教残

作者:李镇西 发布时间:

摘要:应该“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1630033174233995.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里的“残”,意思是“身体不健康”的意思。

说把孩子“教残”,用词略有点儿夸张,没有谁会故意把学生教成残废人。但我们的教育很多时候却让学生体质下降,不但耽误他们的学习,还妨碍他们今后的工作,甚至影响到他们一生的生活幸福。

所以我呼吁:至少别把孩子教残!

几年前,我慕名去四川广元一所标准的山区学校参观,这所村小叫“范家小学”,校长名叫张平原。张校长通过转变理念和改革课程,让这所四面都是大山的小学成了吸引大都市孩子的名校,有教育专家来看了之后,这样评价该校:“我在这所小学看到了北欧教育的影子。”当时我问张平原校长:“别的村小,学生都跟着父母去大城市,你的学校却吸引了许多大城市的孩子。对此你是不是感到自己很牛?”张校长说:“这还不是最牛的,我最牛的是,在我的学校,这么多年,没有一个近视眼!”

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更让我震撼。

“没有一个近视眼!”这个标准高吗?似乎不高,我们小时候读书,班上就很少有近视眼,我八十年代教书,班上的近视眼也很少。而现在,还有多少校长敢说:“我的学校,这么多年,没有一个近视眼?”

且不说范家小学的教学质量也令人欣慰,单说“没有一个近视眼”这一条,这就是一所不会把孩子教残的学校。

北京冬奥会期间,谷爱凌很是火了一阵子。她母亲谈到对孩子睡眠的重视时的一段话让多少中国家长欲哭无泪啊:“我就是让她必须睡足够的觉,小时候睡15个小时,上小学后13个小时,现在每天也要睡10个小时,睡不够哪有精力玩儿?”

哪个中国孩子的父母不希望孩子能睡“15个小时”“13个小时”“10个小时”?都是自己的心头肉,谁不心疼?但在中国做得到吗?

 中国孩子长期——注意,不仅仅是初三和高三——睡眠严重不足,还能指望他们身心健康吗?

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学生站着站着就倒下了。这种情况恐怕不是个别学校才有的。学校运动会上,学生在一千米长跑中猝死的现象虽不普遍,但也绝非个别。800米长跑,相当一部分学生根本跑不下来。这些都说明,孩子的体质状况的确堪忧。

记得八十年代,《中国青年报》连载过一篇报告文学,题目叫《谁来保卫2000年的中国》。2000年已经过去了20多年了,我们不得不发问:谁来保卫2050年的中国?

其实,没有哪位家长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没有哪位老师不关爱自己的学生,他们何尝不愿意让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们能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绿荫球场或田埂山路上?

但沉重的学习负担,剥夺了孩子们的奔跑和追逐。谁也不敢拿学业开玩笑。无论中考,还是高考,都关系着孩子一生的前途和命运啊!于是,书斋成了孩子主要的生活空间,学业成绩未必提升,同时体质却在一天天下降,这倒是事实。

去丹麦考察期间,我在他们的中小学看到孩子早早放学后,便在足球场上驰骋,再想到中国教育就无比难受:难道中国孩子就那么贱,不配享受这绿荫场上的蓝天和阳光?

就算身体没垮,考上了大学,但心理有疾,依然不能算是健康。目前在中国,有心理疾病的中小学生和大学生越来越多。我有一个朋友在某著名大学工作,几年前,他曾经给我说过一个“内部保密,不得外传”的数据,当时他们学校平均每个月就有一个学生跳楼自杀。我听了极为震惊:这所学校是多少孩子梦寐以求的名校啊!可是,身心不健康,考上了又怎样?

所以我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激愤地说:“如果孩子睡眠不足、视力下降、体质羸弱,学校所宣传的教育改革成果都毫无意义!”

因为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这里的“人”,当然是指健康的人。

如果一个孩子苦读十二年最后身体孱弱、心灵灰暗,哪怕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国内顶尖名牌大学,可是他能够拥有真正幸福完整的人生吗?

所以,无论在执行中还存在怎样的偏差和不成熟,对于“双减”政策,我是全身心地拥护!

在现行教育体制的中高考压力下,一个学校究竟能不能在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同时,又增加学生体育锻炼时间?我认为只要校长有着足够的远见、勇气与智慧,是能够做到的。

四川省北川县的永昌中学,是从大地震中重新站起来的学校,前身是北川中学初中部,后分出来建成一所独立的初中。该校所有学生都住校。为了保证学生的睡眠时间,他们初一和初二每天晚上是八点五十下自习,九点十分灭灯休息;初三是九点三十五分进寝室,九点五十灭灯。双休日不上课,照常休息。多年来,他们坚持每天二十分钟早操,四十分钟大课间,保证学生至少有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

应该说,仅晚上九点过就强制熄灯让学生睡觉这一点,就不是每一所学校能够做到的。因为时差原因,我不好简单地比较中国其他地区初中孩子的晚上就寝时间,但至少在四川,现在晚上能够在九点一刻就上床睡觉的初中生,是不多的。而熬夜到十一二点的孩子,则比较普遍。没有充足的睡眠,哪有健康的体质?

那么,北川县永昌中学的教学质量如何呢?好多年来,该校在全绵阳市的教育评价中,其教学质量(包括中考升学成绩)一直没有下过全市(地级市)的前二十名。

作为一个偏远和欠发达地区的初中,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可以说,北川永昌中学之所以能有这样骄人的教学成绩,除了得益于刘应琼校长领导的课程开放与课堂改革,更与他们注重孩子的睡眠与体育锻炼有直接的关系。

他们没有把学生教残。

不少人认为,解放孩子的前提是改革中考和高考,不然,中高考负担没变,无论教师还是家长都不敢给孩子“松绑”。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还没有说到教育改革的核心。我认为,要把孩子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最根本的还在于国家对整个中小学的课程的难度降下来,减少孩子在校的时间。

对此,著名教育学者杨东平说得好:“真正实质性的减负,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把课程课时数、教学的难度、教学的总量减下来。把教育系统工程比喻成一辆车的话,就是要把负载减下去。简单来讲,学生和老师在校时间过长,这也应该属于减负的一个议题。在校学习时间是衡量教育品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一些国家,如德国、以色列、新加坡等,中小学都是上午上课、下午放假,其课内的教学时间不到中国的一半,但是照样很好地完成了基础教育的目标,而且还是科技强国、经济强国。”

我完全同意杨东平先生的观点。

把更多的时间还给孩子们吧!让他们去腾跃,去追逐,去扑打,去翻滚……只有“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才是真正的教育。

否则,我们不把孩子教残才怪。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镇西茶馆”(ID:zhenxichaguan),作者李镇西。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镇西茶馆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镇西茶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至少别把孩子教残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