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直播电商抛弃杭州

作者:怜舟 发布时间:

直播电商抛弃杭州

作者:怜舟 发布时间:

摘要:“连街头扫地大妈都在讨论直播电商时,行业就接近尾声了。”

1646898569561225.pn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新腕儿(bosandao),作者怜舟

从人间天堂到互联网朝圣地,杭州用了37年。2016年,杭州四季青以全年近6000亿成交额,刷新外界对杭州的认知。就在2021年冬天之前,杭州仍旧是一座以“电商”闻名的城市。如今的杭州,开始掉队了。

去年下旬至今,不少新闻称杭州有大量直播公司倒闭、转型。外加去年底的税务风波中,薇娅和李佳琦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也动摇了部分从业者对杭州的信心。

面对其他有供应链优势的城市,伸出的橄榄枝,在杭州发展遇阻的直播电商从业者们,陆续离开杭州。直播电商行业在重新洗牌,包括其他“直播电商新秀”城市,都有了重新出牌的机会。

直播电商正在抛弃杭州。失去了直播电商的杭州,还能抓住什么?

90%电商从业,离开杭州

2022年的电商之都,开年有些坎坷。

1月份时,有北京媒体去了杭州,走访谦寻了解薇娅的事情期间,发现很多直播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创业者们在陆续离开杭州。

其实在此时间段,网上已经有很多关于杭州直播电商公司倒闭的消息了。去年10月份,有网友发现杭州有很多出售二手直播设备的销售信息,发微博称,“一窝蜂涌到杭州的直播工作室又到了倒闭跑路潮的时间了”。他还将这种现象比作多年前跑路的P2P平台。3ed33c7e8243ede963e5d42c4b8c3b87.jpg

截图来源于微博

去年11月份,另一位杭州本地微博用户表示,“杭州直播间倒闭了得有90%,推荐大家去杭州做二手设备生意”。cc625f7323b82cc07464e94c2e5e8b31.jpg

截图来源于微博

同时期,另一位微博粉丝百万以上的财经博主,发微博称,“杭州直播室倒闭率近90%,是个烧钱的行业”,还表示,不适合个人创业。e99d5d32da40f17750db2793dffa5bbc.jpg

截图来源于微博

作为久负盛名的电商之都,不同于往昔浮夸式繁荣,2022开年的杭州,有些流年不利。但大家对“直播公司倒闭”话题,反应很平常。“九赔一赚,亏播流行”,恰如其分的概括了虚火多年的杭州直播电商。

直播电商倒闭潮,仅是杭州比较受争议的一个点。以点看面,杭州这座城市,似乎到了要反思的时刻。某网友微博上讲到,杭州二手房交易行情放缓,可以直观感受到杭州走向低迷的经济环境。3c393525b65fa5eb2df5ab78e87b94e4.png

截图来源于微博

多年来,杭州都被视为电商从业者的朝圣之地。与此刻直播公司搬走的消息,形成鲜明的画面冲击。为确认消息是否属实,新腕儿联系到多位杭州直播电商从业人士,向对方确认“杭州真的有很多直播电商公司搬走了吗?”的消息。

最先联系到直播电商创业者宋江河(化名),他们机构有秀场直播和直播带货两块业务,前者负责生产流量,后者负责流量变现。新腕儿向他谈及杭州直播公司倒闭事件,他确认了这个说法,“我身边的确有很多直播公司都搬走了。”

与外部环境相对应的是,他们公司内部业务也在调整。以前他们会花两三年时间重投入培养主播,但现在不会了。“现在只追求短期收益,如果3-6个月内没有看到效果,就会终止项目。”宋江河说。

另有直播公司管理人员杨李(化名)告诉新腕儿,“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转型了。”他们公司主业是培训,还有代运营等业务。“像在前几年这个时间段,每天春季款服装出个十几万完全没问题,现在不行了,大家消费力没那么强了。”杨李对新腕儿说。

他有个朋友的直播公司在河北,主做箱包品类。放在2018年至2019年,他们箱包在天猫销售量过亿,但2021年全年基本滞销。“他去年基本上也没开播,开播损失更多,不开播反而不会有太大亏损。”

杨李他们公司属于服务性质,接触的商家比较多,对行业趋势比较敏感。“凡是去年服务过的商家,今年至少有30%不会再涉足直播行业了。”

杭州直播电商行业低迷,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创业者们对商业现象的理解,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直播电商创业者陈思凯(化名)认为,“大环境是不太好。可直播电商行业经历两三年发展,现在到了自然淘汰阶段,是正常的商业逻辑。不要把行业自然淘汰率,归结于‘行业不行了’这种消极论调。”

“加上经济环境消极,消费者的消费预期降低,会直接反作用在直播电商行业。”陈思凯补充了观点。

2019年疫情后的时间段,公众对直播间消费形式热情度很高。当时薇娅、李佳琦风头正盛,行业马太效应达到至高点。薇娅事件,是直播带货行业和杭州的分水岭。打乱了既定的格局,为其他从业者带去机会的同时,杭州和从业者们到了该反思考的时刻。

无论从业者对倒闭潮现象作何评价,事实情况是,直播电商正在抛弃杭州。

为什么离开杭州?

为什么近半年内,大量直播电商从业者在逃离杭州?

对于这个问题,有的创业者解释方式虽然简单粗暴,倒确实比较务实,“没赚到钱呗”。从逻辑倒推,“不赚钱”是个结果,背后是杭州城市内部综合因素所致。

首先是人力成本。杭州直播电商人才“浮夸式高薪”,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前段时间,有个关于杭州倒闭、薪资虚高的截图,在全网传播。消息内容大致是,“在杭州,没做过抖音的新手运营便可达到2万元底薪+高提成,没实操案例的总监,换家公司底薪便能达到10万元+各种分红。口条不利索的主播,3万元底薪都请不到。”

新腕儿将这条微博截图发给几位创业者,他们很快回应,“完全属实”。82e72d588774a2680f918b10f0449098.png

截图来源于网络

实际招聘情况也的确如此。新腕儿打开招聘软件BOSS直聘,在杭州城市界面搜索栏输入“直播”,大致翻阅了相关招聘信息。图中看到,不要求经验和学历的主播,薪资大致在1.5万至3万间。2c594042d32fb1b06bb332aefbb6f0ba.jpg

截图来源于招聘软件BOSS直聘

杭州有很多知名直播电商公司,人才底层架构完整,有能力、也有条件培养人才。“杭州本身人力成本是很高,加上去年4月份,交个朋友在杭州落地,杭州城市电商商业价值被提升的同时,无形之中增加了人力成本的泡沫。”直播电商创业者李子墨(化名)向新腕儿解释。

直播电商无非是围绕人、货、场的生意。人才、贵,是一个原因。货、难卖,是另一个原因。

自1989年,杭州四季青开出第一家服装市场后,过去的33年内,那条1.6公里长的街道,记录着杭州服装产业浮沉往事。

海纳百川的四季青,创造出无数个一夜成名的造富故事。每年,宸帆、森马、妮维雅、秋水伊人等机构和品牌,都参加杭州一年一度的女装大会、国际纺织供应链博览会等,勾勒出杭州完整的服装产业链集群。

商业世界中,利好因素都是把双刃剑。“女装曾经是杭州支柱型产业,随着从业者在多年内不断增加,服装彻底成为红海市场。大家必须跑得足够快,才能赚到钱。”李子墨说。根据市场总量恒定原理,当最赚钱的服装业成为存量市场,杭州便失去了最赚钱且最具商业魅力的生意。

杭州对外的经济吸引力,再度减少。

杭州能在全国范围内,最先完成电商进化,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坐落在京杭大运河南端,也就是钱塘江下游,地处水交通的要塞。2003年,淘宝上线后,商家将四季青作为核心供应链。因此,淘宝是杭州电商发展的肱骨之臣。

多年后的今天,淘宝依旧是杭州的淘宝。除了抖音、快手在杭州设立一部分业务外,杭州也没有再接收过其他平台。

如今的淘宝做了跨境电商业务、农副产品,鼓励商家拍摄视频,都是为了挖掘小众流量。他和杭州的电商命运,始终链接在一起。

去年年底,薇娅税务风波后,外界对杭州呈现出另一种看法。“杭州明显想把薇娅打造成城市经济支柱,为什么没能保住薇娅?直播电商行业之前没未明确的税务规定,上海的李佳琦为什么没事?”李子墨对新腕儿说。

如果说,高昂的人力成本和日渐低迷的服装业,增加了杭州直播电商创业者前行的阻力。薇娅事件,则直接打击了大家对电商之都的信心和热情。

离开围城,搬去哪儿?

杭州像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新经济商业轮回,从未停止。离开杭州的人,有的转型了。例如杨李的那位做箱包的朋友,转型做线下卤味连锁店——一门与直播电商完全无关的生意。还有很多人去了别的城市,有的冲当地的供应链优势,还有的选择了政策扶持利好。

先说非标品,这个品类标准化偏低,如果对供应链掌控力低,消费者下单后,不能短期内调货、发货,会影响整个直播节奏。“资金体量大的人适合做非标品,能完全把控整条产业链。”杨李说。

宋江河告诉新腕儿,他身边有很多朋友都去了三四线市场做非标品了。非标品直播不受地域影响。但对从业者自身直播运营能力有要求。“现在底层人才培训架构已经很完善了,即便到三四线也能找到具备基础能力的电商人才。”杨李说。从业者在杭州学习后,可以在地方直播,销售当地非标品类特产,却可以节省很多人力成本等开支。

不同城市,供应链优势不同。加上城市对应的政策福利,对杭州处境逼仄的创业者来说,有一定吸引力。

2020年3月下旬,广州市政府部门推出《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政策将围绕直播电商产业集群、头部直播机构、MCN机构、网红品牌和网红五个主体进行政策扶持,计划将广州打造成直播电商之都;3月底,上海市政府出台直播电商政策;4月初,四川也提出,要实现直播带货100亿元销售额……

简单梳理下上述几座城市,广州有丰富的纺织服装、中药材、塑料等专业市场,具备天然的供应链优势。上海有女装等供应链资源,四川和重庆有农副产品和女装供应链资源……

这些城市都具备供应链资源,而直播电商可以带动线下实体产业发展,生意回本周期快,是目前最赚钱的行业,自然遭全国各个城市争抢。不过,他们都缺少电商人才,政府对直播电商的认知,也不如杭州深刻,还需要沉淀。

大家对各家城市电商政策扶持态度不一。陈思凯从2007年开始,就在杭州做电商创业,当时他们以淘宝业务为主。2015年,他首次尝试做直播电商产业园区。四年后,他将电商和产业园区项目做了融合,即现在的直播产业园区直播基地。

杭州做电商13年,2020年时,他们逐步扩张全国。“我认为行业发展一定是以点带面的,杭州先成长起来,但不可能只有杭州做直播电商。区别在于,各个城市水平参差不齐,只是时间问题,会慢慢发展起来的。”

陈思凯并未具体讲他们在哪些城市布局,针对具体落地情况,他说,“政策扶持的作用肯定还是比较大的,比如可以有装修补贴、免房租等,减少起步压力。不过,城市是要靠自己做出来的。政府只能让你从0到1,走的更轻松些。”

各个城市政策福利,是个吸引力。不过,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布局每个城市都会遇到人才资源薄弱的难题,需要慢慢沉淀。”陈思凯说。他告诉大家,决定去某个城市开拓市场前,一定要提前做好心理建设。“‘我去了不需要立刻见效’,这样的心理建设很重要。”

其他创业者和陈思凯看法不同。宋江河态度很明确,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离开杭州,“杭州电商业发达,能快速了解一手行业信息,减少很多时间成本和信息成本。人才方面,只要资金充裕,还是可以请到专业人才的。”

有的人愿意离开杭州,在其他城市慢慢沉淀。有的人看重杭州的信息效率和电商氛围。也有的人对南北地域,有另外考量。肖梓桐比较看好南方政府,“广东和杭州政府态度比较开放,创业者项目落地后,会直接问需要什么,尽可能满足。但北方政府,尤其是河南,引来创业者投资后,就不管了,特别坑。”

但杨李却持有相反的态度。“南方,类似于温州、绍兴、台州等城市,这些城市经济主体还是依托本土传统产业,对电商的扶持力度并不大。但北方就很不一样,之前有国家级和省级电商专项扶贫款,各种补助包括人才补贴,公司每多个人,都会给就业补贴。”

杭州,要改变了

“连街头扫地大妈都在讨论直播电商时,行业就接近尾声了。”李子墨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聊起现在的电商之都,言语中几分玩味。

造富神话,吸引无数电商从业者去杭州淘金。直播电商门槛低,做好却非常难。大家前赴后继加入杭州直播电商队伍后,推高了泡沫。杭州变得越来越浮躁。

随处可见的网红还在街上摆拍,夜店里帅哥靓女纸醉金迷……镁光灯下的杭州,给外界一种错觉。真实的杭州,有着扶摇直上的房价、拥挤的地铁、内卷的电商行业和无穷无尽的加班……

人人都想成为第二个薇娅、罗永浩……可这座城市除了两个大厂,和生存在金字塔顶端的头部网红,看不到任何希望。

“电商之城”的分水岭,在2016年。杭州1979年至2016年期间,还是一座旅游城市,外界并没有意识到这座城市的贸易潜力。直到2016年G20后,据2016年公开数据,当年仅四季青全年成交额,相当于杭州市年GDP50%以上。杭州正式成为一座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可杭州的现状却是,没能力保住薇娅、逐渐失去了自己的供应链优势、政策扶持力度也不如别的城市……这座靠互联网虚火成长起来的城市,再努力纵向发展,也不可能成为互联网金融中心。

杭州现在处境很尴尬。电商,是它唯一的出路。

直播电商鼎盛时期,当初大家一股脑杀入杭州,城市虚火过旺。牛市到了尾声,杭州该反思自己了。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新腕儿”(ID:bosandao),作者怜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新腕儿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新腕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直播电商抛弃杭州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