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全球最幸福国度的教师,为什么越来越倦怠?

作者:钱文丹 发布时间:

全球最幸福国度的教师,为什么越来越倦怠?

作者:钱文丹 发布时间:

摘要:在全球最好教育体制内,芬兰教师感到越来越倦怠。

aa30e8180bc9ed0f2f8fb8f78b936f8c.jpg

Photo: Riku Isohella

今年三月,联合国《2022年全球幸福报告》再次出炉,芬兰继续拿下冠军,已经是第五年了。很多外媒宣扬芬兰排名,毕竟宣扬芬兰可以给大家一个乌托邦。芬兰国内却一片沉寂:“什么?我们又第一了?那其他国家得有多糟。”

教育圈也是这样。芬兰教育被国际各种测评定位成全球最好的教育。一位芬兰教师朋友却跟我说:“在纸上,我们芬兰教师可是运用数字化、智能设备、教育信息技术的高手。可是,文丹你看,我现在还在用这个手机。”说着,他掏出了自己的诺基亚。

教师群体呢?我以前的文章里,介绍过芬兰教师的惬意生活,他们享有很高的自主权,深得学校、家长、社会的信任。并且,可以早早下班,不用加班,不用考核。

芬兰教师自我感受也是如此吗?我最近读到一篇文章更新了我的认知。文章来自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育与心理学院两位教授,Timo Saloviita和Eija Pakarinen,2021年发表于教师研究的国际权威期刊《教学和教师教育》(Teaching and Teacher Education)。两位授对全芬兰4567位中小学教师做了问卷调查,发现芬兰教师职业倦怠正在逐渐上升。

就是说,在全球最好教育体制内,芬兰教师感到越来越倦怠。

真的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为什么会有外部视角和内部视角的认知差异?我想,跟每个人所处的语境有很大关系。外部视角是站在自己国家语境和接触到的教育质量来比较,如果说本国是6分的话,看到芬兰是8分、9分,满眼都是好,是刺激、是羡慕。可是,芬兰内部视角是已经站在8分上很多年了,接受这种教育很多年了,习惯了这种模式后“当时只道是平常”。

接下来,从内部视角,我们就来看看为什么芬兰教师的职业倦怠在上升,有何特征,更重要的是,芬兰专家有何对策让他们走出来。

倦怠正成为我们这个时代

普遍性的精神症状

先铺垫一下什么是职业倦怠?美国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拉奇(Christina Maslach)认为:“倦怠是一种心理综合症,是对工作中长期人际压力源的长期反应。“可见,是个慢性症状。

你是不是即使只是在看剧、刷短视频,即使没在工作、学习,即使周末和假期出去旅行了,也有一种无法消除的疲惫?

你有多久没有体验过那种一觉醒来,充满着活力,期待开始工作,期待学校一天事务的感觉?

你是不是越来越玩世不恭,看学生不顺眼,抱怨学生怎么就学不会,对他们越来越消极?

这些你占了几点?有多少教师陷入这种状态?

这些症状就是倦怠的三大表现:

一个是情感衰竭,我们的情绪处于极度精疲力竭、疲劳状态、心力憔悴状态;

一个是成就感低,我们在工作中没有意义感、价值感,甚至自我怀疑;

一个是去人性化,我们变得越来越玩世不恭,对他人越来越消极,缺乏关怀。

我估且称之为“一高两低”吧:精疲力竭高、成就感低、人性化低。

我们好多教师都躺在这种状态中,没法脱身。我们好多教师都在抱怨“钱少、事多、任务重;学生难互动、家长难沟通、领导难支持”。

持续的累,持续的失望。中国教师的两大泥潭。

我惊讶的是,芬兰教师怎么也越来越倦怠了?不是全球最幸福的国度吗?不是全球最好的教育体制吗?芬兰不内卷不加班不绩效的工作环境,教师怎么也摆脱不了倦怠?倦怠难道是我们这个时代普遍性的神经症状?

我们来看下两位教授的研究,能解开一些谜底。他们分析了芬兰教师职业倦怠,跟教师类别、学生工作、组织管理这三个变量的关系,具体包括教师类型、对全纳教育的态度、班级规模、有支持需求的学生人数、以及支持系统的可用性。

有何发现?有何相关?芬兰哪类教师最倦怠?哪个因素最让芬兰教师倦怠?直接看研究结果。

芬兰教师倦怠的特征

芬兰这4567位参加问卷的教师,有三个类型:小学全科教师、中学科目教师、特殊教育教师。结果发现——

第一,芬兰教师的年龄、性别与他们倦不倦怠没什么关系。

不过,与年轻教师相比,年长教师的倦怠感稍微要少一些,很少会筋疲力尽。这很好理解,因为年长教师通常比年轻同事有更长的工作经验,有更好的日常工作,他们也适应了教学这份职业,也能应对压力。但年龄的影响在芬兰真的很小。

第二,芬兰教师的倦怠程度跟他们自身的包容态度有关。

比如说,倦怠程度高的教师,他们的包容性较低,而且,这些教师经常希望芬兰教育可以按照学生的能力高低重新布局。当下芬兰不分重点学校、好学校、普通学校,不分重点班级、普通班级的模式,给教师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因为班级内部的学生差异太大了。

他们希望按学生能力分班,希望使用不同难度等级的课程。这是要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啊!那时的芬兰教育是按学生的能力分班、分组的,但在1983年被法律禁止了。

没想到,有些芬兰教师竟然要求重建这一模式。可能这些倦怠程度高的教师,他们比其他教师更希望选择自己的学生,从而减少课堂上出现的各种问题吧。

第三,芬兰倦怠程度高的教师,自我效能感较低。

他们常常感到不信任自己,缺乏胜任感,同时觉得周边可以帮助自己的资源不足。

第四,芬兰高年级教师的倦怠程度大于低年级,初中教师比小学教师更倦怠。

看来,学生年龄对教师工作的影响还蛮大的,初中生比小学生更难带、更消耗心力。

b7374fa9a07a267dbc7e662dd8219ff6.jpg

Photo: Elina Manninen

第五,不管是小学教师还是中学教师,他们的倦怠程度会随着有特殊需求学生数量的增加而增加。

就是说,越多学生需要个性化指导,教师越倦怠。在初中科目教师身上最明显,这带来的后果是教师对学生的人性化关怀在稍微降低。不过,这种变化仍然很小,芬兰教师对学生的人性化关怀程度,总体还是很高。

如果增加有特殊需求学生,但不能超过三四个,就要配置助教。助教的存在,能很好控制教师的职业倦怠。根据这个结果,两位教授建议:“如果不配置助教,一间教室内不要超过2名特殊需求的学生。”相当于说,平时20人左右的班级,最多2名学困生。

第六,在不同类型的教师身上,他们发现了职业倦怠程度的最大差异。这4567位教师,有小学全科教师、有中学科目教师、有中小学特殊教育教师这三类,其中科目教师的倦怠程度最高,中间的是小学教师,特殊教育教师倦怠程度最低。这告诉我们,同样是教师,你从事的教学任务和专业知识的不同,会带来不同程度的倦怠。

令人惊讶的是,在芬兰,特殊教育教师竟然倦怠程度最低,这在其他国家常常被认为最容易遭受精神和身体折磨的领域,芬兰教师竟然享受其中。这可能因为他们比其他教师更有机会来控制自己的工作量、非常清楚要带几个特殊需求的孩子、又能跟这几个学生有更亲密的关系,这给教师带来了更多成就感。

最后,班级规模与教师倦怠有一些关联,但相当小。

这主要是因为芬兰的大班也就25人左右,小班18个人左右,没多大落差。

4b91517c0600464f530ef1c6440c8249.jpg

Photo: Riitta Supperi

以上是芬兰教师的倦怠表现。无非是来自教学任务的挑战、来自学生工作的挑战、还有来自教师自身自我效能感的感受。同时,我们看到,芬兰教师不怎么抱怨教育体制、不抱怨领导和同事、也不抱怨薪资待遇、更没有繁重的培训要求,这也是因为芬兰做得相当不错。

如果说,有些难题,比如所教学段、学困生数量一时没办法解决,那教师自救的可能性在哪里?我们该如何自助、自救、自推成为一名有幸福感的教师?

芬兰给教师的自救对策

下面说三点解法。这三点是根据上面的研究结果,提出的相应策略。

自救一:面对各种各样学生要更包容。

两位芬兰教授特别强调这一点,在芬兰语境下,每所学校都强调全纳教育,别说班级之间没有实验班、普通班之分,就是学校之间也没有重点学校、普通学校之分。唯一的差异在社区,就是你住在哪个地段,可能来自不同经济背景的家庭,但这并不能说明孩子智商高低。

面对一群智力层次不齐的学生,教师是接受这种多样性,变得更包容;还是抱怨这种多元化,变得更无力,实实在在影响着教师的倦怠程度。

如果教师想享受工作,就要接受它、包容它、适应它、放下它。

自救二:合理分配自己的心理效能。

我们的身体和情绪能量就像一个有容量的电池,且支持多种快充协议。那些倦怠感高的人,一直在消耗电量,没有办法从周围的环境中得到电量。那么芬兰是如何使用教师的能量?如何让教师充电和重启?

做法是,该工作的八小时就好好工作、集中、投入,4点下班后所有事情放一边,邮件电话统统都找不到我。作为芬兰人,有非常强大的底气跟领导说,这是下班时间,没有任何理由加班处理一件事,不然就是侵犯人权。

到了寒暑假,特别是暑假,芬兰教师就躲进夏日木屋,放空,把自己交给大自然,看着湖边日出起床,看着日落桑拿跳湖。

放空就是充电。

去年我采访芬兰萨洛初中校长,他有一句话让我至今难忘。他说:“工作二十多年,我没有因为学校事务失眠过一次。”这得益他的自我调整。

8efe261ef74f9f25aba0012a3e18a31a.jpg

 Photo: Elina Manninen

自救三:给教师自主权换取成就感。

自主权就是“我说了算”,它能让教师维护自己内心的秩序。比如芬兰教师可以自己掌控教学进度,不是隔壁班级上到那里你就要上到那里;可以自己选择所用教材,因为我对自己的教学风格、班级情况最了解。

这种自主权还能让教师每天安排一些固定工程。比如:上一节师生全情投入的好课;至少跟两个孩子深度聊聊天;读一会儿自己喜欢的书;写一点点教育随笔。

这种自主权还会把学校变成是教师的,而不是校长的,政府的,这能够调动教师的积极性、意义感。

学校要想让职工一辈子做教师,就得给教师一辈子学做好教师的空间。

最后,回到我们中国教师群体。

中国教师,你是如何应对职业倦怠的?

看完了芬兰教师的情况,我们也想知道,作为中国教师的你,感到职业倦怠吗?你有哪些好的解决办法?

想要研究这个课题的,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育学院的唐鑫老师。他想看看中国教师职业倦怠的群像,不同学段教师的倦怠有何特征,比较视角下中芬教师倦怠的差异在哪里。更重要的是,在研究基础上,集思广益,开发一种解决方案,应对全球教师或多或少的倦怠现象。想要了解更多项目信息的,可以查看赫尔辛基大学官网(点击链接可直接打开):https://blogs.helsinki.fi/burnout-finland-china/about-us/

为了找到有效的教师职业倦怠解决方案,我们设计了下面这套前期的调查问卷。

如果您是教师,无论幼儿园教师,中小学教师,还是高中、大学教师,欢迎您扫下面的二维码参加教师问卷。

另外,我们计划在今年5月份举办《师生倦怠中芬论坛》。今年这届是针对中小学教师的,线上、免费。如果您愿意参加,提交问卷后,会有参会群二维码,欢迎加入。

教师的职业倦怠问卷21.jpg

同时,我们也研究学生的学业倦怠。但考虑到数据收集的限制,尚不清楚在线的方式能收集到多少学生的回复。

如果您是初中或高中家长、教师,我们在这里请求您帮忙,让初中生或高中生填写下面的学生问卷。

如果您是学校领导,是有愿意合作的学校,欢迎联系我们。

学生的学业倦怠问卷32.jpg

最后说一句,这不是考核,您的回答没有对错之分,您只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回答就好,重要的是真实。在真实基础上,我们才可能逼近有效的解决方案。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全球最幸福国度的教师,为什么越来越倦怠?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