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2022年高考:期盼与寓意依旧,意外也不期而至

作者:张雯 郭瑞婵 南墙 发布时间:

2022年高考:期盼与寓意依旧,意外也不期而至

作者:张雯 郭瑞婵 南墙 发布时间:

摘要:在家上网课时间最长的一届高中生,今天高考了。

头图001.png

1语文考试结束后考生走出。组图|芥末堆摄

芥末堆 张雯 郭瑞婵 南墙 6月7日

今天,自高考恢复以来在家上网课时间最久、高中在校学习时间最短的考生们踏进了高考考场。人数达1193万人,再创历史新高。

像往年一样,今年的考生家长也都“操碎了心”。寓意着“旗开得胜”“鸿运当头”的旗袍、红衣再度亮相众多考点,值得注意的是,象征着“一举夺魁”的向日葵成了今年新的“吉祥物”。

考试之前,家长们都会想尽办法让孩子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饮食卫生、出行安全等等都想做到尽善尽美,不过意外也是人生常态。有考生考前一晚发烧,进场后家长忍不住在考场外抹眼泪;洛阳还有个考生上厕所时身份证不慎被冲走,之后在特警的帮助下开了临时身份证明。

今天,北京共有48693名考生走入考场。除了分布在18个考区的99个常规考点外,北京今年还设置了封管控考点,并在集中医学观察场所和医疗救治场所设置了考场,同时,还准备了大量备用考点考场,确保考生顺利完成人生路上这个阶段性大考。

旗袍、红衣依旧,“一举夺魁”向日葵成新宠

6月7日上午7点30分,陈经纶中学北门前的朝外南街已立起路障,拦阻来往的车辆,留下一大片空地方便考生进场。执勤民警介绍,今年陈经纶中学一共设置了17个普通考场,3个备用考场,一共有497名考生在该考点参加高考。

校门口对面的志愿者摊位上,除了有饮用水、口罩、笔等必备品,还摆放着小风扇、眼罩等,“学生和家长考虑不到的地方,我们都要考虑到位。”一位志愿者告诉芥末堆,他们7点钟就已经到达,并支起了帐篷。

早到的考生三三两两地在角落里等候入场,有考生捧着书还在复习。

旗袍与红衣依然是考场外的靓丽风景,“旗开得胜”与“鸿运当头”的寓意陪伴着又一届送考家长。还有家长手持一朵向日葵来送考,取“一举夺魁”的好寓意。

图片 1.jpg

学生在考场外等候,有家长穿着红旗袍举着向日葵

王樱提前几天就准备了一件红T恤打算送考的时候穿,但女儿希望低调,王樱想了想,也不愿营造太紧张的气氛,红T恤最终被留在了家里。“孩子昨晚睡得挺好,躺下就着。”她告诉芥末堆,自己其实也不能确认孩子的心态是不是真的像她见到的那么放松,“没准儿躺下装着(睡),没有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

7点50分,考生陆续走进校门。陈经纶中学的高三教师穿着印有“高考必胜”的红色T恤,在入场处列队为即将进场的考生送上拥抱,并拍手为考生加油打气。马路另一侧的家长们则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一时刻。

陈003.png

陈经纶中学高三年级教师身穿红衣为考生加油打气

面对这场大考,很难说得清家长和孩子到底谁更紧张。“家里就一个孩子,看得特别重,早上我因为过于紧张,已经拉了好几回肚子。”在孩子入场后,一位家长说道。

不少家长都选择在高考前,藏起自己的紧张情绪,把一些话憋在心里,生怕影响到孩子。王樱说,在考试前几天,家里基本上就不再讨论关于高考的话题了,“就是不想人为给他制造压力。”

本来一切顺利,考前一晚孩子却突然发起了烧

与往年热闹熙攘的送考现场相比,海淀的考场今年明显“静”了很多。位于苏州街的八一中学考场甚至显得有些空旷冷清。考生陆续进场后,现场的执勤人员便迅速疏散了家长们。

“学校已经提前通知过了,疫情原因,不让聚集,那就回家等呗。”最后一名离开的家长一步三回头,到了八一中学门口的立交桥下时又驻足向校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才离去。旁边的执勤民警立刻站在了她驻足的位置,守住了立交桥入口。

不过,家长们总能找到陪伴孩子的方式,他们在校门口的全季酒店订了房间,与考场大门互相守望。芥末堆注意到,截至上午9点56分,该酒店的钟点房几近满房。

WechatIMG28775.png

八一中学旁边的全季酒店停车场已满

朝阳区的酒店也同样火爆。为了方便孩子午休,王樱在陈经纶中学北门旁的酒店连订了4天房间,“这个宾馆是必要的,因为住得再近,对于孩子来讲反复的车程也是个折磨。”

第一场语文考试的结束时间是11点半,不到11点,八一中学校门口就陆续来了一些接考生的家长。尽管只有一路之隔,酒店里的家长们也早早出来,站在马路边张望。

身穿红裙子的李蔷走出酒店,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叹息流泪。她告诉芥末堆,自己昨天带着孩子入住了酒店,本来一切顺利,晚上孩子却突然发起了烧。

旁边有家长安慰李蔷:“没关系的,别担心,发烧不会影响考试的,只要温度不是太高,反而有利于脑子转得更快,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李蔷依旧掉着眼泪,她说内心很纠结,担心孩子会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发烧影响状态和心态,吃药会犯困,不吃药又担心孩子的身体和考场防疫。权衡之下,她给孩子买了白加黑,又贴了一晚上的退热贴,终于把温度从37.5℃降到了36.7℃,核酸检测也一切正常,顺利进入了考场。

但她依旧担心考场内孩子的状态,犹豫着接下来如何处理。“高二的时候学校就给安排了高考,不影响应届生身份,就是提前适应下高考,免得今年紧张,结果那时候她还好好的,很轻松,今天起来还是紧张的不行,这下又发烧了,唉。”

临近考试结束,八一中学校门口的立交桥依然不许通过,不少家长接娃心切,三三两两地绕远路去到了马路对面,又被校门口维持秩序的执勤民警拦下来,提醒大家保持距离,戴好口罩。

李蔷也起身和芥末堆告别,稳定了下情绪,加入了人流。

陈经纶002.png

11点23分,第一位考生走出陈经纶中学考场

与此同时,陈经纶中学考场外等候的家长也越来越多。11点23分,陈经纶中学考场走出了第一位考生。

“考前返校的那三天,孩子特别开心”

今年高考的这届学生,多是2019年9月步入高中的,入学一个学期便因为疫情开始上网课,反复的疫情也使得他们的高中生活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与网课相伴。

李蔷告诉芥末堆,她的孩子2019年9月上高一,下学期就碰上了疫情,这三年里,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家里上网课学习,连二模考试都是在家里自己打印卷子做的。三年“兵荒马乱”的高中生活,匆匆就结束了。

谈到孩子的高中生活,同样穿着红衣送考的杨玫也觉得有些缺憾。“我们家孩子只有高一的时候参加了学校的游学,后期就是各种游学、参观几乎都没有了,真挺遗憾,没有好好享受高中生活。”

受北京4月末以来的疫情影响,高考前,北京地区的考生已经在家中度过了近一个月的复习时间。

王樱表示,考前这一个月,自己每天都盯着疫情发布信息,生怕住家里被列入封控区域,当时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线下复课的可能,“比较焦躁的心理开始还是有的。”而对于孩子来说,在家里复习的氛围始终是不一样的,“6月2日后才得以返校三天,孩子特别珍惜那三天的时光,肉眼可见地变开心了。”

王.png

王樱与丈夫在考场前合影留念

陈经纶中学高三年级主任谭老师接受采访时表示,2020年疫情初始,高一下学期学生有将近半年时间是在家里上课,当时老师和学生都是第一次面对线上教学,稍微有点慌乱。到了这次高考前的线上教学,学生已经可以比较快地进入学习状态。

谭老师介绍,在考前的线上教学过程中,为了帮助学生适应,学校也加强了与老师、学生的沟通,鼓励每个学生上课时都要打开摄像头和老师“面对面”交流。此外,学生也自主发起自我监督的自习活动,约定在固定时间里来到摄像头前一起学习。

高考预示着高中生活的结束,也是人生新阶段的开始。在高考前的两天时间里,除了紧张,王樱还感受到了“失落感”。“孩子终于高考了,我们家长的第一个任务也基本完成了;但是高考完了,孩子就长大了。”王樱表示,上大学以后,孩子不再需要家长接送,和家长倾诉的机会也少了很多。想到这,她“心里就很空”。

“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孩子长大了,要越离越远了。”

*文中王樱、李蔷、杨玫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2022年高考:期盼与寓意依旧,意外也不期而至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