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YY刘豫军:未来通过增值服务来做收费

作者:芥末堆 发布时间:

YY刘豫军:未来通过增值服务来做收费

作者:芥末堆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100教育,最主要想改变的还是现在的一种教学方式,我们会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利用互联网的实时通讯技术和这种挖掘技术,数据挖掘技术,能够把这种互动做得更好,能够解放老师的力量,那每一个老师真正把他的价值发挥到极致。

【芥末堆注】本篇内容出自央视《对话》教育栏目现场速录稿,芥末堆整理编辑。

1、教育行业有一部分就是必须得免费

主持人:好。第二堂课马上开始。

铃声响了,100教育的刘豫军先生。刚才他说到的免费,让很多人眼前为之一亮,到底有没有可能,既然我们的这个课堂来了这么多感兴趣的人,其实在你进入我们的教室之前,我已经偷偷的搜集到了一些他们对你最感兴趣的问题,要不要来直面一下他们的疑问。

刘豫军:好。

主持人:好,听说你们都很土豪,砸了十个亿来做教育,光买100教育的域名就花了600万,但是你们却免费,你这是图啥呢?

王冠雄:大家注意他的姿势啊,他用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这是一种防御性的姿态,说明了什么,说明也许他对他要做的事情并不是特别自信。

刘豫军:我们认为在这个教育行业,有一部分东西就是应该免费,是什么呢?是基于一些策略和技巧的传授,这些是已经免费的,我是想说的是,我们的产品已经成熟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开这个免费呢?我们要让更多的学生和家长进来看一看,感受我们互联网的魅力,互联网永远是公平的,开放的,有口碑才会有用户。

主持人:明白了,就是新开一个店,咱们免费试吃三天,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在里面,招揽一下?

刘豫军:有这个想法。

2、未来通过增值来实现收费

主持人:看我们的第二个疑问。我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线下托福、雅思100万的考生,辅导班按平均每人花钱3000元计算,这个市场的价值是30亿,面对这么大的市场,你们声称要永久免费,那你们靠什么赚钱呢?好心人还是多数的,不能让你们一直亏钱啊。

刘豫军:首先刚刚我说了,这个是有一部分是应该免费,我们的强化班,但是针对于同学真正,比如说你的听力能力的提升,口语能力的提升,这种个性化的服务是应该要收费的。所以说呢,我们在上面会联合很多的老师来开设大量的二级课程,而且在我们现在的生态上,已经有很多的老师,通过这种个性化的服务,收入非常不错。我们最高的老师已经月入过百万(元)了。

主持人:学费里,你分多少钱,他分多少钱?

刘豫军:OK,对于低收入的老师我们是扶持的,我们还要倒帮助他。

主持人:还有一些倾斜政策。

刘豫军:不会对他收取任何的费用,等让老师的收入达到一定程度,我们也会为他提供更好的服务,通过这样的增值来收取一定的费用,因为我们整个平台毕竟还要维持运营。

主持人:那现在有多少老师在你们这个平台上开课?

刘豫军:我们现在每个月的课程数量有3万多节。

主持人:我们继续看下一个问题。

如果我们去你的网站上都只上免费的课,你们怎么办?

刘豫军:实际上我觉得这个担心是不存在的,对于互联网永远是极少数用户付费,现在互联网有5%的用户付费,就已经是非常高的一个比例,这个完全是自愿的,不会强迫。我们里面就有这个老师,有一个同学追着他跑,不行,你一定要给我上课,给再多钱我都愿意。

主持人:是不是那老师长的特别漂亮,特别有魅力。

刘豫军:教育我觉得是严肃的,外观虽然是一方面,但是还是水平是关键。

3、10个亿是未来两三年的一个不确定计划

王冠雄:在此非常严肃地问一下,YY教育是不是真的准备砸10亿去做互联网教育,还是只是一个宣传?

刘豫军:OK,首先这个10亿我们能说出来是一定准备投的,但是我们也提出,在未来两到三年,也从来没有提过,说在一个教材里花完,而且也10亿呢,我们不是说拿来做市场宣传,互联网永远不需要在市场上去投那么多的钱,这是跟传统(行业)巨大的差别。

王冠雄:在YY的上市财报中,并没有就是某一项十亿,这么重大的明确的开支,而是未来两三年一个不确定的计划,是这样。

刘豫军:对。

杨东平:我们刚才听到的很多介绍,包括前一位好像有一种倾向,就是把教育等同于知识点。

主持人:还有更多的教书育人这方面的,育人二字。

杨东平:教育根本的方面,可能我们的互联网如何来关注它呢?

刘豫军:这一点呢实际上是涉及到在未来的教育体系当中,是什么一种生态,一定是线上去引导线下。弹钢琴能在网上做吗?做不了。但是它可以在网上了解到哪一家钢琴培训机构是最有水平的,口碑是最好的,它离我们家是最近的。通过线上作为入口,再导到线下。所以说线下教育是线上的有效补充。线上教育将成为入口,这是必然的趋势。

4、YY不关注老师来是不是来源于新东方

主持人:再来看一看还有什么样的疑问,都说便宜没好货,你们和新东方的教学质量能一样吗?

刘豫军:我觉得绝对会比他们更好。第一个呢,从师资上,传统的教育机构有大量的分校,我去报了班,哪个老师给我上,我根本不知道,我们是和最好的老师合作,这些老师基本上都是从100个老师挑一个老师。第二点就是我说到的这种互动,其实线下的这种强化班,老师在上面讲,也不认识大家,把知识点一二三四讲完了,走了,也没有课后的辅导,也没有针对性的点评,那我们利用互联网的大数据挖掘,这些都将免费提供。我觉得基于这两点已经比线下做得好了。

主持人:现在在YY这个平台上,收入什么过十万、过五十万,过百万的老师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来自于新东方,这是小道消息,可以求证一下吗?

刘豫军:其实我们并没有关注这个老师来自于哪里,因为老师大部分都是自愿过来的。但是新东方的好像确实多一些。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要让刘豫军先生,来听一位教育界的大佬他的一番观点。

俞敏洪说,免费的路是我20年前就用过了,当时我们就是靠免费讲座加免费讲课来吸引学生的,再把其中一部分转化为教室里付费的学生。YY的做法没有任何新意,本质就是想通过免费课堂把一部分愿意付费的学生转化出来。YY只有线上,没有地面,学生转化没有着落点。大家一年之后再看结果吧。

主持人:这话说得真的挺狠。

刘豫军:其实我们也没有想到线下的机构有这么大的反应。从另外一个纬度我们也非常高兴,说明我们的做法是符合潮流的,对方才会真正地担心,否则他是不会在意你的。

主持人:如果我们以他所说的一年的时间来看,到年底的时候,是他活得更好一点,还是你活得更好一点?

刘豫军:这个一定是我们活得更好。我相信大家关注新闻,看到当有更激烈新闻出来的时候,就见分晓了。

5、100教育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主持人:俞敏洪说:目前在中国纯粹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大概有2000家,其中99%都会死掉,请问,你觉得他所说的1%包括你吗?

刘豫军:肯定不会包括。我们100教育为什么会今年投那么多的钱,是因为我们觉得时机真的是成熟了,我们也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主持人:再看看他的下一句话。俞敏洪说:未来活下来的这些互联网的教育公司将是跟内容公司进行结合的,变成教育机构的平台服务商。

刘豫军:我也认为以后是线上线下结合,我们是平台,内容不由我们提供,当然我想说的,这些内容的提供者,应该是向伏总他们这样纯互联网,还有金总大家这样也在做互联网。

伏彩瑞:你应该把新东方发展过来,搁你平台上跑,是不是?

刘豫军:新东方我们也是完全欢迎的。

主持人:万一他们自己也想做一个像你们这样的平台?

刘豫军:互联网永远都是鼓励竞争的,但是互联网还有一点就是专注和极致,我相信术业有专攻,就像我们不碰内容一样,那我们就把我们的精力都放在平台方面,好好把我们的平台做好。

主持人:就是你最好不要来碰平台,你好好的来打造你的内容就行了。

刘豫军:您和您背后的YY集团,每天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玩家,在登录咱们这个平台,您分出一个分支去搞教育,那游戏呢?

主持人:这种先入为主,其实是挺致命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需要去扭转,但是怎么扭转?

刘豫军:所以说呢,首先我们今年成立了独立品牌100教育,我们会用我们的优势去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另外呢,我也脱出身来,全身心的来盯这个项目。盯这个 项目呢,除了刚才本身说的技术优势,对其实我个人也有一些教育的情结,我是非常的愿意在教育这个方面贡献一份力量。

6、对教育我们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主持人:李学凌先生曾经说:我们正因为不懂教育,所以我们来做互联网教育,这才是我们的优势。

刘豫军:我觉得这是优势。因为我们去做的很多行业,我们都不专业,但是我们会很用心地去倾听大家。

主持人:不专业,对其它领域来说不知道该怎么平衡,如果是在教育领域,有人敢说,我自己不专业,所以我要来做教育,其实是一个大忌,其实不觉得吗?

刘豫军:但是不专业,不代表你不懂。我们跟大量的老师每天都在沟通,跟很多的一些机构的,包括也有一些教育的老师沟通,他们会给很多很多的想法,来熏陶我们。其实我们对整个的教育也有我们自己的一套理解,如果理解不了这个,你做出来的东西是不可能有人用的。

汤 敏:我觉得他这个从YY变成100教育,这个非常有意思,因为现在的都叫跨界,是吧?网上的一个段子说,中(国)移动闹了十几年,才知道腾讯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工商(银)行搞了几十年,在知道马云是它的最危险的敌人。所以过几年可能我们教育界的人才发觉,最大的竞争对手反而是YY这样的,原来搞游戏,完了对教育一点都不懂的人跳进来,这种跨界才是最危险的。才是最有可能具有革命性的冲击性的人。

王冠雄:中国电子商务公司有多少?有几千家,但是截止到去年,真正赚钱的只有一家阿里巴巴,那么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几千家活下来一家成功的,都没有人去看那几千家去死掉的。所以呢,互联网教育,现 在大家把它看得太乐观了,你不懂反而成了优势,这也是只有在互联网领域才有的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99%不懂的人也会死掉,这个成功只有少数的幸运儿,所 以我只能说祝你好运。

刘豫军:这个问题就好比创业一样,有很多,我有很多的朋友出去创业,其实有很多人告诉他们,创业基本上1%得成功几 率都不到,那你为什么还要去?确实对于每一个创业者,就好像我们在做在线教育的每一个往这个领域走,他就应该有这种信心和决心。我觉得我们从事,能够从互 联网走到教育行业的,都是有心结的。这种心结我觉得是能够在这个时机,能够有机会去改变,我觉得就已经非常的幸运了。

主持人:这节课的最后,同样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来梳理、归纳,总结一下你希望改变一些教育的什么,或者希望颠覆一些教育的什么?来。

刘豫军:其实我们100教育,最主要想改变的还是现在的一种教学方式,我们会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利用互联网的实时通讯技术和这种挖掘技术,数据挖掘技术,能够把这种互动做得更好,能够解放老师的力量,那每一个老师真正把他的价值发挥到极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YY刘豫军:未来通过增值服务来做收费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