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芥末晚报】听创业者们讲述互联网教育成功之“葵花宝典”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芥末晚报】听创业者们讲述互联网教育成功之“葵花宝典”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现在很多人聊互联网教育,聊模式谁好谁坏?我觉得现在互联网教育还处于早期阶段,属于百花齐放之前的阶段,属于春秋战国之前的阶段。现在需要让你的团队做出好的产品,还要让你的团队做出赚钱的产品,互联网教育赚钱不可耻,但是没必要过快独立,需要做大做强,让你的产品可持续发展。​​

沪江阿诺:互联网教育成功的核心逻辑】近日,沪江网创始人伏彩瑞在黑马大赛现场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和感悟。如果非要做互联网创业,以下三点比较重要。

第一点:你为什么做这行?

如果做互联网教育,想不明白为什么做这个,很难坚持下去。我觉得教育这一行是一个产业,赚钱很正常,而且需要赚钱,不赚钱何以为继?不赚钱怎么能持续投入做得更好?怎么改良?怎么比同行做得更优秀?

我刚创业的时候连销售部不知道,行政部门也不知道,我没有打过工,不知道一个企业正常的运营是怎样的?但是我知道互联网是好东西,而且尽管传统的教育没有用,但有很多人需要教育,于是我就凭着信念干了。我觉得不管当初是基于什么目的出发,如果想好好干这一行,就要认清楚为什么这个事情非你干不可?如果别人干,你比他牛在哪里?如果你们有一样的条件你能够赢吗?你能熬夜吗?你的智慧在哪里?为什么你比别人更棒?

互联网创业有两波人。第一波人绝大多数是很普通的老师,没什么本事,很普通的工程师,他们觉得互联网可能是方向,而且觉得有个东西没有解决好,自己就写了代码和工具。第二波还是老师,但是往往已经成为总监了,有了很多学生,觉得自己很牛逼,很多项目都懂。而且觉得以前的公司做得不好,产品也做得不好,自己可以成就世界。但是你的本事从哪里来?是你之前在公司学的。

互联网教育事业需要什么?不知道。用户要什么?心底里要什么?

第二点:有了志向就能创业成功吗?

很多事情想得很明白但做起来不容易,要经过很多修炼。比如团队,一个团队合在一起能不能总是思想高度统一?还有一点,团队有很多人才,但有没有融资的能力?在互联网行业,这个对企业来说很重要,因为赚钱需要很长的时间,没钱怎么活?

我们有很多是技术出身,有的是商务出身,有的是教学出身,有的人转行,也有向传统行业发展,因为教育行业非常大,容纳了几千上万家企业。

什么是狼性团队?机会在你面前绕过去走,你会什么做什么。互联网教育是要你做什么就得会什么,不是你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解决这个问题很难,因为很多事情让你很难过。

一支团队当初创业时候8个人,现在600个人。创业过程中脑子要膨胀,我们在这些年发展过程中发现几乎所有互联网业态上产生的,有可能对教育有一点点价值的模式,都被我们拿过来尝试,每一步发展的过程像酒精,最后几滴可以喝的,那么多庄稼最后一点,哪些东西提炼出来?

第三点:互联网教育成功的核心逻辑?

现在很多人聊互联网教育,聊模式谁好谁坏?我觉得现在互联网教育还处于早期阶段,属于百花齐放之前的阶段,属于春秋战国之前的阶段。现在需要让你的团队做出好的产品,还要让你的团队做出赚钱的产品,互联网教育赚钱不可耻,但是没必要过快独立,需要做大做强,让你的产品可持续发展。

言而总之,所有的人愿意进入互联网教育行业,这是一件好事。(来源:黑马社区)

【陈广涛:在线教育领域的“开发商”】多贝网创建近3年,陈广涛所建设的盈利模式与传统的卖课程、卖广告不同。他更像是一个在线教育行业里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团队开发出虚拟教室,供老师、学生在这里上课。

教育遇到互联网,需要“润滑剂”

28岁时,陈广涛从惠普辞职,涉足在线教育行业,是一种纯商业行为。在前期的市场分析中陈广涛看到,线下的培训市场,近六成的收入用于房屋租赁和招生营销,且招生受到地域限制。如果可以降低培训成本,就是市场空间所在。于是,陈广涛创办了“醍醐网”,搭建一个平台,借助互联网招收学生、从海外聘请外教、师生之间借助陈广涛团队研发的在线教学系统和虚拟教室开展活动。

当教育遇到互联网会怎样?答案是反复出现的摩擦。对此,陈广涛感悟深刻,“从事传统教育的人,永远觉得技术很简单。他们会质疑工程师,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需要开发这么久?互联网出身的人懂技术,认为技术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他们觉得,搭建一套非常牛的系统,只要把人放在里面学习就可以了,却忽略了教育是以人为本的事情,个性化才是教育的本质之一。”陈广涛就是团队“润滑剂”,团队成员出于对陈广涛的信任,才一起渡过了痛苦的磨合期。

从“网络学校校长”到“房地产开发商”

一年半后,醍醐网开始盈利。最多的时候网站有一两百学生,每个月几十万元收入,团队开始考虑扩大规模。最终,陈广涛为他的醍醐网选择转型——突出互联网的思维,把虚拟教室技术用于服务——这就是多贝公开课的雏形。“醍醐网是建房子给自己开学校,现在我成了开发商,建房子给别人开学校。”

多贝网目前包含两部分业务。一是多贝公开课,面向个体开放,所有人都可以成为老师,在线讲授自己擅长、有趣的课程。至于课程是否收费,完全由授课教师说了算。而学生也能对教师授课质量进行评价。目前,公开课的用户可达1000多万。

2014年,针对企业开发的多贝网校通业务正式上线。此业务为学而思、前程无忧、华图、金山等培训机构和企业提供定制版虚拟教室,帮助他们定制独立运营的网校,陈广涛向企业收取设计费用和“购置房产费”。而今,网校通的注册企业已经达到三四百家,每天在这里付费上课的学员有上千人。

互联网最先可能改变“长尾”市场

纵观国内在线教育市场,真正与体制内传统教育合作,解决传统教育问题的企业数量很少。陈广涛很感慨,他说,在美国,掀起在线教育风潮的是所谓体制内的传统教育,创新发动者是高校本身。因为高等教育有这一需求,而创业公司却都只是围绕大学需求制作产品。专攻虚拟化教室技术的Echo360,大规模学习系统Knewton,二手教材在线交易平台Chegg等等,非学历教育的在线课堂反而很少。

陈广涛说,线上教育的未来在服务,而非传统的内容提供商。现有的教育主要分为三类,一是体制内的学历教育,从小学、初中到研究生、博士;二是围绕应试的非体制教育,如奥数、英语、出国留学培训等,这种需求养活了很多线下教育机构;第三类是教育的长尾市场,如摄影、心理技能、职业技巧等内容,目前线下很少有这样的培训班。他说,互联网最先可能会改变的部分,应该是长尾这一块儿。(来源:文汇报)

【在线教育热潮:寻找教育本质与商业模式的平衡也许与人群特点相关,职业培训机构较早开始“在线”尝试。

正保远程教育为例,14年间从最早期的三分屏虚拟课堂、高清课件、手机看课,到现在建立移动学习的完整体系,不断优化师资、技术和服务。

无独有偶,环球网校自2003年成立开始也在不断更新技术,优化学员在线学习感受。但面对如今的在线教育热潮,伊贵业同样感受到压力。他说:“互联网企业的介入,其实是风险资金推动的模式,传统教育机构会有资金投入压力。而一个教育企业如果想要健康长远发展,必须要在教育本质和商业模式间寻找到平衡。”

区别于正保远程和环球网校一开始就定位于网络教育,达内开展网络教学主要是解决优质师资问题。8年前,达内开展远程在线直播和线下辅导相结合的方式,当时并没有人意识到这就是如今被炒得很热的O2O模式。目前,达内通过76位教师每天给全国100多个教学点的上万名学生上课。

职业培训领域涉足在线,起步早是否意味着占有绝对优势?这或许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孙莹坦言:“面对在线教育热潮,需要职业培训机构重新思考最核心的问题。比如商业定位是做平台还是做内容?目标客户群是谁?什么因素会影响学生的学习?也许,追本溯源反而能够让自己找到方向。” (来源:搜狐新闻)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芥末晚报】听创业者们讲述互联网教育成功之“葵花宝典”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