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比尔盖茨:科技革命引领教育进入下一阶段

作者:未来之星EdStars 发布时间:

比尔盖茨:科技革命引领教育进入下一阶段

作者:未来之星EdStars 发布时间:

摘要:大部分初创企业都在专注于应付考试,但他认为下一阶段的行业重点应该在如何帮助学校和老师提高教学效率和效果上。

1651159292_meitu_1.jpg

【芥末堆注】上周,芥末堆跟着26家中国优秀教育科技公司,一同参加了ASU-GSV美国教育科技峰会,在会上,比尔盖茨发表了精彩演讲,他围绕“科技革命如何引导教育进入下一阶段”的主题,重点分享了科技革命如何帮助学校和老师提高教学效率和效果,以及盖茨基金会将如何促进这种变化。本文经由未来之星公众号编辑。

以下为演讲原文:

过去几年,大部分初创企业都在专注于应付考试,但我认为下一阶段的行业重点应该在如何帮助学校和老师提高教学效率和效果上。

此次,我想重点谈论科技革命如何引领教育进入这下一阶段。在座的各位都是能够促成这件事的人,而我也相信,科技能够使教育惊艳众人,不仅仅是在美国,而是在全世界。为了完成这一目标,我想与大家分享我们基金会正在做的事情,一些很好而且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的基金会已经在美国教育上花费了几十亿美元,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搞清楚现在这些学生是什么样的,以及我们怎么才能很好的服务于他们。

现状:美国目前的高等教育仍不够有效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中学的毕业率为81%。这个数据似乎很漂亮,但中学毕业仅仅只是完成了教育的一个小阶段,真正阻碍大多数学生继续深造的是高等教育。

目前,仅有12%的非裔美国人、25%的西语裔美国人和50%的白人学生选择进入大学。

这一极其低的数据引出另一个糟糕的现状:超过一半的大学就读生在六年内拿不到毕业证。这说明,现在的高等教育系统对学生来说并不那么有效。

同时,我们发现大学学生结构也在改变。目前正在攻读高等教育的学生中,40%的学生超过25岁,这说明很多人都是离开学校几年后,为了改善自身的职业状况而再次返回学校;1/3的学生是家庭成员里第一个读大学的。

这些人称之为现在学生群体中的“新大多数”(the new majority)。

同时我们也关注于美国的就业市场,它也在发生变化。根据乔治城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的研究预测,到2025年,2/3的工作将需要高等教育学历。但按前面的数据,拿到这些学历的学生明显不足,将导致1100万的人才缺口。很明显,我们确实需要让小孩接受更高等的教育,而且这个高等教育体系需要在本质上被改善,以便让更多孩子进入大学,并能有更高的毕业率。

目前,像编程训练营这类新兴的教育提供方式,在传统教育体系之外给予学生提高工作技能的其他途径,这很好。但我们仍然需要关注科技在教育体系本身的表现,去思考为什么有些教育产品表现得不好,到底哪些产品不错,以及如何最好的发挥这些产品的作用。

基金会:我们的工作重点

基金会在教育领域主要关注以下三个方面:

1、关注那些有效的个性化学习产品

我们关注了很多这类产品,其中一个正在资助的项目叫Big History Project。它将天体物理学、化学、物理学、地质学、生物学、人类学等跨学科知识融合在138亿年的宇宙史中讲述给学生,让学生对科学形成一个大体的认识框架。这个产品重新定义了小孩学习科学的方式,目前已应用于1200所学校。这类产品还有很多,比如NewClassrooms和ThinkCERCA就分别为K 12学生学习数学、掌握读写能力提供了全新的学习体验。

我们也关注于高等教育中的补偿教育,需要接受这一教育的人远比有机会接受的人要多得多。在过去七年里,基金花费了超过5000万美元与政府合作,重新设计这些课程。

同时,我们通过the Next Generation Courseware Challenge等竞赛,支持那些在比赛中获胜的初创项目如Acrobatiq,Smart Sparrow和Lumen Learning,让他们有机会与敢于尝试新技术的大学合作,为学校提供个性化的学习体验。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产品是iPass,它是一款顾问工具,能够帮助学生更好的规划自己的课程。我们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大学拥有这样的顾问系统,这非常有必要。

2、建立证据基础来评判产品是否有效

随着教育工具和服务的激增,了解教育科技产品是否有效变得越来越有必要。LEAP Innovations这个组织就在做这件事情,它针对个性化学习产品提供了行之有效的评估方法。我们也有像Graphite和EdSurge这样的网站,能够与大家共享产品体验。

总的来说,分清产品的好坏需要很长的时间。对于创业者,这意味着要对教育者进行深入调研。

3、采用那些被证实有效的教育科技

未来,学校的基础设施将得到极大提升,教室也会变得很不一样。这不仅仅是说安装了一些电子设备,而是教室的整个布局都会变得个性化。

目前已经有先驱者正在尝试这一点,Summit Public Schools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它和Facebook联合开发了一种在线教育工具—PLP(个性化学习平台)。这一软件能将整个学年的课程放在一起,形成视觉化的项目图,而学生可以在日程表上安排自己的学习进度、选择学习材料并参加考试。通过PLP,老师也可以评估学生的学习情况,并与学生配合,共同确定新课程计划。

今年,Summit Public Schools推出了为期2周的“Basecamp”项目,让来自美国初中和高中的21位教育工作者体验Summit Public Schools的教育模式,使用PLP进行教学,并探讨这些新理念如何运用到自己的学校中。

还有一个例子是Next Generation Learning Challenges,它和Summit Public Schools一样为创新者搭建了交流和合作的桥梁。

总之,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借助教育科技提供个性化教学,这是趋势。

我坚信科技的潜力,也相信科技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定能惊艳到大家。历史上,很多有野心的梦想最终都被实现,比如登月,又比如基金会推行的全球健康计划;相信我们在教育科技上的梦想也不例外。我们的基金会将尽力给予大家支持,因为我们相信在座的教育者们正努力在做的事情;我们希望与你们合作,共同为缩小美国教育水平差距而努力。

Q&A

以下是比尔·盖茨演讲中问答环节的文字实录,引自“壹品”公众号的文章《GSV系列报道丨比尔·盖茨:展望教育科技》。

科技应该怎样造福于老师,又将怎样改变教育的未来?VR技术是否应该大量应用于个性化学习?新的学习模式到底应该是怎样的?盖茨在问答环节给出了他的答案。

主持人:在我看来,身处个性化(学习)之中,在对适应和个性化的含义有了更深的认识后,我们将要到达一个公认的转折点。您对于未来五年有什么看法呢?您对于K-12和高等教育究竟有什么样的预测呢?

盖茨:个性化学习的定义十分明确。但是我认为在此之下还会出现许多新事物。

数学是最为直接的,因为在评估知识掌握程度方面十分高效,比如可以这样说:“好,如果你们真的能回答出这些问题,我们就继续学习其他部分。”这要比写作或者历史具体的多。

在上一次参加峰会时,我很惊讶地看到,他们把不同方面结合起来,让学生在学习中拥有一定的选择,并让他们对需要做什么有了实感。

中介理念让学生从中可以了解到自己要完成多少任务并进行选择,这在学生和教师之间构建了一种新型关系。所以,我对于它在数学上的应用抱有希望,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们可以广泛推行这一理念。

这的确需要学校拥有开明的思想,因为当你走进那些新型教室时,它们并不只是典型的教室。我们可以改造这些教室的一些空间,所以孩子可以四处走动,真的太让人惊讶了。但是这需要进行前期投资,并且还要下决定让所有教师参与到这一新模式之中。

如果你可以让每个老师都参与布置现有的实体教室,那么就会简单地多。有些东西可以保留。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你如何改变这些东西——这是在学校范围内做事情的一种方式。

进入高等教育阶段后,这就更直接了,因为存在这样一个假设:大部分学生都是积极主动的。学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这一阶段(高等教育)中的交互性和个性化——尤其是在补习课程之中——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回报。 

主持人:今年的峰会上有“明日世界”这一版块。您觉得这些新科技——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会加快个性化学习的采用吗?

盖茨:是的,我认为虚拟现实可以让事物更加迷人。在一些事情上,你可以拥有多种感觉,即使是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获得的。比如说在虚拟世界中造车,你可以坐在那,将不同部分组装到一起,那感觉几乎比你在现实世界中更加真实。

许多关于理解科学和数学(原理)的教学法并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因为我们把这些教学放进了虚拟现实架构之中。

学校并不总是能推动发展。教科书中的资料已经存在很久了。而在一些学科领域,它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如果我们可以借用虚拟现实来吸引大家,其价值将是无法估量的。

我刚开始把虚拟现实运用到我所拍摄的一些视频上——比如说我去一个难民营或者一个发展中国家去真正地制作一部虚拟现实电影。这样人们就可以真正地了解,看到它是什么样的,就可以环顾四周感受到它。

我们把虚拟现实看作是自己正在创造的、处于初期的东西。我们看到许多人参与进来。将其与潜在的概念结合起来,而不仅仅把它当作是消遣。

在学习科学的时候,我们学到了许多,比如如果把东西做得太生动、太有趣等,就会让我们无法专心完成目标,无法关注少数的基本概念。所以我很确信我们将会误用虚拟现实,所有的新技术也一样。

我真的认为就设计和工程上的东西而言,虚拟现实还会在许多领域发挥实际价值,也很有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关于成本,尤其是当你只是需要部手机,并想赋予其新的用途,就不必非得等上十年再着手进行,我们可以先从具有可行性的低端项目做起。至于高端项目,例如花上500至1000美元创造一个环境,并使之成为一个共享的设备,将来我们将会在很多地方加以实施。

主持人:您和您的夫人梅琳达最令我仰慕的一件事情是,你们非常具有前瞻性。你们热衷于四处访问。你们多次访问过学校,其中也包括一些大学。您能就最近的这些访问,谈谈您的体会吗?您觉得最关键的东西是什么?您从这些教育者那儿都得到的哪些可以融入到工作之中的信息?

盖茨:嗯,了解一下在线学习的服务对象,你会觉得十分有趣。到目前为止,参与网络学习的大部分人正是这些成人学生,为他们提供服务相对而言更加困难,因为他们在时间安排上较为麻烦,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服务于他们也更容易,因为他们之所以回归学习,必然事出有因,因而他们有着明确的目的性。换句话说,他们经过了自我选择,“好吧,我想成为一名护士。”“我希望获得这个工程学位。”

因此,由于网络学习具有时间上的灵活性,加上这些成人学生愿意坚持下去,他们便成了这种学习方式的首批受众,这种学习方式也是行之有效的。

然而,目前也有人或组织,包括ASU,将这种学习方式用于其他一些群体。他们采用了最新的学习模式,这种学习模式的内容相比我们过去所采用的更加具有吸引力,并且更应尝试推广至所有人。

我认为,在教育方面有两种类型的参观访问。当你灰心丧气,并且认为没有任何可能时,你需要去KIPP学校(即“知识就是力量计划”)、绿点公立学校、高级技术高中或者Summit这些地方看看,参观一下他们的教室或者火箭船,这些实际上都是些非常有趣的事情。

去这些地方,你会发现这儿融合了所有的一切:名师、新方法,这些都会提醒你,“哇,如果我们能为每个学生提供这些,那将是多么令人振奋!”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天啊,这简直太棒了!”那么你再去参观一个毕业率只有19%的大学,或者去市区的一个高中,你会体会到,那儿有种与外界脱离的感觉,他们所拥有的资源仅仅能确保其所处的环境是安全的。

因此,我们有足够的机会看到这两方面的情况。我更多地是去那些做的不错的学校参观访问,因为这些最佳范例正是我们想要传播和推广的。

我最近的一次访问是今年秋天去了阿巴拉契亚地区,我原以为那儿的情况会比较混乱。然而,由于肯塔基州已经在过去的十年间对他们辖区内的学校进行了投资,我们看到的景象十分令人振奋。这些都是公立学校,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这儿学习。社区学校转向采用一些全新的课程以及更好的专业发展,这种模式着实鼓舞人心。所以,这或许会激励你再用一到两年的时间做更多事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未来之星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未来之星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比尔盖茨:科技革命引领教育进入下一阶段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