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教育部试图解决老大难问题: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收益不缴国库,校长还能拿现金

作者:Captain上校 发布时间:

教育部试图解决老大难问题: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收益不缴国库,校长还能拿现金

作者:Captain上校 发布时间:

摘要:政策落地,各地努力。

scientist-762627_960_720.jpg

图片来源:pixabay

芥末堆文,近日,教育部、科技部下发了《关于加强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的若干意见》,旨在释放高校科研力量,提高科研论文和研究成果从“纸”变“钱”的能力和水平。  

据报道,我国每年取得科技成果3万多项,在生产中稳定使用且具有一定规模的不足20%,而最后形成产业的只有5%左右,科技对经济的贡献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这对我们生活有什么影响呢?举例来说,农业就是科技转化率低的典型,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除大宗粮棉油等主要农作物育种外,我国50%以上的生猪、蛋肉鸡、奶牛良种以及90%以上的高端蔬菜花卉品种依赖进口;70%以上的先进农产品加工成套设备依赖进口,这意味着老百姓要用更多的钱来购买进口产品。

让我们一起回顾下可以保住我们钱包的政策都说了什么吧。

政策回顾:

1、高校可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其持有的科技成果

意见指出,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收益全部留归学校,纳入单位预算,不上缴国库;在对完成、转化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和报酬后,主要用于科学技术研究与成果转化等相关工作。

2、技术转让或许可所得净收入不低于50%用于奖励

要引导和促进企业与驻区高校联合开展项目研发、技术攻关等多种形式的产学研合作,必须有足够大的利益驱动。

意见明确,以技术转让或者许可方式转化职务科技成果的,应当从技术转让或者许可所取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50%的比例用于奖励;以科技成果作价投资实施转化的,应当从作价投资取得的股份或者出资比例中提取不低于50%的比例用于奖励;在研究开发和科技成果转化中作出主要贡献的人员,获得奖励的份额不低于总额的50%。

担任高校正职领导以及高校所属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单位的正职领导,是科技成果的主要完成人或者为成果转移转化作出重要贡献的,可以按照学校制定的成果转移转化奖励和收益分配办法给予现金奖励,原则上不得给予股权激励;其他担任领导职务的科技人员,是科技成果的主要完成人或者为成果转移转化作出重要贡献的,可以按照学校制定的成果转化奖励和收益分配办法给予现金、股份或出资比例等奖励和报酬。

3、高校科技人员可到企业兼职,若离岗创业三年内保留人事关系。

为了给科研人员解决后顾之忧,激发他们的科研热情,一套完善的人事管理制度是少不了的。

意见提出,高校科技人员在履行岗位职责、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征得学校同意,可以到企业兼职从事科技成果转化,或者离岗创业在不超过三年时间内保留人事关系。

推进科研设施和仪器设备开放共享。鼓励高校与企业、研究开发机构及其他组织联合建立研究开发平台、技术转移机构或技术创新联盟,共同开展研究开发、成果应用与推广、标准研究与制定。支持高校和地方、企业联合共建实验室和大型仪器设备共享平台,加快推进高校科研设施与仪器在保障本校教学科研基本需求的前提下向其他高校、科研院所、企业、社会研发组织等社会用户开放共享。

对于高校和在校生,意见特别指出,支持高校与企业、研究院所联合建立学生实习实训和研究生科研实践等教学科研基地,提高学生创新创业实践能力,鼓励高校通过无偿许可专利的方式,向学生授权使用科技成果,引导学生参与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同时,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绩效纳入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考核评价体系。

科研成果转化难是老问题

消息一出,全国各地纷纷展开行动,高校,政府和企业各有动作,比如,上海理工大学太赫兹科研团队尝试“先投后奖”的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模式;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落户徐州,旨在在打造区域性产业科技创新中心;唐山出台十条措施支持企业科技创新促科技成果转化;衡水工业新区创立的中科·衡水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正式运行等等。

高校企业和政府如此重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是因为专利和市场的这次对接,不仅可以使科研成果变现,促进技术带动经济发展,也可以通过社会回报助力高校的科研动力。

但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真的这么容易吗?

科技成果转化运用到产业发展中,被称为是科技创新的“最后一公里”。那为什么有这样难得问题呢?第一,科研人员与市场的接口有问题。科研人员对做转化的关注点放在哪里不清楚,同时,市场对科研人员的“术语”不理解。因为院所只强调技术达到了什么水平,但投资人看不懂。比如,企业有一款产品,要改变口感、韧性,去除一些斑点,到了科研人员这里,究竟是什么问题?通过特定的“翻译”科研人员才知道是蛋白拉丝的问题。

第二,科研成果做市场有其特殊性。研究所的经费是纵向经费,结题验收都是以论文、获得专利为结束,而再往下走,又需要投入。“比如在实验室做模型或者小试,这个环节在天使轮之前,如果让社会来投,会觉得风险太大不愿投入,那就需要科研院所的一些自有资金来解决,但科研院所的费用是确定的,专款专用,所以需要有一个可以主导的基金专门来投这一段。”上海国家技术转移中心的唐铮无奈地表示。

第三,“实验室文化”导致各环节风险大。科研人员的惯性思维是什么事情都想自己做,连设备设计也要自己来,但如果从设备到工艺都是新的,各个环节的风险点就会太多。

尽管道路艰难,但是科技成果转化成效却逐渐显现。比如上海嘉定启动的“引凤还巢”计划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科研院所在嘉定落地的科技型企业已达170余家,实现年产值超过30亿元;今年截至7月底,半年多时间,嘉定产业基地引进70余家企业落地,新增注册资金约7.2亿元。上海理工表示,今年以来,学校有教授团队完成了专利转让,总金额突破了1000万元。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教育部试图解决老大难问题: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收益不缴国库,校长还能拿现金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