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经过与 K12 的“八年抗战”,希望谷走出了家校沟通的老路子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经过与 K12 的“八年抗战”,希望谷走出了家校沟通的老路子

作者:阿槑 发布时间:

摘要:同质化的家校互动,怎么做差异化?

屏幕快照 2016-12-20 下午5.38.12.jpg

芥末堆 阿槑 12 月 29 日

“没有八年十年,K12 教育产品根本做不成,因为找不到需求点”,自 08 年开始做家校互动产品的赵平杰感慨道,八年来,家校互动、题库、同步课堂、兴趣激励等方向他无一例外地尝试过。

“仅仅做家校沟通是不够的”

在 K12 家校沟通领域,同质化产品聚集,有腾讯(包括微信和 QQ)、阿里巴巴等跨界互联网巨头,也有全通教育这样的垄断性选手,在幼教领域,又有专门针对幼儿园的家校互动产品,包括智慧树智趣互联掌通家园、东方慧沃等,可谓是一片红海。

同样从校讯通起步,到现在终于走出家校沟通的老路子,赵平杰很不乐意被称为家校沟通产品,他强调,希望谷的定位是“小学教育信息化平台”,这也是希望谷团队八年来探索出的差异化的方向,他们将产品和服务的重点放在学校管理这一层面,而不是班主任或家长,其平台和功能都基于学校这个场景来建设。其三大主打功能是:沟通、分享和互动。

  • 沟通:即信息传递,通过短信、微信、语音、视频等方式。

  • 分享:除了家校之间,也包括老师、师生和学生之间的分享,比如老师之间分享学习资料,学生之间互相分享所参加的课外活动。

  • 互动:希望谷所定义的活动是学校层面举办的活动、派发的任务等,需要家校、师生等不同角色之间的合作,以雾霾天的“停课不停学”活动为例,学校可以在平台上跟进每个班级的进展情况,随时了解家长和学生的反馈。

屏幕快照 2016-12-20 下午7.04.06.jpg

(希望谷旗下产品“全校通”的功能简介)

目前希望谷的平台覆盖了三十多所学校,以北京为主。今年下半年,在基础的平台服务之上,希望谷开始为学校提供增值服务,包括直播课、线上活动、课后三点半课程报名系统、学校官网等,满足学校个性化的需求。

赵平杰解释说,能够满足学校定制化的需求,则是因为平台搭建了完善的底层结构,包括用户账户、组织关系和通道。

  • 用户账户也就是学生的信息,学生的基本信息由学校提供,平台的服务人员负责导入或者手工录入。

  • 组织关系则涉及到跟学校相关的多个角色:年级、班级、社团、教研组、家委会等,有了基本的组织关系,包括社团的沟通 、互动和管理等工作,都可以在平台上完成。

  • 通道即常见的沟通渠道,包括短信、微信、语音、视频等方式。

“我们现在推的增值服务主要在跟学校的德育处合作”,赵平杰说,以北京的小学为例,平均每个月会举办一次活动,一般由德育处来主导,希望谷可以实现线上活动报名、直播、记录等功能,此外,下午三点半课程的选课报名是目前学校的一个新需求,同样可以在平台上完成。

经验:聚焦用户需求,做好服务

“当时我以为三四年就能做起来,后来发现水太深,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用户需求”。从 08 年开始做家校沟通产品的赵平杰坦诚地说道。

八年来,家校互动、题库、同步课堂、兴趣激励等方向希望谷都尝试过,“当时我们还专门建了录播室”,然而,做内容面临着周期长、成本高、更新快等问题,尝试过之后也很快被团队否定了。说起当年走过的弯路,赵平杰仍然记忆犹新。

沟通、互动、分享,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对于任何沟通类产品来说,这些功能都不难实现,比如微信也推出了家校沟通业务,这在去年对希望谷的业务有一定的冲击。而希望谷的家校平台同样是基于微信的功能模块开发的,能够让学校付费,他们的经验是:找准学校的需求点,做好服务。

在多年跟学校打交道的过程中,赵平杰才逐渐对产品在学校的应用场景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以沟通方式为例,做家校沟通必须要有短信通道,在紧急通知时,微信并不能做到全面覆盖,而短信仍然是更为家长普遍接受的方式。在编发短信的过程中,又涉及到无数细碎的需求点,包括长短信的拆分,给不同人群发不同的短信,比如教研组、退休教师、某个年级的家长,而实现这个功能的前提是平台上保有这些角色的组织关系。

同时,做好地面服务是希望谷所强调的另外一点,在芥末堆与教育信息化品类的创业者沟通的过程中了解到,这一点也是做进校产品的服务商的共识。赵平杰说,地面服务人员每个人负责五个学校,周一到周五每天到一个学校去上班,一方面解决老师和学校的问题,另一方面搜集一线老师和校长的反馈,团队每周会整理这些反馈进行讨论,找出学校真正的需求点。

免费模式不成立

“免费模式在 K12 领域不成立”,吃过亏的赵平杰总结道。

最初希望谷面向 C 端收费,跟校讯通的收费模式一样,一个月向家长收费 10 块。但是,由于受到政策限制,政府部门多次禁止校讯通类产品向家长收费,希望谷因此转为免费。赵平杰告诉我,免费之后用户量翻倍,高峰时期希望谷覆盖了 200 多所学校,计划通过广告和增值服务收费。然而免费的结果是,与大量免费且同质化的家校沟通产品竞争,对学校来说更换成本很低,在学校只能昙花一现,用户的留存率极低。

“我们现在每拿下一个学校都是赚钱的”,赵平杰说道,希望谷根据学校的学生数量来收费,每个账号收费 100 元,平均每个学校的付费总额在 10 万元左右,目前服务的学校数量为三十多所。赵平杰透露,一个学校的服务和运营成本加起来仅仅 2 万元,毛利率极高,因此,他们计划进一步扩大市场,通过渠道商快速进校,而高毛利让他们有能力让渡更多利益给渠道商,加速进校的节奏。

经历了去年年底到今年的资本寒冬,由于融资失败,他在今年上半年裁掉一半以上的员工,换掉大办公室,聚焦于学校提供服务,曾经迷茫的希望谷找到了持续发展的希望。

“前些年兜兜转转没找到方向,想过放弃么?”我问道,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赵平杰完全有资本和经验去做别的项目,他在十多年前合伙创立的一家软件服务公司目前仍然在经营中。

“没想过这个问题”,赵平杰笑笑说,“我始终看好 K12 这块市场,但是没有八年、十年,可能找不准用户的需求点”。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经过与 K12 的“八年抗战”,希望谷走出了家校沟通的老路子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