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新春随笔】不忘初心,回望早幼教行业的2016

作者:熏熏 发布时间:

【新春随笔】不忘初心,回望早幼教行业的2016

作者:熏熏 发布时间:

摘要:有希望,有奔头,就不会有寒冬。

girl-1252739_1280.jpg

图片来源:pixabay

芥末堆除夕前一周讯,近期接到主编通知,写写你对2016年自己负责的细分行业的感悟,要求是“轻松点”、“真情实感”和“不需要采访”。

这对一个刚刚看这个行业半年的、一个没有生过养过孩子的、一个试图通过与创业者短暂接触去感知这个行业的“观察者”来说,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挑战的。

对于任何一个从业者来说,个中感受,冷暖自知。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许只知道创业者遇到过无数四下无人的深夜,但却无法亲自去体会他们在孤独思考时的点点滴滴。于是我试图浅显地、从更宽泛的角度去写一写,一个垂直媒体小编眼中早幼教行业的2016。

所谓的早幼教领域,是按照年龄维度划分的教育阶段,最终用户为-1至6岁的儿童,客户则为他们的家长。

我对2016年整体的感悟是,这一年早幼教领域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过互联网电商、金融行业的火热,也没有同为教育领域的题库和教育O2O一时的热浪滔天。早幼教行业正如他的最终受众一样,稚嫩却依然在持续地发生着改变。

越来越多有“初心”和“情怀”的人默默地在这个领域耕耘,创造着越来越丰富的教育内容、产品和服务,早幼教领域变得越来越“有温度”了,小孩子们越来越幸福了,很多几年前难以得到的东西现在变得触手可及。

“参差不齐”的幼儿园

如果把早幼教领域再进行细分,-1岁至2岁左右几乎全是亲子维度,没有太多教育的成分,这个阶段的母婴和亲子需求被月子中心、电商和母婴社区所满足。

2-3岁的教育行为发生在早教机构,开发幼儿的运动、情绪、语言、社交等能力。一些品牌如悦迪胎教亲子馆、倍优天地、悠游堂、积木宝贝等通过获得融资走向了人们的视野。但是早教机构只是部分城市部分家庭的特权,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参与早教行为的,则通过学前托管机构满足基本的托儿需求。

3-6岁就是幼儿园的天下了。面向普通大众的幼儿园却依旧紧缺,园内外安全、幼儿饮食、幼师教育问题时常被曝光。幼儿园的师资素质仍旧普遍偏低,私立幼儿园的老师更是没有编制、薪酬福利差、流动率高,缺乏优质人才的流入。

教育是国家机器,幼儿园教育又是整个教育链条的开始端,且不属于义务教育,国家法律法规缺乏,行业组织缺乏。面对困境,政府的方式一直是大力提倡普惠公立幼儿园的建设,解决幼儿园教育公平问题,而效率问题,则交给了民办幼儿园。

面对优质资源紧缺的幼儿园,高端家庭则选择了动辄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学费高端幼儿园,有创业者曾经戏称,“整座山都被这个幼儿园包下来作为活动场地了,方圆几十里的高端家庭都会将孩子送到这里。”高端幼儿园就像一条河流中的孤岛,有着自己的稳定的师资、教研、教学和各方面的保障,普通家庭看起来高昂的学费支撑着整个生态的运转。

介于散落各地的幼儿园和高端幼儿园之间的则是,有一定规模和收益的区域性幼儿园。这部分幼儿园深耕某一区域多年,有着同样稳定运转的生态,早已成为谋求转型、美化报表的上市公司眼中的猎物。

与之对应的是,上市公司纷纷成立教育产业投资并购基金,这从整个教育行业的投资规模在2015年达到顶峰后下降,投资轮次逐渐靠后,并购规模却连年升温的现象中也能看出端倪。

经济结构性转变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通过“割韭菜”的方式去收割已经成型的教育机构。

由于教育的地缘差异大,不同省份、不同城市、甚至不同县域之间的幼儿园的差异也较大,不同地区的幼儿园在深耕多年后,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口碑和规模。个人认为,或许只有统一的教育行政法规和资本的力量可以推动整个行业的整合。在教育政策短期改观可能性不大的情况下,资本的介入相当于为幼儿园行业注入了流动性,资本推动下“大鱼吃小鱼”的合纵连横是对幼儿园的有益整合。如果未来能出现若干个像连锁酒店那样的全国性、区域性连锁品牌,提供低价的、稳定的、高产的工业般的教育服务,对整个幼儿园市场来说,应该是一个较大的利好。

除了幼儿园本身,很多公司围绕幼儿园提供各方面服务。家园共育领域在大浪淘沙后,细分领域巨头已经基本成型,盈利困境下纷纷抱上了A股美股教育巨头的大腿,各个玩家也在同质化的家园共育工具属性基础上朝着内容、服务,线上、线下,幼儿园、家庭教育等不同的方向努力。

一些靠提供幼儿园图书、音像、玩具、活动材料等起家的传统供应商,走上了资本市场。如亿童文教、嘉达早教已成为新三板上教育明星企业,开启着多元化发展的步伐。

幼儿园教学内容方面,多数幼儿园缺乏优质内容的事实短期不会改变,部分社会培训机构也逐渐向幼儿园输出标准化的解决方案,逐渐降低幼儿园对教研和老师的要求。

“互联网化”的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则贯穿着早幼教的全部,父母在家庭中对孩子潜移默化的影响对孩子成长起到关键作用。可家长们又得权衡工作与育儿的平衡,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不能再简单粗暴地采用“用钱可以换来一切”的思路来育儿,而是用心参与其中,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陪伴孩子成长。

部分创业公司针对这部分先知先觉的家长,从国外引入的西式家庭教育思想,通过培训让父母们通过有意识地规范自己的育儿方式,引导孩子的正常发展。

而面向家庭教育的产品、内容方面则更丰富、更互联网化。包括语言、阅读、音乐、美术、运动、情绪等多个领域,创业者们通过软件、硬件、实物、内容、服务等各自擅长的方式帮助父母进行育儿。

儿童软件如宝宝巴士、小伴龙、熊猫博士、悟空识字、叽里呱啦等,通过游戏化APP的方式让儿童在寓教于乐中学习知识,培养习惯。

贝瓦儿歌、凯叔讲故事、壹父母等提供原创知识和育儿内容,通过多种渠道将内容传达给更多的孩子和父母。基于微信公众号的红利,越来越多的育儿内容和服务类公众号正在崛起。

拉比盒子、爱贝睿等公司通过实物锻炼孩子们的动手、认知和情绪能力。小熊尼奥、嘿哈科技等则以VR/AR等最新技术为亮点,通过塑造新的学习方式让儿童快乐学习和成长。四个爸爸、画啦啦等通过在线售卖课程和服务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接触到美术学习。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正在传统的乐高、迪士尼之外走入人们的视野,长盛不衰的乐高玩具等依然受到青睐,传统的点读笔、早教机等似乎已成为过去式。

当然,这些为人熟知的品牌互联网属性较重,媒体传播效果更好,更多的人能看到他们。而传统的出版社、早教机构等因为不知名而尚未被我们所熟知,他们在同样各自领域提供着优质的服务。

家庭教育、在线教育形式模式较轻,“互联网属性”较重,加上用户付费习惯尚未养成等原因,至今普遍没有形成盈利良好的商业模式。而教育产品的地域性差异问题依旧,一线城市丰富的教育资源在没有渗入到二三线城市,于是大量的机构开始进行招商加盟,用标准化的形式扩张和复制。

“有温度”的线下培训

相对于偏重于在线教育的家庭场景教育,儿童线下培训机构无疑是更主流的早幼教教育形式,近些年来线下培训更加注重“体验式教育”和“线上线下结合”。除了常见的幼教、早教品牌之外,百学汇、万科等通过线下体验中心的方式,作为平台汇聚更多的教育资源,商场里的一站式儿童体验中心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家庭用户。还有星空琴行、罗兰数字音乐等专注于某品类的教育品牌,让音乐学习方式变得更有趣,带着普及音乐启蒙的梦想,通过直营和加盟模式扩大市场规模。

教育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多的公司试图将某一个点做得足够深入,整个早幼教行业通过将每个点连接起来,各取所需,共同服务用户。

创业初衷与教育情怀

采访过的几十位创业者中,创业者都会有意无意地提及创业的初衷——

 “我吃过的苦,不想再让孩子吃了。”“我翻遍了市面上的所有产品,没有一个觉得满意的,所以我就自己做一个。”“当我惊叹于国外优质作品时,我顿时觉得我们科班出身的学生想象力就没有这么丰富呢?”“当我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之后,发现身边很多人都有类似的问题,就专职做这件事了。”

我也听到太多的创业者说,“教育真的是需要有情怀的人来做的,单纯为了商业利益做这些不会长久。” 而早幼教领域的创业者的受众是自己的孩子,他们是教育领域典型的有“情怀”的创业者。

我个人非常有感于孩子们一双双明亮的眼睛,透明、澄澈,像一张等待着写写画画的白纸,给人带来满满的希望。相比于走弯路之后再纠正,不如一开始就走一条正确的路。早幼教领域的创业者们希望把我们确定是好的东西输送给孩子们,杜绝让他们感染我们认为的不好的,同时为孩子们创造多样的选择机会,让他们自己去选择自己想要的。

然而,即使每个创业者都有一个美好的初心,心怀美好的愿景,切实解决用户的问题,认真地做好每一步,过程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机遇和挑战,面对商业与情怀的平衡,面对自身的固有局限,面对现实不断泼来的冷水,颇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意味。

都说现在是资本寒冬,创业者们拿到融资不如之前容易了,但对于教育行业来说,寒冬或许是考验情怀的一个关键点,投资人手中充沛的资金只会越来越流向真正做事的创业团队。

或许永远没有最好的时代,也没有最坏的时代,只有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的时代,和充满希望的我们。有希望,有奔头,就不会有寒冬。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新春随笔】不忘初心,回望早幼教行业的2016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