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西部世界》导演诺兰:给予人工智能道德观和价值观很重要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西部世界》导演诺兰:给予人工智能道德观和价值观很重要

作者:吉吉 发布时间:

摘要:以人类的能力增强人工智能,为人工智能附能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微信图片_20171108152744.jpg

芥末堆 天一 吉吉 11月8日成都报道

在今天上午2017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的主论坛上,关于人工智能,腾讯集团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西部世界》编剧、导演、制片人Jonathan Nolan,MIT媒体实验室教授、高端仿生学中心负责人Hugh Herr展开了一场讨论。

在他们看来,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互合作与协作,而非竞争与隔绝,从目前来看,以人类的能力增强人工智能,为人工智能附能是未来必然的趋势。

Hugh Herr:人和AI应是相互合作,而非竞争

Hugh Herr是MIT是MIT媒体实验室的教授,17岁的时候,他因为登山失去了双腿,但如今,假肢也能够使他登山、打网球,甚至跑步,在他看来,是技术不再让他是残疾人。

眼下,MIT实验室正在推动让人的肌体和外部世界进行连接,“如何实现人机互动是我们研究的方向,我们会在想如何扩大人的能力,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Hugh Herr说。

关于人工智能,Hugh Herr坦言,他的想法是人和机器之间的协作与合作,而不是AI和人类竞争,或者说AI和人类隔绝。“应该是AI和人相互合作,相互协作,而且应该是对AI的增强。”Hugh Herr提出,有没有可能人最不擅长的能力由机器或者人工智能来填补这个空缺,由他们来弥补人类的不足。

此外,Hugh Herr认为,在整个物理环境当中,我们也可以加强人和机器之间的表达,可以建立起一个全球的环境和全球网络。“我们需要很强的讲故事的能力、艺术创意能力,以及思考能力,我希望这个过程当中人类能够主动的负担起责任来,或者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希望1+1=10。”他说道。

在Hugh Herr看来,对人工智能而言,未来15年应该是中期时间段,人的创造性将仍然是未来15年中,甚至是未来50年当中人最重要的价值。“我们要作出很艰难的决策,因为现在是人来设定机器、设定智能在未来50年发展当中的初步设置,那我们能不能为发展人工智能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Hugh Herr总结道,这个基础将是增强社会的发展而不是削弱社会的发展,这个基础将是增强我们每个人的能力而不是削弱每个人的能力,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非常重要的、非常艰难的设计抉择,但是我们一定要作出这个抉择。

Jonathan Nolan:以人类的能力增强人工智能是必然的趋势

微信图片_20171108170733_meitu_2_meitu_3_meitu_4.jpg

Jonathan Nolan

“过去几年我们越来越接近了人工智能,或者说人工智能已经到了最后的协商阶段,现在是一个黄金时代。”Jonathan Nolan如是说。

在Jonathan Nolan看来,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工智能的元素或者人工智能在利用,可能下一个世纪就会进入人工智能新的时代,“就是说会进入智能的爆炸,它将会以我们没有预计的方式呈现,就像我编剧的《西部世界》那样,我们不得不扩大智能这个定义的时代。”

Jonathan Nolan表示,Hugh Herr所做的工作是他所向往的,因为Hugh Herr做的不仅仅是人工智能,而是以人类的能力增强人工智能,改变人工智能的本质、范围,可以去更多的赋能,可以把人工智能延伸到更多的方面。他认为,这也是现在的人工智能或者人类智能在未来五十年要发生的变化,这是必然的趋势。

“其实我们确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会不会人工智能某一天取代人的很多工作,这也是我作《西部世界》希望探索的主题。”Jonathan Nolan坦言,他希望能够和人工智能一起协作。

那么未来15年,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环境下,人的价值又是什么呢?Jonathan Nolan认为,这取决于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我们是大大增强发展人工智能,还是大大增强发展人类智能。“人类这个物种在现在其实是在给予另外一种物种诞生,我们需要负担责任,要承担义务,我们需要讨论未来的可能性,以及我们到底要给予这个新一代智能什么样的道德感和价值观,这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之前一直在讲人工智能会出现一些很坏的发展方向,我不是说一定不会坏,我们当然希望和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能够和谐相处,但我相信这会有一个积极的未来。”Jonathan Nolan说道。

任宇昕:和人工智能成为一个和谐的共同体

“以前我们讲AI越来越厉害,会取代人,到底人应该怎么办?”任宇昕自问自答道,“早期我们认为AI只能帮助人做简单、重复性的工作,比如洗碗等等,但是Alpha Go已经具有战胜人类围棋选手的能力。”

“我想艺术创作这件事情,我们过去认为AI不行,但是AI真的不行吗?”任宇昕认为,有可能AI是先学人类创造出来的文学、电影、歌曲,去学习人类怎么会喜欢这样的旋律,喜欢看这样的故事,AI可以慢慢模仿、学习人类喜欢的这些事,但是有一天他可能会脱离人类,不会学习人类怎么创造这些,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考,按照自己的学习创造自己喜欢的东西,人类可能有一天会跟随AI创造出来的东西,这可能才是酷的,才是超越想象的,从而让AI引领文化的潮流,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任宇昕认为,人作为自然界的一种生物,我觉得首先要确保和整个生态和睦相处,过去要和整个自然界、整个生态和睦相处,也许未来要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等其他的智能动物和睦相处。“不管未来变成什么样的程度,智能化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会做好准备迎接这些变化,拥抱这些变化,适应这些变化,欢迎它们加入到我们这个生态圈里面。就像我们今天对待山川河流,对待树木,对待草,对待动物一样的对待人工智能,成为一个和谐的共同体。”他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西部世界》导演诺兰:给予人工智能道德观和价值观很重要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