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拍纪录片、办图书屋,他想让留守儿童感受到教育与陪伴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拍纪录片、办图书屋,他想让留守儿童感受到教育与陪伴

作者:9蛋 发布时间:

摘要:“再好的教学楼也不能代替教育和陪伴。”

d71084bd0f45684758498c45ad27c22d57_thumb_670x0.jpg
(跟拍的留守儿童在帮爷爷奶奶收割水稻)

芥末堆 9蛋 1月31日报道   

2012年2月,时年9岁的范云(化名)放学回家,路上遇到一对背着编织袋的陌生男女。范云猜想他们可能是卖东西的商贩,便停下脚步,好奇地观察起来。之后,女子从兜里摸出一颗糖递给了他。

后来,范云吃着糖,跟在两人后面,往家的方向走去……直到最后,范云才知道,自己猜测的商贩是自己外出打工、一年未见的父母。在此之前,他们竟然都没有认出对方。

这是纪录片《村小的孩子》中的故事。该片讲述了湖南省邵阳市新宁县一渡水镇光安村大量人员外出打工,村子严重空心化,众多留守儿童在家庭教育几乎缺失状况下的成长故事。

该片导演蒋能杰也出自这个村子,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村里的留守儿童生活状况,从2009年开始,他用镜头开始记录孩子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同时,为了改善当地无书可读的情况,他还创办了公益书屋,如今已建起四家。

六年一部纪录片,呼吁关注留守儿童

e984f391631fa982c86787fa3f040a2063_thumb_670x0.jpg                                                   (跟拍的留守儿童和奶奶)

湖南省新宁县光安村地处湘桂交界,群山环绕、闭塞贫穷,村里有间泥房,里面有两排课桌、一块黑板,那是村里的小学。为了能多挣点钱,很多人都选择了外出打工,村里只有留守儿童,以及他们的爷爷奶奶。

“我读大学时,全村1700多人,900多人外出打工,留守儿童多达80%。”蒋能杰说,这一比例至今仍未改变。

大学毕业后,蒋能杰“逃离”了村子,开始北漂。2004年,随着撤点并校工作的推进,那间泥房(村小)被拆了,孩子们只能去镇中心小学读书。由于孩子年纪太小,上下学需要大人接送或陪读,有些孩子没有陪读条件,只能早上五六点走路上学,甚至留级、辍学。

为了不让更多学生辍学,村领导私自招收22名低年级学生,一边在民房上课,一边申请重建村小。然而,申请过程的艰难远超他们的想象,问题迟迟没能解决。

2009年,蒋能杰辞去北京的工作,到临时村小当代课老师。同时,他还把这22个孩子的日常生活拍成了纪录片,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留守儿童。

镜头中的校舍非常简陋,孩子们基础薄弱,有些孩子甚至不知道首都在哪里,很少有人想着读书深造,他们的人生规划可能就是长大后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外出打工。

2014年影片拍摄完成,并在全国放映数百场。之后,该片获得法兰克福中国电影节观众票选一等奖、凤凰纪录片大奖最佳长片奖,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因为社会的关注,村小的物质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新学校建了起来,还拥有了校车。但是,蒋能杰觉得自己很无力,“因为虽然解决了物质条件,但核心问题始终没有被触及,大人们依然需要外出打工,孩子们还是在留守,我好像能看见他们的未来。”

创建公益书屋,让孩子们有书可读

微信图片_20180126025346.png                                             (棉花沙书屋借阅人员登记卡)

思索再三,蒋能杰决定以书为切口,为孩子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他说,和城市相比,家乡没有图书、玩具,更没有少年宫、博物馆,孩子们置身“文化荒漠”,无处可去,大多靠游戏机、手机电视打发时间,或者跟着大人打牌。

“完全没有读书的氛围,爱看书的孩子反而会被嘲笑不机灵,读书读傻了。”蒋能杰说,在他们那里,没有阅读条件也是一个问题,学校图书馆也许藏书很多,但外借很少,没有真正利用起来,想看书只能省下生活费,去校外买。他便想,能不能用公益书屋解决这一问题。

随后,蒋能杰在新宁县的四个镇陆续创办公益图书屋,取名棉花沙图书屋。书屋的图书、运营费来自各界捐赠,管理员由当地退休教师全职担任,财务明细每月公布。

据了解,棉花沙图书屋借书不收任何押金。蒋能杰解释,不收押金是因为村里的孩子大多家庭贫困,哪怕五元十元,对他们来说也一种门槛,“这是属于他们的书屋,我不想设任何门槛。”另一方面,也想让孩子们感到被信任。

不久前,一家书屋的管理员发现之前常来借书的一个小女孩不来了,他怕她出了什么事,便按借书卡上的信息找了过去。之后,女孩说,自己不小心把借的书弄丢了,没有钱赔,所以不敢再去借书了。从此,书屋添了一条新规:只要不是恶意丢书,都不用赔偿。

如今,数年过去,棉花沙图书屋的借阅量连年增长,从之前的每天二三十本,到现在的七十几本。除阅读外,书屋还定期举办读书会、电影放映会,还有免费的书法班、摄影班。“只要活动有意义、对孩子有帮助,都可以在书屋举办。”

蒋能杰说,创办书屋成本较低,每家预算在几万元。“难点主要在运营管理,需要人工将图书筛选分类,还要选择有爱心、有责任心的管理员,对他们进行基本培训。”基于书屋对人的高度依赖,短时间内不会大规模复制推广。

“未来,我想将书屋做成小而美的青少年平台,然后一间间推广出去。让家乡十几个乡镇,每个乡镇都有一家书屋,让孩子感受到教育与陪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拍纪录片、办图书屋,他想让留守儿童感受到教育与陪伴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