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产教融合利好,洪涛股份等职教概念股经营为何“冰火两重天”?

作者:迟磊 发布时间:

产教融合利好,洪涛股份等职教概念股经营为何“冰火两重天”?

作者:迟磊 发布时间:

摘要:近几年政策支持产教融合,鼓励高校对外与企业合作

640[4].jpg

2018年4月10-11日,人工智能人才培养高峰论坛在京召开。来自近300所地方应用型院校和86家企业的1027名代表聚集于此,协同探索多样化的举措和方案加快建设和发展新工科。为期两天的会议中,“产教融合”分论坛成为议程中一大亮点。

2015年5月,国家工业强国纲要——《中国制造2025》提出之后,业界人士就提出了“职业教育要应对‘中国制造2025’”的主张。三年中,有关产教融合的政策层出不穷,职教概念股蜂拥而起。那么,如今国家推动产教融合的政策,有了哪些全新的细化与落实?职教概念股近期发展如何?

产教结合得到支持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对教育行业的细分政策继续深化。尤其是职业教育,成为最近三年来政府工作报告中,教育的重头戏之一。

拼图资本在对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解读中表示,“近几年政策支持产教融合,鼓励高校对外与企业合作,这一趋势将继续深化。专业共建、应用特色的职业培训等业态有较大空间”。

3月16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对“产教融合”这一热点问题着重分析解读,表明了教育部的态度——大方向上推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向深度发展。细分举措一为“培育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标杆”;二为“搭建三大职业教育平台”;三为“狠抓职业教育质量”。

陈宝生表示,“职业教育的核心在质量,重点是要解决产教融合中的示范问题、协同创新问题、实训基地问题,推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向深度发展”。

2017年,各地推动产教融合的落地政策或指导密集出台。蓝鲸教育整理其中部分典型案例,供读者参考。

640[1].jpg

概念虽热,概念股业绩却不尽人意

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市场已有逾40家涉足职业教育领域的上市公司。新南洋中国高科洪涛股份都将职业教育作为主营业务之一;文化长城开元股份等也都大举跨界收购职教资产。我们选取洪涛股份等五家跨界职业教育的上市公司,进行简要分析。

640[4].jpg

截至4月18日,这五家公司无一披露2017年年报。蓝鲸教育选取其2017年业绩快报中的盈利数据作简要分析。如图所示除开元股份出现爆发性增长,另外四家公司在净利润这一项上几乎全部出现明显下挫。

640[6].jpg

而且从职业教育、产教融合的角度出发,除开元股份外的四家公司相关业务的经营情况大多需出现突破性进展,否则可能将持续下滑。

640[2].jpg

例如洪涛股份,在拿下中装新网和跨考网后,2015年9月又连续宣布收购学尔森、投资金英杰。但2017年全年其并未再出重金收购新的教育标的。与A股几家教育业务收入过半的公司相比,洪涛股份教育营收占比一直较低,金额不大的并购让业务规模短时间内难有迅速提升。

640[2].jpg如今,洪涛股份旗下职教业务不仅没有发展壮大,甚至还拖了公司后腿。跨考教育、学尔森2015年都未完成业绩承诺;2016年跨考教育勉强完成4600万元的业绩,学尔森不仅未完成4000万元目标,更出现了4558.58万元的亏损,直接影响上市公司过往业绩。近期,洪涛股份收购新概念公司51%股权、进而控制四川城市职业学院。作为其最近购买的职教标的,能否对洪涛股份职业教育板块起到提振作用,还需密切观察。

文化长城于2017年8月28日披露拟购买翡翠教育,或成IT培训领域至今最大一笔收购。华泰证券中小盘分析师王莎莎曾对蓝鲸教育表示,“文化长城的教育战略布局很有特点,比较讲究产业链逻辑,而不是只专注于一个细分领域”

其自2015年来尝试投资的标的包括水晶球教育、慧科教育、联汛教育、智游臻龙等多个。高溢价收购翡翠教育,让投资者不得不谨慎看待这一交易的对赌情况。

至于神州泰岳,其股价因成立工业互联网联合实验室、“区块链概念股”等噱头多次出现大涨。但其教育业务除拿下神州祥升软件、进军职业教育之外,并无更多对外披露。公司2017年业绩快报中只字未提教育,更有业内人士指出,神州泰岳“实际上已基本放弃职教业务”。

世纪鼎利虽在产教融合方面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其之前的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2017年预计盈利同比增长约35%-60%;但4月18日的修正预告中则披露净利润为1.16亿元,同比下跌3.36%——原因在于“延后确认了部分教育装备的产品销售收入”。世纪鼎利的教育装备业务与其职教业务有一定联系,其职教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尚未可知。

职教不是吸金工具

近期,蓝鲸教育与多位教育工作者深入探讨产教融合的前景。他们对职业教育市场的未来大多持乐观态度。

在他们看来,中国要从制造大国转变为制造强国,产业需要大量人才,因此要给予职业教育发展的机会。例如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鼓励社会资本进来,就是想要解决供给侧人才不足的问题。

政府出台18号文,鼓励集成电路和软件企业发展。直至今日,软件类企业还享受大量的政策优待和扶持。因此教育部推出支持校企合作的政策后,想必进军该领域的上市公司会有直接获益。

未来很多职业教育机构,尤其是职业教育类高校,生存会出现问题。核心就在于它们与行业发展现状脱节,难以被消费者接受。对学生和家长这一类消费者来说,他们会选择高回报的课程,即使价格也相对昂贵。

在企业眼中,职教市场未来将出现巨大的变革。一方面学费体系有很大可能市场化;另一方面,会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进军职业教育市场。学费的提高,准入门槛的降低,将会反哺职教市场,优化现有市场格局。

目前跨界职业教育的上市公司,多处于转型低于预期的窘况,力度仍待加强。2018年它们能否在各自领域实现价值重塑,关键还要不断调整业务布局的思路;真正将职教业务当做一份“事业”去经营,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吸金工具”。

本文转自蓝鲸教育,作者迟磊,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蓝鲸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蓝鲸教育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产教融合利好,洪涛股份等职教概念股经营为何“冰火两重天”?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