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当每个学生获得个性化学习计划时,会发生什么?

作者:Frank Barnes 发布时间:

当每个学生获得个性化学习计划时,会发生什么?

作者:Frank Barnes 发布时间:

摘要:学生必须每年在导师、父母或者监护人的帮助下一起修订自己的计划。

6405PP93A5A.jpg

Surdam是一名高二学生,她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或者护士,但严重的胃病让她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梦想。Surdam向老师咨询别的职业选择。

Surdam回忆起小时候父亲教她用锤子和螺丝刀搭房子的美好经历,因此受到启发去寻找其他机会。她参加了一个叫“Women Can do”的活动,其中一个项目是用牙签和棉花糖搭一座桥。这个活动激发了她新的职业探索。

Surdam随后更改了她的个性化学习计划(PLP),添加了一些从事建筑工程行业所需的课程和实践。几个月后,她要参加佛蒙特技术学院国家夏季交通研究会, 其中一个活动就是桥梁设计与建设。

Surdam的PLP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变化。不过,PLP本身就是灵活的,它会随着学生的兴趣增长与变化而变化。

立法引领变革

2013年,佛蒙特州通过了77号法令(通常被称为“灵活学习方案倡议”),承认个性化学习对学生的价值,并承诺给学生带来个性化教育。这个倡议要求7-12年级的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PLP。PLP会指导学生完成一系列有意义的活动,从而为他们的大学生活和职业生涯做好准备。

灵活学习方案鼓舞像Surdam一样的学生去追求自己的兴趣,并且鼓励学生随时调整方向。佛蒙特州的教育架构(AOE)将灵活学习方案定义为:能为完成高中学业或者大学学业做准备的任意高质量学术活动与社会实践的组合。它没有规定学生必选的方向,允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学生的想象有多远,资源有多少,他们的发展道路就有多少可能。

6401DD5JVU7.jpg

PLP的核心是让学习不再局限于课堂。以往,佛蒙特州高中生根据学习成绩,以及一门课一年能否出勤125小时来获得学分。根据77号法令,学生将会根据其自主表现获得学分,而不是在特定课堂上花费的时间。

这种灵活性要求老师和学校管理者对学校课程、虚拟学习机会、社区活动和双重入学选择,都要有深入的了解。在任何一个初中或高中按规制招生的班级中,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发展道路,而老师只负责提供各种辅助。

以佛蒙特州本宁顿安东尼联合高中(MAUHS)为例,学生在课外可以得到大量实践机会,比如去兽医诊所、制造公司、执法机关,或者当地的小企业实习。学生还可以听高中和大学的在线课程。

在2017-2018学年,MAUHS有54名学生参加了双重入学选择,在高中时选读大学内容获得大学学分。2名学生选择了用佛蒙特州19所大学的早期课程代替高三的课程,这样在他们高中毕业的同时修了大学学分。这些课程是免费的,只要写进了他们的PLP计划中。

发展自己的PLP计划

佛蒙特州允许每个学区以最适合其社区的方式推行PLP计划。但是,每个计划必须包括几个基础内容,如学生的简历、目标、实行计划、反思以及计划修订。学生必须每年在导师、父母或者监护人的帮助下一起修订自己的计划。

佛蒙特州要求学生在7年级开始有PLP,不过,有些学校提前实施了计划。MAUMS在6年级推行这个计划,让学生先理解PLP的概念、过程,以及专用术语。

今年是七年级学生Asa Jelley参加PLP的第二年,他已经能熟练地对别人讲起这些事。他说6年级时PLP计划的重点主要是感情以及个人兴趣的挖掘。但他说最有价值的是如何搭建SMART框架,并且应用到学习生活中。他发现与老师一对一的交流是思考进度和调整计划的关键。

注:SMART框架,全称为Specific, Measurable,Achievable, Relevant and Time-bound. 是一种管理时间的框架。注重管理的具体性,可测量性,可实现性,相关性,和及时性。

MAUHS初中部的执行校长Christopher Maguire亲眼见证了PLP如何让学生对自己的教育有更多的自主权。并且,家长也通过PLP更准确地掌握孩子成长的信息。Maguire十分关注学生和老师随着时间修订PLP的过程。经过发展,MAUHS的原始模板已经从一个单一的checklist演化出囊括多重选择的工具包。MAUHS给所有学生配备Chrome笔记本,方便PLP初高中的无缝对接。

本宁顿初中和高中的PLP有一些不同。高中生在每周的研讨会上,有15分钟的时间向导师咨询PLP。而初中生每周有20分钟的咨询时间。

此外,学校每个月有90分钟的时间用于PLP专项工作。这样,学生可以享受更长时间的活动,比如,与当地大学生交流,讨论他们的职业发展和实现目标所需的课程和经验。

640Z2KIN31K.jpg

改变视角

一个新项目被人理解、接受和实施需要时间。有一条学习曲线显示,学生和老师学习新的事物时会感到焦虑。高年级学生对PLP并不十分感兴趣。但是这种情况马上就会改变,因为今年的毕业班是最后一批没有实行PLP的。

一些老师也觉得很难适应新的模式,但是改革倡导者在积极地鼓动老师参加。七年级的社会学老师Amy Moriarty就十分支持这项计划。她说,PLP会让学生和老师更加明确学习目标,遵循实现目标的计划,并随时反思对计划做出调整。2014年,Moriarty和学区的一批老师参加了“PLP Institute”(这是PLP的雏形)。现在,她正制定计划,让所有学生一起进行PLP实践,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建议层面。

MAUHS学生职业发展部门的负责人Kimball也使用PLP作为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帮助学生探索自己喜欢的职业发展道路,选择实习和工作的地方。

Moriarty和Kimball的做法呼应了Maguire校长关于PLP的设想——让每间教室变得活跃,富有生命力;让学生能够随时看到自己对未来的学习计划并做出改变。

作者简介:Frank Barnes是佛蒙特州西南管理联合会教育科技的负责人。

本文转自智能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智能观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智能观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当每个学生获得个性化学习计划时,会发生什么?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