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河南周口民办校遭强拆一年后,政府被判强拆违法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河南周口民办校遭强拆一年后,政府被判强拆违法

作者:知风 发布时间:

摘要:判决之后各方再次上诉。

1545213972334283.png

鹿邑县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近况。曾经热闹的园区,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受访者供图

芥末堆12月19日讯,河南周口鹿邑县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被强拆近一年后,李亚芳收到了周口中院的行政判决书。判决书显示,被告鹿邑县人民政府、鹿邑县试量镇人民政府对幼儿园进行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案件受理费由两名被告承担。

李亚芳是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股东之一。去年年底,幼儿园7间房屋和地坪被强行拆除。今年年初,政府动用6台大型挖掘机,在大雪中连拆三天三夜,推平了仅存的主教学楼。提起此,她数度哽咽,泣不成声。

一年间李亚芳提起了多次诉讼,对于此次判决,她对认定政府强拆表示满意,但不认同政府将幼儿园称为“违法建筑”,准备继续上诉政府“违建各类文书没有按照合法程序送达”。

芥末堆了解到,12月7日,两级政府已上诉至河南高院,认为建筑属于违法建筑,李亚芳不具备诉讼资格;政府强拆行为属职权范围且程序合法;周口中院认定事实错误、实体处理不当。

一年前的雪地强拆

2017年底,鹿邑县以土地卫片执法查出幼儿园违法占地为由,拆除近10所民办幼儿园。这只是河南周口“卫片执法、拆违复耕”整改行动的一部分。短短四五月间,约52所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被强拆。

去年12月18日,在未经任何告知以及任何书面批准文件的情况下,仍在上课中的试量镇实验幼儿园被强行断电。幼儿园行政办公室、财务室、公厕等7间房屋和地坪被全部强行拆除。几日后,幼儿园在仅剩的主楼里给孩子上了最后一节圣诞活动课。但在12月28日,幼儿园晨检室和侧门过道再遭拆除。

1515562834412513.jpg

落款日期为12月31日的拆除公告。

在12月31日下发的行政强制拆除公告中,鹿邑县人民政府称试量镇实验幼儿园未经批准,擅自建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等一系列相关条款。公告要求,幼儿园应在3日内自行拆除建筑物及其他设施。

1月3日,鹿邑县政府动用6台大型挖掘机,在大雪中连拆三天三夜,将主教学楼拆除。理由是幼儿园所在地块规划用途为林地而非建设用地,幼儿园被列为“违法建筑”。“那个时候雪下得那么大,落到黄土地上,心里面比冬天还寒。”李亚芳哭道。

1545223538813727.png

一年前,李亚芳的民办园在雪中被拆除。受访者供图

在媒体接连曝光后,鹿邑县拆除幼儿园行动在2018年1月初得以终止。

为了办园,李亚芳卖掉了郑州的房子,并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她在起诉书中诉称,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先后投入了1300余万;2017年试量镇实验幼儿园在读学生共计239名,很好地解决了当地及周边儿童的学前教育问题。

民办园遭强拆后,李亚芳背负上了几百万的债务。债主将她告上法院,她既是原告又是被告。给老师开工资办的信用卡每月仍需还贷,但她已没有了偿还能力。

判决之后各方再次上诉

今年5月,李亚芳针对鹿邑县政府“强制拆除幼儿园前并未提前作公告”的情况提起诉讼,但被驳回。7月4日,李亚芳再以个人名义,对政府强拆行为提起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鹿邑县政府强制拆除的依据是县国土资源局对原告作出的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但《土地管理法》及其他相关法律并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对于该行政处罚享有强制拆除的权力。所以,两名被告均不具有强制拆除原告所建建筑物的法定职权。只有在《城乡规划法》中,县级以上或乡级政府有强制执行的权力,但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城乡规划部门对李亚芳进行了处罚。

行政判决书指出,县政府在具体实施拆除时,没有作出强制执行决定,没有告知被拆除人陈述、申辩的权利,也没有通知被拆除人到场,没有对建筑物内物品制作清单,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规定》,该强拆行为程序也是违法的。

李亚芳不是“周口民办园强拆案”首位胜诉者。今年9月25日,周口中院下达了另一位民办校举办人卢克银的一审判决书,认定淮阳县政府强制拆除淮阳县葛店乡东方小学宿舍行为违法。据悉败诉方淮阳县政府已提起上诉,二审尚未开庭。

1545223823794004.png

卢克银的一审判决书。受访者供图

另外三位办学者鹿邑县玄武镇第一幼儿园园长刘金梅、淮阳县齐老乡小白鸽幼儿园园长陈大东和淮阳县齐老乡刘振屯辛井小天才幼儿园刘卫杰提起的行政诉讼被驳回。原因均为他们创办的学校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目前这三家均已提起上诉,正在等待判决。

周口中院行政判决书下达后,鹿邑县政府、试量镇政府于2018年12月7日上诉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民办园建筑属于违法建筑,李亚芳不具备诉讼资格;政府强拆行为属职权范围且程序合法;周口中院认定事实错误、实体处理不当。

李亚芳不承认其幼儿园属于违法建筑。她强调当初建校时,并未接到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违建通知。接下来,她将继续上诉政府“违建各类文书没有按照合法程序送达。”

1545223699268876.png

“拆违复耕”之后的试量镇实验幼儿园,仍旧荒草丛生。受访者供图

2018年12月18日晚,李亚芳从郑州坐车回家,途中看到“周口”二字时,她止不住流眼泪,“感觉就像放电影一样。”如今,她的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份保险公司的工作。李亚芳表示,“会坚持下去打完这场官司,不管要花几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河南周口民办校遭强拆一年后,政府被判强拆违法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