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国际经验看中国,合理的社区规划应为儿童提供什么机会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国际经验看中国,合理的社区规划应为儿童提供什么机会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摘要: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达成合作非常重要

图片 1.pn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Siyi 12月20日报道

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入园远”等问题,一直是困扰诸多家长的难题,同时也是国家政策在幼教领域关注的重点。

2018年11月15日,国务院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规定了截止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80%、配套幼儿园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今年10月,在2019年亚洲幼教年会TED演讲中,Totally Kids天乐童托育品牌创办人陈炜提到,“各国政府都有相关政策支持甚至要求3岁以上的幼儿必须进入集体生活的幼儿园。”并在关于早教、托育与将幼儿园的对比分析中,将幼儿园教育列为刚需层面。

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达成合作非常重要

2019年1月22日,《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中再次强调城镇小区应严格依标配建幼儿园,且“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普惠园”和“规范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似乎是现阶段解决“入园难”“入园贵”“入园远”最为有效的措施,全国各省市也相继出台相应文件,并均以2020年为成果验收的关键性时间节点。

但在政府参与的同时,幼儿园的建设与运营市离不开多方参与。在WISE峰会期间,芥末堆就“社区应在幼儿教育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等相关问题采访全球顶级智库兰德公司社会和经济福祉事务副总裁兼董事Anita Chandra。

Anita Chandra认为,仅靠政府的努力对早期教育尤其是幼儿园治理远远不够,这容易造成问题解决路径的单一化。“各个机构之间的工作是并行的,所以对学校和青少年组织来说,现阶段面临的巨大挑战是如何形成合力并保持合作去支持儿童的发展。”她说。

Anita Chandra表示,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达成合作非常重要,“因为有时候他们对一些人群问题有着不同的理解,非政府组织往往比政府更了解社区中的青少年真正需要什么。”

因此,Anita Chandra和她的团队正在努力制定更为综合的应对措施,以确保多方机构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我们需要促进政府、民间力量和私营机构之间的合作,拉动教育基金和早期儿童基金等资源支持,确保没有空白和遗漏。”

Anita Chandra告诉芥末堆,在过去的调研中发现,大多数人在进行社区规划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投资机会,“但更为重要的是应当为孩子们创造学习空间,为每一个家庭提供更多一起学习的机会。”

在具体教学方面,Anita Chandra认为,“幼儿教育应该帮助孩子做好迎接未来的准备”。她认为,对早教的重视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孩子们在接受教育、思维能力,以及社交和情感表达能力等方面会遇到的问题,但除了家庭和政府的重视,社区也应当在幼儿教育中扮演重要角色。

除了社区应为孩子和家人创造学习空间的作用,她还提出,应当思考社区如何为培养孩子未来的学习和工作能力提供支持,“必须确保社区发展和经济发展与我们教育年轻人的宗旨相匹配。”Anita Chandra强调。

世界经验:“特殊儿童群体”的教育实践

目前,全球失学儿童已超过5900万人,这一群体引发了世界范围的高度关注,难民儿童和留守儿童群体成为目光的焦点。

芥末堆此前报道,在WISE2019峰会期间,教育至上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卡塔尔莫扎王妃宣布“零失学儿童战略”的推进计划。促成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合作,“零失学儿童战略”为以实现普及化初等教育为目标的国家提供支持。

同时,基金会还与扎哈·哈迪德的建筑师团队(ZHA-Zaha Hadid Architects)进行项目合作,为孩子们搭建起“创新帐篷”,通过改变传统教室空间的构建方式,为难民及失学儿童提供社区枢纽,为他们的学习和发展提供更多可能性。

Anita Chandra提到:“我们为卡塔尔基金会做的调研报告中表明,目前很多国家都在围绕年轻人的福祉理念行动,比如在约旦和科威特等。这些实践有些是国家层面的,有些是几个城市合作,这意味着多方努力正在试图共同应对青少年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放眼全球,较早完成城市化进程的英国拥有完备的社区现代化体系,英国人得以将孩子送去家附近的幼儿园,并且不同园所的教学设备与起居设施也并无太大差异。

今年8月,美国阿拉巴马州伯明翰举办的“Thriving Communities(繁荣社区)”活动中同样邀请了Anita Chandra。伯明翰社区基金会支持的项目之一胡佛都市综合体游乐场(Hoover’s Metropolitan Complex playground)为所有儿童包括听力障碍儿童和自闭症儿童提供学习娱乐的场所。“社区基金会的新框架是从整体上考虑社区层面的福祉支持,这令人兴奋。”Anita Chandra说。

目前Anita Chandra和她的团队为叙利亚的难民儿童提供支持,通过技术手段帮助他们尝试与家人保持联系。

同时她坦言,此前对于中国社会的研究更多在于城市规划、生活质量及健康领域。“现阶段,我们对中国留守儿童群体和幼儿发展问题研究较少,但未来我们也许会和中国合作,把其他国家的经验带到中国去。”她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国际经验看中国,合理的社区规划应为儿童提供什么机会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