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千亿教辅市场或将爆发,教培机构能否抓住红利

作者:钢笔 发布时间:

千亿教辅市场或将爆发,教培机构能否抓住红利

作者:钢笔 发布时间:

摘要:教辅资料新监管,双审核制度明确。

photo-1524995997946-a1c2e315a42f.jpeg图片来源:unsplash

编 者 按

几年前的教育出版市场就达到了约千亿的市场规模,但近来,出版业的市场集中度在逐步攀升,许多民营出版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与此同时,不少主要营收依赖教辅的民营出版商登陆资本市场,这不仅意味民营出版业竞争的白热化时代悄然来临,各出版商将须进一步打造竞争力,还表明了资本对教辅市场的看好。

而对于教培机构而言,在教学教研方面自然沉淀了诸多成果、在产品开发方面更敏锐精准的嗅觉等优势,使得其成为诸多出版商的意向合作目标。

除了拥挤的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赛道,进军千亿规模的教育出版领域,或是教培机构转型时的一大机会,但教培机构能否抓住这一机遇呢?

抢购教辅资料,家长圈近期热点

近日,家长大量囤积教辅教材的消息,频频冲上热搜,吸引了大众的关注。

每逢开学季,家长为孩子购买教辅教材本是很平常的事情,但今年时逢“双减”政策的下发与执行,在孩子学业辅导环境即将迎来变局时,家长也处于茫然状态,不少家长担心“双减”后教辅书会被“禁”,对未知的恐慌使得各类消息甚嚣尘上、迅速席卷各大家长群。

早在7月26日,“双减”政策正式发布的第二天,“用户网盘里的K9学习资料将被删除”的消息就在各大家长群迅速传播,这一消息直接促成了部分区域移动硬盘的大卖。

1c9c0a38a77ccb8803c31c85d1bcaa19.jpg

“上次买移动硬盘还是360云盘取消的时候,买百度会员就是为了省硬盘钱,结果又收到删除资料的消息,花钱购买的vip会员瞬间成了摆设,看来这硬盘钱是省不下来了。”传闻刚出时,有家长无奈表示道。

但这一消息的作用远不止于刺激硬盘售卖,更是刺激了诸多后知后觉的家长。在身边人积极热心地买硬盘、找资料、下载网课的时候,不少家长逐渐意识到,“双减”之后,自家孩子或将进入“自学时代”。

恐慌之火一旦被点燃,就容易蔓延成燎原之势。除了网络教辅资源外,线下教辅教材也受到家长的争相抢购,诸多家长一口气把孩子未来几年要用到的教辅书都买全了!

八月,与教辅相关的消息一直不断传出。前段时间,#新华书店下架教辅书#、 #书店部分书架为空架# 、#上海书城五角场店、鞍山店停业#等相关话题在网络上被热传,引发了广泛关注。

其起因是有家长去书店给孩子买教辅材料时发现,书店下架了各类辅导书,还有部分书店直接停业了,这引发了家长的担忧,而在家长群里反馈这一情况时,有其他家长反映,自己也遇到了类似情况。这些消息似乎在不断验证前期传言,而家长群传播消息向来极其迅速。

关于教辅资料的传言不止,很大程度上源于家长对教辅资料的重视,教辅资料一直是学生学习中的辅助角色,近些年来,伴随着新课改理念的深入,其地位不断提升。

而一直以来,出版教辅资料曾是诸多教培机构的一大“特长”,尤其是在英语、作文、阅读等品类方面。教培机构为了呈现更好的课程产品,在教研方面投入颇多,自然就会沉淀出一些学习资料,部分在线教育机构为了让学生更好地跟上课程进度,会自行印刷相关资料小偿或无偿给到学生,而部分实力雄厚的机构,甚至直接成立出版社,将机构优质的教学内容转化为出版物用以出售。

而近期,多种信号表明,教培机构在教辅资料方面的以上两类行为,都将受到政策监管。

教辅资料新监管,双审核制度明确

9月23日,教育部召开新闻通气会,介绍“双减”工作有关情况,会上特别针对教辅教材问题表示:学科类培训材料实行的是严格的双审核制度,在培训机构自行审查的基础上,教育部门进行审查。只有审核之后的材料才是适用材料,其科学性,思想性,适宜性才有保障。

彼时,该消息瞬间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可见教辅教材所获得的关注度之高。

b6cd6542c9aa1239f0c980e3546177da.jpg

而会上提到的双审核制,则出自九月初教育部印发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材料管理办法(试行)》(下文简称《管理办法》),在随后的答记者问里,教育部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负责人进一步表示:《管理办法》所指的培训材料,是指经审批登记的校外培训机构自主编写的面向中小学生的学习材料,包括线上与线下、学科类与非学科类培训材料。也就是说,只要是培训机构编写的用于面向中小学生培训时使用的所有材料,都在《管理办法》覆盖范围之内,没有死角,没有遗漏。

前几天,一位名叫Daniel的抖音运营工作人员发布朋友圈称,抖音接到了新一轮政府管控要求,当中提到:针对卖书送课这部分,课程必须是图书出版本身自带的内容,走了出版流程的,不能以图书引流;严格禁止老师把教学资料私自印刷发行销售,该情况属于非法出版物。

这意味着,监管新文件出台、执行也似乎正在逐步落实,教培机构在教辅资料的管理上,确实将面临一次大整改。而事实上,教培机构自行印发教辅资料,严格来说一直都属于违规行为。

教培机构是没有资格自行印刷教辅资料的,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内部资料性出版物管理办法》中第九条要求:“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核发内部资料《准印证》:(三)中小学教科书及教辅材料、地图、个人画册、个人文集等应由出版单位出版的作品。”

很明确,教辅材料属出版物范畴,应该由出版单位出版。本次对教辅资料的监管和整顿,将有效规范教辅资料市场。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教培机构教辅资料的监管属空白,无序状态往往难长久,监管迟早到来,而在当下行业大变局之时一并明确“双审核”制度,反而是为转型中的机构点明了新出路。

毕竟,需求端已经对教辅资料表现出其热情,而出版业的合作态度也较为积极。

出版业受资本青睐,部分机构迅速布局

在很多人看来,出版业是“夕阳产业”了,但今年以来,在教培行业巨变之时,民营出版商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

七月,读客文化(301025,SZ)、浙版传媒(601921.SH)上市;八月,果麦文化(301052.SZ)、龙版传媒(605577.SH)上市。于六月向创业板递交了招股书的磨铁文化,近期传出将进一步更新材料再次递交上市申请的消息。追溯更早之前,还有2017年上市的新经典文化(603096.SH),而吴晓波带领的巴九灵、罗振宇带领的思维造物,据了解也正在推进上市中。

在中国,出版社均为国营,民间资本参与图书的策划出版,通常是以与出版社合作的方式实现。2012年,新闻总署制定《关于支持民间资本参与出版经营活动的实施细则》国家进一步将渠道向民资放开,并表示支持民间资本投资设立的文化企业,以选题策划、内容提供、项目合作、作为国有出版企业一个部门等方式,参与专业图书出版经营活动。

那一年,更多投资机构跑步进场。2012年7月,红杉中国以超过7000万元入股新经典文化,2012年果麦文化成立,当年就分别获得了小村资本的天使轮融资和经纬中国领投的A轮融资。

海通互联网传媒首席分析师毛云聪表示:“出版行业现金流比较好,生意模式整体也能看长期,虽然很传统,但还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出版行业属于一个稳定且健康的市场,而早在2017年,我国教育出版市场规模就达约1100亿元,当年的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图书市场整体规模约为1800亿码洋,也就是说,教育出版市场规模占比超过了60%,属于图书出版市场中最重要的类别。

事实上,伴随着课程改革、高考分省命题、中考分地命题等政策变迁,教辅资料市场得到了良好的发展,目前已成为我国出版传媒企业的主要业务支柱和利润来源。龙版传媒近三年教材教辅收入金额均在10亿元以上,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80%以上;中南传媒2020年营收104.73亿元,教材教辅出版、发行收入达68.22亿元;新华文轩2020年营收90.08亿元,教材教辅出版、发行收入达62.13亿元;山东出版2020年营收97.50亿元,教材教辅总收入达78.58亿元。

有专业人士分析,在线下实体书店被网购平台严重冲击的当下,新华书店却能一直屹立不倒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新华书店有非常重要的一项收入——义务教育阶段的教材教辅发行。

千亿市场规模的教育出版领域,捧出了诸多业绩健康的出版业上市企业,对于在教学教研方面已经有颇多有效积累的教培机构而言,若已拥有出版相关经营范围,抓住机会拓展转型新道路,也可避免以过独木桥的方式,一股脑挤进素质教育及职业教育赛道。

尤其是在线教育企业进军教辅市场,在学生学习行为数据积累和题库梳理方面有天然优势,技术和教研双重加持,极有可能为学生提供更多个性化辅导资料。

目前已经有反应迅速的教培机构,在教辅市场有了相关动作。

今年6月,高途课堂与清华大学出版社达成图书项目深度合作,双方将联合出版小、初、高学段高途课堂品牌教辅图书,还将在成人教育领域以及社科领域进行图书的合作出版工作。此外,高途将与清华大学开展校企合作模式,参与合适的科研课题。

同在六月,猿辅导成立了重庆斑马智学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含出版物批发、出版物零售、货物进出口、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等。

网易有道上半年宣布升级其智能教辅系统,声称可以评估学生能力、生成学习路径、定向提高、查漏补缺。9月与人民教育电子音像出版社启动战略合作,共同发布首款搭载人教社官方英语教材内容的人教有道词典笔产品。

更值得注意的是,出版业也关注到教培行业的本次大变革,将其视作教培机构与出版企业合作的一个重要契机,试图伸出橄榄枝,寻求更多合作的可能。

出版业有意寻求合作,成就教培价值新出口

“多年来教培机构经过大力投入开发,拥有了丰富的名师资源、海量后台大数据,打造出部分高水准的学习内容,这些资源经过出版社编辑的规范化处理、专家的再次把关,内容适用性得到有效提升,同时也为双方发展注入新活力。”近日,有出版业的媒体如此说道。

双减’政策是为了让教育回归本质,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不仅不能减少,与过去相比,还要经过进一步地去伪存精、筛选过滤。”现代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王春霞说道。

山西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潘峰表示,教培机构从业人员中有优质的教辅作者,他们了解学情和课改动向,正面临转型,教育出版社应该抓住时机,笼络人才,一方面可以补充作者资源库,另一方面可以改变教辅编辑人手不足的现状,做更适合中国国情和学情的教辅产品。

随着“三胎”和“双减”政策的双双落地,教育出版市场似乎被赋予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学龄人口往往决定了教辅教材市场的体量,“三胎”全面开放后,适龄人口数增加,少儿图书及教材教辅的需求有望进一步释放。而“双减”则让学生可选择的机构、可接受培训的时间锐减,但只要考试还在,教辅消费需求就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越来越强,或将加大在教辅类书籍上的支出。

有需求就会有供给,伴随着上市潮而来的,是出版业加剧的竞争,对于出版企业而言,本次教培行业变局或是其一大契机。对于教培机构而言,在获得出版相关资质的基础上,就能着手输出前期积累的数据、教学经验、教研成果,为机构转型增加一条道路;对于未获得相关资质或无这方面布局计划的机构,尽快找寻合适的出版机构进行内容合作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是对教培机构前期教学教研成果积累的一个考验,也是一个新的价值输出机会,期待教培机构转型进程中,能广开思路、收获更好的结果。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校长邦”(ID:xiaozhangbang),作者钢笔。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校长邦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校长邦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千亿教辅市场或将爆发,教培机构能否抓住红利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