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决战京城公立国际部,鸡娃的另一个“江湖”

作者:多多 发布时间:

决战京城公立国际部,鸡娃的另一个“江湖”

作者:多多 发布时间:

摘要:国际部是各重点高中冲击“清北、985”之外的“第二战场”,直奔世界名校。

1587045622736138.jpe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每年12月,一股硝烟就会悄然弥漫于北京初中生家长圈——此时,京城各大公立高中国际部“抢娃大战”一触即发。曾经,80中国际部和人大附中朝阳分校率先举行招生考试“抢娃”,后约20所公立高中国际部陆续加入这场长达半年的“名门暗战”。一所公立学校国际部招生办负责人坦言,身为公立学校一直低调务实教书育人,埋头赶路,如今世界风云变幻,也是时候抬头望一望天了。

文  | 多多,编  | Eva

牛娃、普娃,传说中的海淀妈妈、顺义妈妈、北漂中产妈妈,神秘高冷的名校,抓住痛点创造卖点的教培,几股“暗流”在这场角逐公立国际部的大战中汹涌较量。加之今年全球疫情持续,海外留学降温,注定了新一轮大战玄幻莫测……

80后“孟母”的人生困境

北京公立学校中,只有高中阶段存在“国际部”,学习AP、IB或A-Level课程,绕开高考,直奔海外名校。这些国际部均隶属于市级重点高中,比如开设较早的人大附中、十一学校国际部等,也有近几年才增设国际部的北京中学、汇文中学等,共涉及约20所学校。

11月21日,周日。大风蓝色预警,北京开启“冷冻模式”。“80后”妈妈刘琳、王霞、李楠顶着8级寒风,被孩子升学的焦虑裹挟着聚到西单大悦城一间星巴克,只为见老友淑仪,寻求升学“秘方”。

四人当年同住西单南侧二环内某高档社区,孩子年龄相仿成为玩伴,她们也结下姐妹友谊。随着幼升小、小升初,她们相继化身“孟母”,转户口、卖房、租房、搬家,离开“老南城”奔向“北京教育高地”。刘琳搬到海淀,孩子送入中关村名校;王霞迁居顺义,孩子入读国际学校;李楠家非京籍,去了昌平民办校,租住天通苑。淑仪“佛系”,则把孩子送到体制外“快乐教育”学校,几人渐渐失去联系。

转眼七八年过去,中考步步逼近,几家皆陷入困境。

刘琳的儿子上初二,英语常拿满分,数学物理班级前十,却对语文政治毫无兴趣,长期徘徊在不及格边缘。用老师的话讲,如果这两科能提高,考清华附中毫无悬念,如果继续拖后腿,只能进末流普高或职高。

相比海淀户口的刘琳,李楠更苦恼。儿子从小学到初二稳坐年级前五。三好学生、优秀干部,多个光环却在非京籍中高考政策面前黯然神伤。即便中考达到重点线,也只能借读民办高中,高三返回原籍高考,或李楠辞职带他回原籍上高中,失去工作、夫妻分离。

王霞的女儿在顺义某国际学校上初一,每年学费近30万。原定初中去美国,但疫情持续两年多,面对不明朗的留学形势,她有心送女儿回公立。“初一国际课本的数学相当于公立小学四年级水平!”数学专业出身的王霞深信,国内基础教育虽然偏应试,但深度广度远超国外。

在极度焦虑的日子,刘琳听说公立国际部有自主招生,只考英语、数学、物理,提前“上岸”可以绕开中考。李楠听说,国际部不涉及高考,只要孩子中考达到分数线并通过加试,非京籍照样录取。王霞则给女儿规划:初二回公立,高中考公立国际部,大学再出国。

总算看到点希望,三人却陷入一团迷雾。网上关于公立国际部招生的信息几乎为0,打学校电话永远占线或无人接听。李楠跑到多所学校门卫询问,保安大叔一概不知。绝望的三人意外得知,淑仪的儿子今年刚考上一所竞争极其激烈的国际部。她们记得,那孩子从小“0报班”、无特长、非正规学校散养。

“普娃”逆袭的消息,让遥不可及的星光秒变眼前漂浮的气球,跑几步追一追,就能伸手抓住。四位老友因此重逢,开始倾谈孩子们的升学大事。

招生背后,玄学、暗语有门道

四人围坐圆桌,咖啡浓香配爵士说唱,丝毫不能缓解席间的焦虑气氛。刘琳手机开启录音模式,李楠、王霞拿小本记录。5大时间点、一二梯队、提前批次、保录卡、船票、撕票……淑仪说出一连串“暗语”,几人一头雾水。

“考国际部像一门玄学!试卷考孩子,报名、择校、备考,全程考家长!”消息要灵通,流程得清楚,黑话暗语得懂。三人发现,淑仪早已不是当年的佛系妈妈“李焕英”,在儿子“上岸”的过程中,她似乎已修炼成升学指导“专家”。

淑仪说,“过来人”根据各大公立国际部的录取难度和升学率,分为一二梯队。一梯队“四大”,即北师大实验学校、十一学校、四中、人大附中。其余十几所均为二梯队,包括101中学、二中、80中等。国际部招生由学校自行发布信息,单独加试。

a3278f0e20976c483261a0399899d3c6.jpg

▲人大附中校园风景

信息传递不对称,报名考试流程不固定,家长如果不专门分析研究,很难掌握其中门道。每年初二下学期、初三上学期、初三下学期第一二次中考模拟测试(一模二模)结束后、中考出分后,这5大时间点都是国际部“抢人大战”高峰,从12月持续到来年七月。

刘琳和李楠渐渐明了,她俩关注的是“提前批次”,个别国际部每年12月面向初二、初三在读生加试,开放少量名额,提前锁定优质生源。提前“上岸”绕开中考,对偏科学霸和非京籍尖子生无疑是定心丸。但缺点是开放提前批次的学校极少,目前只有80中和人大附中朝阳分校。后者有民办性质,但录取门槛、升学率与公立持平,同属二梯队。

如果错过提前批次,可以等初三下学期中考一模二模出分。届时约十所国际部接收成绩单并组织加试。通过加试的孩子获得“保录卡”。这意味着随后中考无论多少分,都能保底进该校国际部,“保录卡”被家长称为“船票”。全科成绩处于“顶流”的孩子,往往会在中考出分后冲击一梯队加试,挑战“四大”。

刘琳、王霞、李楠眉头紧锁,查看历年中考分数线,不禁哀叹。北京中考文化课9门满分620,其中语文、数学、英语、政治、物理全部记分,“生化史地”四门中选两门记最高分。分数对应的区排名同样作为录取依据。

比如2020年,一梯队北京四中国际部,加试资格线是560分,同时须符合海淀区1549名以前,西城区1199名以前,东城区664名以前等条件。而北师大实验国际部,中考超570分才有资格免加试直录。二梯队80中和人大附中朝阳分校至少540分才有加试资格。

2020年,北京中考共7.8万人,开设国际部的公立高中仅约20所,这些名校无论提前批次还是中考加试,他们都在争抢实力前5%、前10%、至少前20%的孩子。三位妈妈看来,此路虽是一招险棋,但至少比中考适合他们。

在淑仪的指导下,三人一口气订阅了20所国际部的官方公众号,并在其中几所开通学生信息采集通道的学校填报信息,生成考号,等待考试通知。

鸡娃的另一个“江湖”

三位妈妈迫切无助的眼神将淑仪拉回去年此时的情景。

同是寒风卷着扬沙的周末。望京东湖渠,80中旁边的大厦,早晨8点多,家长、孩子从一层大堂拥堵到大门外。等候首场提前加试的100多孩子排队上楼。长达3页的名单显示,这些孩子都是初二在读生,一半来自公立初中,其中不乏清华附中、陈经纶中学这样的名校。其余孩子来自私立学校,也有孩子从怀柔、密云赶来。

大家奔着四年制国际高中而来,如果考上,初三就可以脱离中考体系。80中国际部2020年的升学成果对家长也极具诱惑——美国方向排名前50的大学录取率97%,英国方向,60%的学生被G5录取。其中1人牛津,5人帝国理工。

考试共3科:英语、数学、语文,时长4个多小时,中间不得出考场。然而仅过一小时,一个女孩抹着眼泪下楼拉妈妈离开。“太难了,一句也看不懂,几乎所有单词都不认识!”她决定退出竞争。

考试进行到两个小时,七八个孩子提前交卷,没能完成考试。其中两个男孩说,数学两套试题几乎交了白卷,其中英文出题的试卷完全读不懂题目,中文出题的试卷没有一道“送分题”,每道小题都是学校期末考试压轴大题难度,男孩自嘲:“我们是来当分母的!”“最后一科考语文,一篇阅读一篇作文,只给半小时,收卷时我作文没写完!”

大批孩子涌出考场时,人潮中充斥着叹息、无望。不到30个名额,光当天就来了100多人,下周、下下周还有第二场、第三场考试……

淑仪和几位妈妈现场发起一个50多人的微信群,方便大家交流。一周后,群里仅三位家长接到复试通知。其中两个孩子来自海淀公立名校,一人考过托福90,另一人初一便拿下雅思6分,二人均参加过奥数竞赛。

不久,淑仪与这些一面之交的妈妈们,在人大附中朝阳分校的考场外再度相遇。汹涌的人潮、流泪退场的孩子、提前交卷的背影、凤毛麟角的入围者……她发现,这个“江湖”里,既有对“清北”狂热同时紧盯“牛剑”的海淀妈妈,也有对“爬藤”痴迷、早早为孩子提升“背景”的顺义妈妈,更有破釜沉舟的北漂妈妈。

一位妈妈说,她家娃在海淀知名民办中学,为了积累笔试面试经验,除了考这两所国际部外,之前还考过9所私立国际学校,目标“四大”,“保二冲一”。这个“江湖”不乏她这样的“老炮”,这些妈妈彼此相熟,淑仪也在渐渐“混圈”。

332053ff1d1e3aae86e32e6089e2f5b2.jpg

0e2bd858715aee962352f91e90c45285.jpg▲2020年12月,北京80中国际部首场加试现场,家长陪孩子排队签到。

公立国际部的“前世今生”

“70后”创业者刘军在CBD经营一家公司。诸多人生光环中,资深媒体人、企业创始人均不及“藤校爸爸”的身份闪亮。他儿子是十一学校国际部最早期毕业生之一,本科研究生一路从“南方哈佛”范德堡到“藤校”斯坦福。“当年被老师哄着劝着求着上了国际部”。刘军感慨,这几年公立国际部异常火爆,与“北漂二代”的成长密不可分。

从2000年开始,全国各行各业青年人才陆续涌入北京,“北漂”群体迅猛壮大。随着“北漂”事业稳固,买房安家,“北漂二代”升学困境日益突显。相比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逐渐开放随迁子女“异地高考”,北京的政策对“非京籍”并未松动,孩子仍须回户籍地高考。

刘军回忆,在2010年,孩子上初三,全家重度焦虑。按照北京当时的政策,非京籍学生可以中考,但即便达到重点线,也不能享受“校额到校”和择优录取,而只能自行联系学校借读,高三返回户籍地高考。

刘军的儿子是北京市三好学生,东城区科技发明奖得主,本有实力冲击“清北”,却要回高考“地狱模式”的山东老家读县城高中。恰逢此时,班里私下组织了一次非京籍家长会。班主任挨个动员,如果家庭经济允许,能承受日后100万左右的留学预算,先不要急于送孩子回老家,务必要竭尽全力拼重点高中国际部。

“年复一年,我们眼睁睁看着亲手培养的尖子生因为没有北京户口,不能在母校让自己的老师看着他们金榜题名!”班主任说到动情处,家长们眼眶湿润。儿子恳求刘军,他希望自己的名字登上母校大门口的红榜。

最终孩子如愿以偿,中考成绩母校第三,校门外“金榜”后面,是“十一学校(国际部)”。

据了解,早在2004年,人大附中便开设了国际部。随后,十一学校、北师大实验、四中等名校相继于2009年至2012年开设国际部。国际部是各重点高中冲击“清北、985”之外的“第二战场”,直奔世界名校。

刘军说,那时国际部还是一片“蓝海”,直到头几批孩子陆续收到世界名校offer,剧情才大逆转。牛津、剑桥、斯坦福、哈佛、耶鲁,2014年,刘军的儿子及其同学全部考取QS世界排名前100的大学,惊人“战绩”迅速引爆家长圈。

很多校内高一高二京籍在读生也想转轨国际部。“中考高分+高难加试”模式就此开启,一发不可收。

刘军回想儿子读国际部那几年,相比普通高中备战高考的紧张有序,孩子与中外教师朝夕相处,英语一日千里。模拟联合国、国际商赛、科技创新大赛、环保志愿者等经历,拓展了孩子的国际化视野。

然而,百万留学费用却是压在刘军心头的一块巨石。

公立国际部的家长构成与私立国际学校不同,大多是工薪阶层,虽然家有牛娃,但收入勉强够供孩子上学。那时刘军在媒体工作,虽然收入不低,但远承受不起美国一年20多万学费和生活费。

孩子上大学前夕,他卖掉三环内百平米新房,换到东五环外通州小户型二手房。随后辞掉媒体工作,利用人脉资源创办公司。妻子也辞掉酒店会计的安稳工作,成为“金牌保险经纪人”。他自嘲,孩子留学把他逼上创业之路。

刘军的儿子当年是幸运的。如今大批非京籍家庭把国际部看做留京升学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学校对非京籍的录取门槛也一路水涨船高。比如2020年,人大附中国际部最低加试资格线545分,非京籍要565分;101中学国际部,加试资格线550分,非京籍要求560分外加托福100。

教培的内卷“催化剂”

国际部的加试环节几乎全程英文,除了英文笔试面试外,还要用英文进行学科阐述、评论社会热点甚至辩论。

淑仪记得,面试儿子的外教是心理学博士,得知孩子爱好心理学,外教让孩子谈谈双向情感障碍、抑郁症、反社会人格,“这用母语都未必能清晰表达”。报考国际部对孩子英语的要求,仅靠初中日常教学不可能实现,而教培机构看到了这个巨大商机。

《公立国际部白皮书》《三大国际课程指南》《国际部备考攻略》……无论加试现场还是英语培训班,始终活跃着扫码、发宣传册、拉家长进群的教培员工,热情地推销这些秘籍。“80中国际部专享群”“人朝分备考群”“公立国际部择校战队”等,成百上千家长涌入教培的微信群。家长翘首企盼“择校战队”名师答疑解惑,“剧透”神秘高冷的国际部。

科普、扫盲的乍见之欢过后,群里每天反复推送着“初二,如何突破托福100分,冲击公立国际部?”“京城各大国际部面试锦囊”“名师解读国际部招生策略”等,带货、卖课软文应接不暇。家长们发现,自己正在被一步步“安利”、“种草”、“割韭菜”。

一位给教培机构做新媒体的写手透露,她虚构过多篇“成功案例”。比如某初中生半年托福从40提到100,成功“上岸”国际部。这样“带货”特别容易戳中家长痛点,不惜花重金给孩子报班加入“内卷”。这些课程学费少则两三万元,多则十几万元。仅外教模拟国际部面试,一小时就接近千元。

“90后”赵老师供职于海淀知名外语教培机构五年,在“双减”风暴中失去工作。这几年,他一直从事低龄留学英语课程的销售。本以为托福、雅思不在义务教育范围内不会波及。但是由于授课对象是义务教育学段初中生,英语涉及主学科,项目因此搁浅。

初一男孩东东的妈妈一年前通过赵老师介绍,一口气给孩子报了15万元的初中托福精英班。目前课程转为线上,孩子的学习兴趣和状态大打折扣,不可能实现“初二达到托福80+”的预期。加之孩子数理化不拔尖,冲击国际部希望渺茫,她不得不申请退费。

“双减”前,某知名教培机构一位名师在直播分享时坦言,这是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给升学家庭的焦虑火上浇油……”

流言:放水VS缩招

美国一直是中国学生留学首选目的地。今年11月发布的“2021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中国赴美留学生负增长14.8%,跌至20年来最低谷。疫情等因素导致中国学生留学意愿下降。因此,关于公立国际部的两个流言在家长中广泛散播,“放水”还是“缩招”?

不少家长更愿意相信“放水”传言。他们认为,海外留学前景迷茫,导致大批优秀生放弃冲击公立国际部,踏踏实实备战中高考。这必然会让国际部招生陷入困境。如果学校要维持现有规模,新一轮招生很可能降低门槛,加试“放水”降低难度,或中考后降低加试分数线。

“过去争抢牛娃,今年普娃或许也会成为争抢目标。”女生小雪的妈妈抱着这样的想法,刚给女儿报名两所国际部提前加试。她说,孩子英语和数理化不拔尖,她相信“放水”不是空穴来风,想让孩子碰碰运气。

另一个流言是“压缩招生规模”。比如去年招3个班,今年只招1个班,去年招100人,今年缩到50人。多位公立国际部在读生家长表示,国际部规模普遍较小,每个年级最多百人,有的一届只有五六十人。学校通过少量优质生源来实现高升学率。

在北京某重点高中国际部任教多年的张老师透露,生源筛选的“入口”决定着三年后的升学“出口”,无论老师校长都要对升学“出口”负责。学校最关心的不是计划招多少人,而是究竟能抢到多少优秀生?好苗子经过培养,能转化成多少顶级名校offer?

他举例说,比如2020年,北师大实验国际部一共178 名毕业生,100%进入美国前50的学校;“常春藤”前十的大学录取结果连续六年全国第一;英国方向10个牛津offer。这些成果,除了得益于高水平教学,更得益于这些孩子当年中考时各科均接近满分,区排名普遍在海淀前1000名,东城西城前四五百名。

张老师认为,考试“放水”必然导致生源质量下降,三年后升学结果必然“大跳水”,学校数十年积累的口碑将毁于一旦。即便疫情给招生带来困难,即便学校考虑扩招,也会优先从校内的优秀生中选拔。

比如:把选拔标准从原来前10%扩展到前20%;或者在对外招生名额未满情况下,优先补录本校优秀学生。“国际部的名额不仅是外校孩子在竞争,本校孩子也在竞争。”张老师坦言。

结语

“妈妈第一次出国却是参加你的葬礼。”11月初,毕业于芝加哥大学的中国青年郑少雄在美国惨遭枪击身亡,令人痛心。当16岁男孩小峰看到这条新闻,终于理解了妈妈为什么让他放弃国际部的“船票”,带他结束“北漂”回到故乡武汉考取重点高中。

今年和去年,像小峰这样拿到国际部“船票”却最终“撕票”的牛娃家庭不在少数。淑仪的儿子去国际部报到时,本以为能和当初一起艰难撑过最后一轮面试伙伴成为高中同学。然而,那几个伙伴都“失约”了,他们决定留在母校中高考。

一边是牛娃纷纷“退圈”“撕票”;另一边是原本神秘高冷的公立国际部也在悄然转变,渐渐主动走进家长视野。去年11月到今年上半年,北京举办了多场大型国际教育展。与往年私立学校“一统天下”不同,多家公立学校国际部也现身展会,发宣传册,登记学生信息,招生老师加微信邀请家长参加开放日。

一所公立学校国际部的招生办负责人坦言,身为公立学校一直低调务实教书育人,埋头赶路,如今世界风云变幻,也是时候抬头望一望天了。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顶思”(ID:idingsi),作者多多。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顶思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顶思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决战京城公立国际部,鸡娃的另一个“江湖”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