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职教与普教关系的思考

作者:邢晖 发布时间:

职教与普教关系的思考

作者:邢晖 发布时间:

摘要:在普职分流的制度、体制、机制、考试招生机制方面,我们还面临很多问题。

fc8eb3e7-b88a-467d-9c36-37749be1a03c-image.jpg

邢晖,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12月4日下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八届年会的“普职分流论坛”上,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邢晖发表了题为《职教与普教关系的思考》的演讲。本文根据邢晖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

非常高兴和荣幸又一次参加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谈谈当下最热门的教育话题之一“职普分流”,我想主要聚焦在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关系上。

2021年4月12日召开了改革开放以来规格最高的第八次职业教育会议,由党中央、国务院共同组织召开。在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对职业教育做了重要的指示。总书记提到,职业教育在我们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征程中前途广阔、大有可为,提到要优化职业教育的类型定位,也提到了要稳步发展职业教育的本科。

2019年国务院也出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五个专门针对职业教育的文件即《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第一句话,开宗明义说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不同类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从习总书记关于对职业教育的指示到职教20条,这次国家的“十四五”发展规划中也强调了职普融通。这些都告诉我们,一是职业教育是教育,二是它与普通教育是不同的类型。

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应该是什么关系呢?职普要融通,这是从国家的政策上领悟到的。如果全方位多方面的去了解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关系,大概有这么五个问题:

一个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我个人认为有三种存在形式,一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各自独立,它们是不搭界的两个圆,这是分离式。第二是交叉和补充的关系。第三是全部融合,职业教育普通化,普通教育职业化,如果说它关系的存在形式,不外乎这么三种。

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后,职业高中的兴起是从普通高中脱胎而来,实现了初中后分流,在高中阶段两种学校形态存在,一个是普通高中,一个是职业学校。职业学校有四种形式,职业高中、普通中专、成人中专和技工学校,如果从我刚才说到的那三种情况来说,基本上是一种分离式的模式。哪种形式最好呢?我们大家都可以去思考。现在政策上是说职普要融通,显然是应该改变原来职业教育独立于、偏离于和普通教育是分离状态的,没什么关系,应该至少走向相互沟通、相互交叉、相互补充,这是关系的第一个问题。

5f91c4438c912669caedf7e0b9f7b425.jpg

第二个问题比较复杂,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规模结构,所谓比例的问题。我们20多年以来,国家的政策导向都在提高中阶段职普比例大体相当。这个政策科学吗?有什么科学依据?我认为在当下,是一个合理的决策。为什么?因为在我们国家,5000年文化传统的这样一个背景之下,重学轻工,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传统认知,大家优先选择普通教育。如果任凭老百姓自由的选择,有可能职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就没有太多的人上了。所以作为阶段性的导向的、指导性的、支持性的政策,我认为大体相当是对的。但现在我们的目标追求是高质量的教育体系,老百姓已经从有学上到上好学了,应该考虑老百姓选择优质的、好的,符合个人诉求的这样一个教育,所以如果硬性地说比例大体相当也好,或者说几比几也好,都有失公平。从国家最近出台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来看,依然强调职业教育是重要的类型,职业教育要和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但并没有明确的说法,说比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这个规模和比例的问题上,我本人认为总归还是一个结构化的问题。从理论上判断,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必须均衡的、协调的、统筹的去发展。原来说大体相当,主要是指数量,也应该要考虑在质量上、在条件上,是不是也要大体相当呢?在规模上,我认为应该因地制宜,不应该全国一刀切,把这个权力给到各省、各地市,它们会根据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和老百姓的需求去考虑。

第三是职普分流的形式。从国际来看,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分流或者说分化,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学校分流,就像现在初中毕业之后,一个选择到了职业学校,一个选择到了普通学校,这叫做学校分流。第二种是课程分流,比如说美国的综合高中和日本的综合高中,同样都是一个平台进了高中,但是进行课程上的分化,第一年大家都是学公共的基础课程,随着二三年级,根据孩子职业的倾向选择可以考虑不同的课程,商科的、工科的等等,现在强调职普融通,也可以在学校的课程上考虑在职业学校增加基础文化课、通识性的课程,也可以考虑在普通高中增加职业技术类的课程,这是两种分流的形式。

还有一个是分流的时段。这是第四个话题——分流的时段。但凡在国际上也有不同的时段,有的在小学就开始第一个分流,比如说德国在五年级之后,我们国家选择了初中以后的职普分流,在1993年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里非常明确了我们国家职业就是发展低重心原则——初中后分流。有些国家是高中后分流,什么时段分流最好?我本人的一个观点,也未必全国一刀切,应该考虑各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的水平和教育发展的水平,也可以多种模式、多种分流时段,事实上职业教育发展的重心,现在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努力也已经发生了变化,比如说80年代、90年代,包括21世纪的2010、2020年代,基本上中等职业教育是绝对的主体力量。现在看来,高职在蓬勃涌起,大专层次已经成为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支撑和逐渐成为主体力量了。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有些地方不妨也可以考虑去探索高中内的分流,或者是高中后的分流。至于该怎么选择?我依然认为应该实事求是,因地制宜。

第五个问题关于分流的机制。这就涉及到如果是高中阶段就是中考的考试招生的机制,到高中比如说高等教育就是高考制度改革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两个学段的考试招生制度都面临着一个变化,这40年来也发生了变化。比如说80年代、90年代,当时80年代职业高中实际是很火的,那个时候职业高中也是成为我们家长不是最优的选择,但也不是最差的选择。到了90年代中后期,高等教育的扩招有引起了普通高中不断的扩张,中等职业学校处于萎缩状态,在招生考试的机制上,比如说在填报志愿陆续的批次上,就显得它是一种淘汰的选拔机制,最好的选拔了省重点、国家重点的普通高中,最次的是选择了职业学校,所以到职业学校就成为家长非常无奈的、被迫的一种选择,我个人认为考试招生这个机制不是我们认为中理想的是一种选择性的机制,而是一种淘汰和选拔机制。

随着我们现在高等教育普及率的提升,还有我们职业教育自身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增强,我们的中考制度、高考制度,是不是也需要一些大的改革呢?这次三十人论坛的题目是教育大变革,在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关系上就面临变革的问题。

制度、体制、机制、考试招生机制,我认为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重要问题。

300c0afe588ffcd58d919b4bd53b12ee.jpg

刚才是我对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从五个方面分析它的关系的问题。

针对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我的基本观点是要统筹协调,甚至要均衡发展。如果能够做到?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既然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我们应该要去考虑在机制上、在形式上的一系列改革,所以我提出几个建议:

一是对于职业教育政策的着力点更应该放在和普教同等重要的方面,恐怕这个政策包括经费的投入,很多的数字也有很多地区的调查表明,相当多的省份给职业教育的投入远远低于普通教育,显然还是把职业教育处于一个弱势的、二流的教育,不够重视,不像中央政府号召我们的那样,要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所以加大加强对职业教育的投资政策的倾斜力度,像站在总书记谈的高度去认识、去作为,总书记说,职业教育大有可为,给我们至少政府大有作为的空间,应该提到到跟普通教育平起平坐。职教和普教没有高低之分,只有类别之别。

二是改变我们的考试招生制度。拿大家热议的高考制度来说,前面我提到了中考,高考制度,这次国家职教20条,我个人认为一个非常好的改革的倾向的概念就有了职教高考,我个人认为也是职业教育对我们国家坚持了40多年的大一统的普通教育的支持高考的一个重大变革,职教高考实际就给我们多样化的高考注入了新的活力。比如说知识+技能考试,给我们的高中毕业生,甚至于我们在岗的社会人员,都给予了非常大的通道,同时也提升了职业技能在我们学生能力的结构、能力的拥有上,它也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本身这个考试的内容又非常符合职业教育的特点,培养的技能型、技术型、操作型、应用型的人才,所以把这个引进高考的内容和机制的变革中,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大的、非常重要的、有意义的。在这个方面,恐怕现在在制度的完善,因为还有很多缺失,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这是需要一个完善的过程。这是第二个建议。

三是要加强职普融通或者说职普沟通。也就是说,我们的普通教育、普通的中小学,甚至于幼儿园,到普通的高中,应该增加职业技术教育的含量,当然加强劳动教育里面也涉及到一些技术教育的内容,但不是一个替代的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们的职业教育也应该加强普通教育的一些课程,特别是公共文化基础课,打基础的一些内容,尤其是现在中等职业学校的定位由原来的以就业为导向,原来我们中职生主要出路是就业,现在是就业和升学并举,如果升学的话,还要加强对他的文化基础知识的教育。同时我们职业教育也应该利用我们很好的技术技能设施和各方面资源的优势,来为中小学的,包括幼儿园的职业启蒙、职业体验、职业信念等等来做出我们的这份贡献。

四是如果做到职普同等重要,职业教育制度上面还应有一个上位的制度,这就是国家资历框架制度,这也是职教20条里头一大亮点和创新点。国家的资历框架制度也是试图较好的去解决职业教育的学历和普通教育学历之间的互通互认互换的关系,同时也要解决职业教育中1+X的职业教育的学历证和国家执业资格证,职业技能等级证,职业培训证,反映我们职业技能水平的证书之间是不是也能够互通互认互换,这里头有一个重要的机制

学分领航,把在校的、非在校的、学龄段的、非学龄段的、全日制的、非全日制等等有效的学习都能够累积成学分,达到一定的要求,能够互通互认。能不能做到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职业教育的学历和非学历的做到同值等价的?还是要看对这个标准的设计是不是科学,但这件事难度非常之大。

以上就是我对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关系的几点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ID:ce30ce),作者邢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相关专辑:
  • 职教与普教关系的思考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