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报名要靠“秒杀”,入了学就不想毕业:老年大学挤爆了

作者:田建川 发布时间:

报名要靠“秒杀”,入了学就不想毕业:老年大学挤爆了

作者:田建川 发布时间:

摘要:老年教育存在资源供给、渠道下沉、部门协同等问题。

WX20220211-080327@2x.png

*来源: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作者田建川

线下排长队报名,线上请孩子“秒杀”学位;入了学就不想毕业,学龄跟校史一样长;男女比例失衡,“夕阳红”班里很多是清一色的“半边天”……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我国老年教育需求迅猛增长,但老年大学、开放大学等各类涉老教育机构常常一位难求,凸显了在资源供给、渠道下沉、部门协同等方面不少深层次问题。

老年大学,一位难求 

最近,把父母从山东老家接到广州和自己同住的王先生,遇到了当初给孩子抢学位时一样的烦恼。

两位老人在广州没有朋友圈,母亲又喜欢拉二胡,很想有几个伴一起玩。怎么让老人在大城市建立自己的社交圈?王先生在朋友的建议下,想到了给二老报名老年大学。

王先生上网一查,广州老年大学2022年春季班正在招生,然而他“高兴不过三秒”就无奈了。原来,打开微信报名通道,93个新开班几乎全满,老人想报名的二胡、太极和中医养生等“热门专业”早已爆满。

他致电广州开放大学,工作人员说学位早被人现场排队抢光了,只能等3月份开学时看是否有已报名的老年人退出,“运气好的话能捡个漏”。

硬件条件好的省、市一级老年大学一位难求,镇街和社区的老年大学教学点同样“僧多粥少”。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天福社区的长者学苑,开设了电钢琴、声乐和舞蹈共3个班,学位有50多个。

“这个长者学苑辐射5个社区,老年人口近万,50个学位真的是杯水车薪。”天福社区居委会主任林晓红说,每次有学位放出来都是“秒光”,有的老年人在网上抢不到,就到现场询问是否还有机会,最终也只能落寞离开。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2.6亿人,占总人口的18.7%。新近发布的由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牵头编制的《中国老年教育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老年大学在校学员总数约为1088万人。

“近年来国家持续推动老年教育发展,但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快速增长,老年教育资源供给不足、城乡和区域发展不平衡、保障机制不健全等矛盾突出。”广州开放大学校长熊军说。

入学13年,还不想毕业 

“2008年学校成立至今,有五六十个学员一直学习不想毕业,学龄跟校史一样长。”广东一地市级老干部大学副校长说。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不求毕业的“上大学”背后,折射的是老年人对充实精神生活的强烈需求。其一,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这代人,成长过程中缺乏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回炉再造”也是在弥补缺憾。其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数字化无处不在,很多老人不会手机支付,不会扫健康码,看不懂导航,生活面临诸多不便,他们希望通过学习追赶社会步伐,不要被甩得太远。

fabecbaff511dbd39b4828dc100c9189.jpg

江门市老干部大学的学员在练习合唱 田建川

此外,许多空巢老人、独居老人缺少家人陪伴,情感空虚,而大量从外地随迁入城的老人在陌生环境下,没有朋友圈,老年大学成为他们摆脱“孤独感”的重要场所。

采访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夕阳红”班里很多是清一色的“半边天”。而根据《中国老年教育发展报告(2019-2020)》,老年大学在校学员男女比例约为3:7。

“我们操劳了一辈子,为了家庭和儿女付出了很多,如今岁数大了希望能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61岁的张阿姨说,中国社会传统是“男主外女主内”,如今退休了,老伴喜欢宅家带娃,她却更喜欢上老年大学,到各地旅游,和新认识的姐妹们一起“放飞自我”。

d086d4a0a105f461afcca1255b3400b0.jpg

江门新会区老干部大学学员在练习吉他 胡拿云

面对线下老年大学的残酷竞争,一些前卫老人选择转战线上。北京市民黄女士今年65岁,年轻时就热爱音乐的她如今退休在家,选择在一家中老年声乐网校线上学习唱歌。

“我上的课一年299块钱,老师都是音乐学院的专业教授,甚至经常有明星做客教室,每天按时上课、交作业,万一哪天没空,还可以回看。如果觉得贵,也有许多免费课程。”黄女士说,线上教育可以接触到更优秀的师资,相对也更加灵活,“岁数大了,难免哪天不舒服,旷课后看看回放,什么都不耽误,疫情期间上网课也更安全”。

《中国老年教育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约有7.6万所老年大学(学校),网络数字化教育也逐渐成为老年教育的重要形式,远程老年教育学校有6000多所,约为2017年的6倍。

多龙治水,供给不足 

2021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提出,将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推动部门、行业企业、高校举办的老年大学面向社会开放办学。

专家表示,当前我国老年教育在办学及管理上,党委和政府占绝对主导地位,但涉及部门较多,存在多龙治水的问题。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各地举办的老年大学主管部门包括组织部、老干部局、老龄委、教育、文化、民政、妇联等。各部门权力、职责不同,根据各自的办学理念和人财物配置情况“八仙过海”,由此导致没有统一的管理和考核标准。各地区、各部门、上下级之间协同性不足,存在不少掣肘问题。

依托开放大学即原广播电视大学发展老年教育是不少地方的重要措施之一。不少地方的开放大学负责人介绍,学校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前些年学历教育需求火热,报名人数多,学校的日子还好过,可以为发展非学历教育的老年教育“输血”,近几年学历教育的报名人数明显下降,如果财政支持没有增加,用于老年教育的费用就捉襟见肘。

585812492278ac92c2e02e74e07918cd.jpg

江门新会区老干部大学的学员在上钢琴课 田建川

“老年大学具有很强的公益性,不能靠收学费赚钱,实际上每学期每人也就一两百块钱。那场地、办公、硬件、师资的费用从哪里来?”广东一地级市开放大学负责人说,师资直接影响教学水平高低,现在一节课能开出的课酬仅100多元。由于课酬低,授课教师很难请,水平高的更不愿意来。

目前,部分“好单位”、大国企或高校自己举办了老年大学,但仅招收本单位的退休职工。一些地方的老干部大学,对报名者的级别、职称、学历都有要求,这让多数老年人望而却步。

多方合力,缓解老年人“求学难”

受访人士建议,应加强投入,扩大老年教育资源供给,完善和健全管理机制。同时,推动跨地区跨部门跨行业的资源共享,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多方合力保障老年人受教育权利。

当前,各级党政领导的重视程度,直接影响着老年教育的发展水平。专家认为,我国老年教育工作亟需从上至下的改革,中央抓好顶层设计,制定出台老年教育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和相应的评估考核方案。让规划有实施细则,有可操作性,明确主体,分清权责。同时,统筹加快推进老年教育和终身教育的立法进程,让老年教育工作有标准、有考核、有监督。

22bea3e55c14c3c48204f47d7878cd61.jpg

江门新会区老干部大学的学员在上书法课 田建川

熊军认为,推进老年教育工作必须有一个健全的领导机构,可成立由当地市委副书记牵头,组织、教育、民政、文化等多部门负责同志任成员的领导小组,打破多龙治水、协调不畅的局面,并把老年教育工作纳入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和目标考核中。

受访专家认为,应积极推进资源共享。在教学场地方面,充分挖掘职业学校、社区党群服务中心、文化馆、体育场等潜在资源,把还没用上的地方用起来、挤出来。在网络资源方面,整合广播电视大学、高校、党校、职业学校等机构的网络资源,把各条溪流汇成一个大湖。

比如,许多职业学校都开设有养生保健、信息技术、园艺花卉等专业,与老年人的需求匹配程度很高,可以结合学校特色开发老年教育课程,为社区、老年教育机构及养老服务机构等提供支持服务。

此外,还应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老年教育。半月谈记者在江门、佛山采访时看到,一些县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社工组织为老人开设智能手机使用培训班、反电信诈骗讲座、用电安全知识讲座等,并常态化“送课下乡”,大受老年人的欢迎和好评。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半月谈”(ID:banyuetan-weixin),作者田建川,编辑苏娅。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半月谈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半月谈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报名要靠“秒杀”,入了学就不想毕业:老年大学挤爆了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