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网文盗版生意,一棵靠“吸血”长大的摇钱树

作者:佳璇 发布时间:

网文盗版生意,一棵靠“吸血”长大的摇钱树

作者:佳璇 发布时间:

摘要:网文磨刀,盗版风紧。

1634788839496354.jpeg

图片来源:pexels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文 | 佳璇,编 | 一凡

2016年4月,曾有一则新闻引发网文圈众怒。

网文作者“剑舞秀”在更新《我来自阿斯嘉德》时设置了防盗章节,反遭自称为“免费章节承包商联合体”的网友威胁。该网友在多个平台公开宣称,要将“剑舞秀”列入“严打嚣张”作者名录,由三名义工保持关注,人工盗取正版内容,一旦作者更新呈现出规律性,就立即修改抓取设置,实时更新。f27ad46b1ebe450dfaa0acccf6cd3184.png

图源《我来自阿斯嘉德》贴吧

原创作者被盗版商公开挑衅、威胁并侵权,让众多网文作者纷纷在社交平台发声。长期以来,面对盗版商和盗版读者,网文作者最无能为力。他们或说理、或愤怒、或恳求,最终却往往归于失望。根据《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多数网络文学平台每年有超过80%的作品会被盗版,高达82.6%的创作者深受盗版侵害。与盗版作斗争,甚至已经成为了网文行业发展过程中的集体性记忆。

那么,盗版对行业造成了多少损失?又究竟因何屡禁不止?有哪些有效的版权保护策略和治理措施?就这些问题,刺猬公社与多名网文作者、读者及行业专家聊了聊。

网文盗版何其多

被盗版商挑衅威胁、被部分盗版读者集火的那个阶段,网文作者剑舞秀的情绪非常糟糕。2016年的防盗版风波,可以说是他2014年写网文以来跟盗版斗争最艰难的一次。

从发布第一本书《进击的大内密探》,剑舞秀的作品就已经可以在盗版网站上找到了。但彼时的剑舞秀还是网文行业里的新人,对盗版损失的认知不强。在更新第二本书《我来自阿斯嘉德》的过程中,剑舞秀奇怪地发现自己日常追更的部分网文作品都设置了防盗章节,他开始察觉到有哪里出了问题。

于是,剑舞秀也尝试设置了一次防盗章节。所谓设置防盗章节,就是作者通过发布“无内容章节”对盗版网站进行干扰。一般情况下,盗版网站会通过自动抓取内容进行内容搬运,网文作者们便钻盗版网站抓取的“空子”,先发布一章“乱码”内容或废弃内容,在盗版网站抓取到错误章节后,再发布正确内容将错误内容覆盖。由此,盗版网站获取的内容便“失效”了。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据剑舞秀回忆,在《我来自阿斯嘉德》上架期间,其作品日订阅量约为3000出头,而在设置防盗章节后,日订阅量竟然涨至近5000,有时甚至会翻一倍。这也意味着,盗版商拿走了作者约一半的收入。

创作的前几年,剑舞秀并非全职作者,他在东北小城做着一份倒班工作,拿着两千多的月薪,每个月存不下五百块钱。靠着对网文创作的钻研与勤奋,他才在自己第二部作品的创作期收获了两倍工资的创作收入。然而,盗版网文泛滥深深伤害了剑舞秀。

事实上,剑舞秀只是众多受到盗版侵害的网文作者中的一个。根据《报告》,网文作者中近一半为兼职写作,赚取额外收入或零花钱;超过三成是全职创作,获取日常收入来源。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没躲得过盗版商之手,超过八成的创作者深受盗版侵害,其中频繁经历盗版的创作者比例超过四成。

除了物质损失,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在与盗版商漫长的斗争中,网文作者们频繁遭受打击。有近97%的创作者认为,盗版会影响自己未来的创作动力。

“盗版影响的不止是钱的问题。”网文作者机器人瓦力说,“它还直接导致了网文行业小众题材的持续性萎缩,同质化趋势加重。”

按照受众人数,网文可以简单化分为两类题材:一是主流的大众题材,二是冷门的小众题材。两类题材的网文同样蒙受盗版损失,但是不同类型作者承受伤害的程度会有所区别,对于小众题材作者而言,盗版带来的伤害很可能是致命的。

原因在于,越是主流、火爆的题材,受众群体越广泛,正版付费读者往往较多,所以在被盗版抢走部分收入的情况下,作者获得的回报通常还能够支撑其日常生活,使其完成创作。然而,小众题材的付费读者通常较少,作者收入也相对偏低。蛋糕本就不够大,盗版又切走一半,剩下那半便难以满足作者们的基础温饱。

1634281092546924.jpeg

图片来源:pexels

当盗版不断侵占这块狭小的市场,小众题材作者们有的苦苦挣扎坚持,有的开始向大众题材转型,有的则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

“吃饭的问题是很现实的。作者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能完成作品,更别说拥有体面的生活。我见过很多人就是这样离开了行业。他们很有才华,也很有热情,对故事有追求,最后却只能离开。网文连载是非常消耗时间、精力和热情的事情,而盗版让这些作者们永远失去了完成创作的机会。”机器人瓦力说。

由此可见,无论是实时发生着的经济损失,还是倍受打击的原创生命力,盗版已成为扎在网文行业里一根深深的刺,为行业内容生态和长远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

科技作恶,屡禁不止

通过设置防盗章节,剑舞秀的确拉回了一些正版读者,从盗版商手里拿回了部分收入。但那时的剑舞秀没想到,他这场与盗版商的斗争,自此才刚刚开始。

客观来说,作者以防盗章节来与盗版商对抗,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在有些情况下,甚至是对自身的损失更大。

最直接的损失是,防盗章节损伤了正版读者的阅读体验。正版读者们通常会第一时间阅读最新发布的章节,但点开后却发现是一堆乱码,虽然他们知道这是作者的防盗手段,但时间一长,正版读者的怨言就会越来越多。机器人瓦力把这种情况导致的读者流失称为防盗章的“副作用”,正版读者心里会想:“为什么我付钱了还要遭受这么一出?作者被盗版是你的事情,我都付费支持你了,还要被这样对待吗?”

有着13年网文书龄的读者若梦也印证了这一点。他还遇到过作者设置防盗章节后,订阅用户反而减少的情况。若梦表示,防盗章节不是长久之计,一旦阅读体验不好,大家随时可能换本书来看,或者选择其他娱乐方式。

为了尽可能保护正版读者的阅读体验,作者们不得不在读者们入睡后发布防盗章节,并在他们起床之前用正确内容覆盖。这个时间通常是凌晨三四点,部分作者能在这样的昼夜颠倒中熬上几个月,然后再因过度疲惫而放弃。

剑舞秀就是这样惹上了麻烦。因为一次起晚,他覆盖防盗章节的时间比平日晚了一些,让不少正版读者生怨。长期防盗的行为,也让部分盗版读者对他恶语相向。为此,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解释自己防盗版的苦衷,强调会在上午9点前更新,并呼吁支持正版。然而,文章发出当晚,剑舞秀成为被盗版商公开“宣战”的对象。“我方承诺如作者9:01改回真文,我们就9:02二次抓取……”盗版商如此说。

盗版商如此嚣张的背后,是作者们对此的无可奈何。根据机器人瓦力超过十年的从业经验,网文被盗版的速度越来越快,基本上更新还不到一分钟,盗版网站就已经完成抓取。同时,盗版网站也越来越多,大站速度最快,小站就好像病毒一样不断复制。用不上半天,成千上万的盗版网站链接就有最新章节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办到的,但是他们有那样的技术。”机器人瓦力说。

4868d72f1675c6f6f42d51e0deac0cf1.png

机器人瓦力作品屡遭盗版

根据《报告》,近9成网文平台和近8成作家一致认为,盗版屡禁不止的原因是:科技手段降低了盗版成本。网络文学面临着盗版侵权的“三座大山”——盗版平台及搜索引擎、应用市场两大入口渠道,已经成为网络文学盗版侵权的主要途径。

以“笔趣阁”为典型代表的盗版平台,形成了规模化、体系化的盗版利益链条。他们首先通过技术手段或手打的方式,从正版网络文学站点获取原创内容;其次通过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等渠道进行推广,吸引用户点击、阅读,从而聚合网络流量;通过在盗版作品的浏览页面嵌入广告,赚取广告收入;最后,盗版平台、推广渠道和广告联盟按照一定比例瓜分灰色收益。

作为互联网的重要入口,搜索引擎逐步发展为用户获取盗版内容的首要平台。资深网文读者泰乐告诉刺猬公社,阅读网文初期,他会直接在搜索引擎中查找书名,顶到最前面的链接基本都是盗版网站。这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不知有正版付费这一说,直到同学为他推荐了正规平台,他才转为正版付费用户。

而截至今日,网文行业盗版先行的情况仍未得到明显改善。《报告》数据显示,75%以上的读者认为网络文学盗版现象仍然严重,而阅读盗版主要原因是盗版渠道多、易找到以及搜索引擎显示盗版站点多。

网文作者一夕成道在搜索引擎上搜自己的作品,一眼扫过去全都是盗版链接,甚至有时正版链接已经排到了第二页。最让一夕成道扎心的时刻,就是他发现自己求读者订阅支持的单章,被盗版网站盗取后显示为:此章是作者求月票的废话,请直接下一页。作者与读者良好互动的另一面,是盗版泛滥对作者们创作尊严的打击和侮辱。究其根源,搜索引擎以“避风港原则”为由,不履行信息审查义务,导致盗版链接层出不穷,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聚合链接和转码阅读三个功能又加剧了盗版内容传播。

此外,应用市场对阅读类App的管理也存在较多漏洞。比如,上架App的门槛和成本低、对企业资质和内容授权等方面缺乏审查、对于盗版App侵权行为的管控力度较弱等等,都让盗版商有机可乘。

技术能行善,也能作恶。原创作者们防盗,盗版商们也在“与时俱进”,采取各种手段“反防盗”。作者们与盗版商之间的斗争,变成了一场“看谁更能耗得起”的持久战。

治理盗版,首治传播渠道

据剑舞秀回忆,他与盗版商之间的这场风波,还是后来由平台出手,加大了打击力度,才算是平息。

面对盗版商侵权,作者们的个人力量十分有限,很少会走到法院诉讼这一步。《报告》显示,创作者中仅25.2%有过维权行动,53.7%选择放弃维权,21.1%尚处于犹豫阶段。维权难度高、维权渠道少、维权成功率低是创作者放弃维权的主要原因。

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韬略告诉刺猬公社,创作者的维权成本来自多个方面,一是专业维权流程存在一定的知识门槛;二是文书准备、收集证据过程中漫长等待带来的心理压力;三是诉讼打乱日常创作状态造成的经济损失。

1646275181954049.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更重要的是,对于个体作者而言,网文维权通常得不偿失。因为盗版对个体作者造成损失数额的举证非常困难,绝大多数情况下,作者只能得到数额较低的法定赔偿,与维权的时间、精力、资金投入不相匹配。更糟糕的情况是,即便作者胜诉也可能无法执行,因为大量盗版链接的背后可能是找不到负责人的“皮包公司”。 

张韬略说:“有点像玩‘地鼠游戏’。一部作品可能被多个网站、平台或App侵权,往往作者打完这个平台,另外一家平台还是会出现,源源不断。”网文作者通常势单力薄,本身维权能力不足,也难以有效组织起来,持续进行维权。根据《报告》数据,超六成创作者表示执法机构对盗版的处罚力度较弱,维权耗时耗力却得不到期待的回报。因此,大多作者只能是呼吁读者支持正版。数据显示,超八成创作者会关注同行的维权情况和进度,希望行业团结一致共同打击盗版。

越是头部作者和头部网文平台,被盗版侵权就越严重。《报告》显示,大多数网络文学平台每年超过80%的作品会被盗版,九成以上头部创作者、六成左右中腰部创作者都在长期经历盗版困扰,头部平台每年的维权成本超过千万元。为了行业长远健康发展,当下“盗版屡禁不止、正版无可奈何”的网文环境势必要得到扭转。

学者张韬略表示,目前,网文行业的盗版网站运作呈现规模化,故意侵权、反复侵权的情况比较明显,对于这类问题,现有的执法力度也在逐渐加大,这些在幕后运作黑链、灰链的人必须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而多方主体共同参与,封锁盗版源头、管控侵权重灾区,是网文盗版治理较为理想的方式。

综合调研报告与行业呼声来看,压实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等平台的主体责任,封锁盗版传播渠道,从源头切断盗版利益链,是网文行业的盗版治理重点。

《报告》调研过程中,超过九成的平台认为,打击盗版最有效的措施是“关联平台加强盗版内容检索能力和版权保护意识,封锁盗版账号/网站/内容”,其次分别为“主管部门对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等平台提出要求,封锁盗版渠道”和“主管部门开展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专项治理行动”。由此可见,治理网文盗版,传播渠道是关键。只有明确了各行业主体的责任,才能有效调动各方积极参与维护市场环境。

网文行业已经凝聚起打击盗版的共识,并付诸行动。

5月26日,中国版权协会及旗下文字版权工作委员会,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等20家省级网络作协,番茄小说、晋江文学城、阅文集团、纵横文学、中文在线、掌阅科技等12家网络文学平台,爱潜水的乌贼、烽火戏诸侯、淮上、priest、唐家三少、吱吱等522名网络作家联名发出倡议:

呼吁搜索引擎严格履行平台责任,及时清理、屏蔽“笔趣阁”等盗版站点,开放权利人直接投诉盗版站点的权限,不为侵权盗版行为提供转码阅读等产品优化功能,停止侵权行为;

呼吁应用市场提升版权意识,主动强化对开发商的证照资质、主体真实性、权属证明等方面的审查义务,及时清理“笔趣阁”等有侵权盗版行为的阅读App,停止侵权行为。

即便饱受盗版侵权的影响,但在被问到“因何坚持创作”时,网文作者们的回答总是大同小异。

机器人瓦力说:“靠写书一夜暴富可遇而不可求,我们想的就是可以写出不错的作品,让生活稳定体面,更重要的是有机会讲完想要讲的故事。”一夕成道说:“写小说真的很累,每天绞尽脑汁就是希望能写得精彩一点。”剑舞秀说:“最基本的是解决生计问题,再高一点,就是我很喜欢那种创作的成就感,借笔下的人物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二十多年来,正是创作者笔下一个又一个好故事,网文行业才得以发展至今。

精品内容是网文行业立身之本,创作者是行业的动力源泉。而拥有这一切的基础,是保障好创作者们的权益,打造良性健康的市场环境,培育能够孵化优质内容的土壤。作为关乎网文行业生态发展方向的重要课题,盗版治理势在必行。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编辑一凡。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刺猬公社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刺猬公社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网文盗版生意,一棵靠“吸血”长大的摇钱树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