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招生简章发布5天后叫停,双一流办职业本科为何受阻?

作者:赵雨萌 发布时间:

招生简章发布5天后叫停,双一流办职业本科为何受阻?

作者:赵雨萌 发布时间:

摘要:不是“翻了牌”就是职业本科。

1650452030271367.jpe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赵雨萌

985高校成职业本科?

985、双一流高校中国农业大学下属的烟台研究院近日陷入了一场风波。5月18日学校官网发布职业本科招生简章,5月22日宣布停办,中间仅5天时间。

5月18日晚,烟台研究院学生发现,中国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农大)官网最新招生简章中,烟台研究院名称变为产业技术学院。

招生简章显示,为培养更多适应现代农业产业发展的高层次应用型人才,设立产业技术学院,在山东烟台开展高层次应用型人才培养试点,逐步构建本硕博贯通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增设设施园艺、现代畜牧、电子商务3个职业教育本科专业。

烟台研究院大二学生程俊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一新生在北京校区就读,后三年回到烟台校区。当学生发现职业本科招生简章后,5月19日下午,烟台研究院院长林万龙曾到北京校区向学生说明情况。

网传视频显示,林万龙向学生承诺,“农大永远不办职业本科,烟台研究院保留原来的招生和培养模式,招生简章(中的产业技术学院)会改为烟台研究院。”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5月20日上午,农大官网上述招生简章中的产业技术学院名称改回了烟院,5月21日晚,更新了简章内的详细内容。5月22日,学生提供的校内通告显示:终止原产业技术学院招生方案,烟台研究院现有招生专业、培养方案和相关政策不变,将继续招生。

5月23日下午,农大本科生院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了停办事实,“基于各方面因素考虑,确定不办了,我们这个事情是取消的。”对于烟台研究院将来是否还会招职业本科,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

至此,这场持续5天的双一流院校“试点”职业本科,就此停摆。

双一流院校设职业本科为何受阻,是否可行?又该如何办好职业本科教育?

为何受阻

据农大官网显示,中国农业大学烟台研究院于2007年获教育部批复成立,是农大设在山东的一所教育科研机构。官网显示,该院毕业生就业率95%以上,平均深造率40%。新生在北京完成第一年学业,大二回烟台研究院学习直至毕业。

烟台研究院大二学生刘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以前烟台研究院只在山东省内招生,2020年他以590多分被录取,“本来这个分数可以进一个不错的211,为了烟台研究院985名声才来的。” 农大官网显示,当年烟台研究院录取分数线最低为579分,平均590.2分。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招生简章发现,2021年起,烟台研究院面向山东、河北、辽宁、福建、湖北、湖南、重庆扩招,计划招生600余名,这届考生就是烟台研究院目前的大一在读学生。

“扩招承诺是做大做强,现在突然变为职业教育本科,有把学校整体水平拉低的嫌疑。”刘祺认为,学校“先斩后奏”的处理激化了矛盾,“做决定没有与学生和家长商议过,就把我们这群人的前途决定了。”

程俊介绍,他们曾向本科生院老师了解毕业证和学信网信息,得到回复:“职业本科毕业生毕业证和烟台研究院是一样的,不保证学信网信息是否变成产业技术学院。”

刘祺则担心,“学院和专业都没了的话,怎么跟用人单位解释我不是职业本科呢?”

从5月18日发布招生简章引发学生不满,到22日宣布停办,仅短短5天。

photo-1546617885-4822125f891e.jpeg

图片来源:unsplash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科技教育委员会副主任胡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烟台研究院叫停职业本科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学校准备、宣传和沟通得不充分,配套措施不完善。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史静寰指出,学校不能因为有相关政策支持,而不顾及办学承诺,应进行多方沟通,把为何转型以及转型后怎么办等问题,跟利益相关者讲清楚。

近年来,尽管国家一直致力于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并陆续出台相关政策,而由于社会认知中对“职业”二字的矮化,职业本科教育推进过程中受阻的情况并不罕见。

2020年5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提出“转为民办、转为公办、终止办学”的转设路径,并细化提出“可探索统筹省内高职高专教育资源合并转设”。其中合并转设,是指独立学院整合优质的高职学校或高等专科学校成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政策出台后,不少独立学院学生和家长认为,独立学院本科与职业技术大学合并是降格行为。

浙江两所独立学院在未提前告知学生情况下,发布合并职业技术大学的公告,遭到学生和家长强烈反对。随后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告,明确浙江省全面暂停独立学院与职业院校合并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山东、江苏等省市院校也陆续发布停办通知。

在苏州工业园区服务外包职业学院教务处副处长蔡炳育看来,职业本科之所以推进效果不够理想,根本上与长期以来职业教育吸引力低有关。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全国职业本科院校32所,大部分为民办院校升格而来,吸引力相对偏低。他表示,由民办院校升格的职业本科,办学基础和人才培养质量还没有得到社会层面的普遍认可。

可行吗

双一流大学设立职业本科,若想得到社会层面认同,蔡炳育认为,“不能从金字塔底部(注:民办高校)做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应该‘从上往下’(注:双一流院校)开始试点,才能彻底改变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

史静寰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流大学办职业教育,从基础和需求来讲,应该还是有条件的。”

不过她强调,由于我国高校长期处于比较单一的、同质性较强的教育体系之中,学术性较强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办职业本科,不一定水平就高,因为职业院校更突出的特征是注重应用,强调实践。因此她认为,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办职业本科不会是主流,更多代表一种态度和趋向,即支持并参与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向多样化转型。

有观点认为,烟台研究院试点职业本科,是双一流院校推进职业本科教育新的尝试,在现阶段社会普遍“矮化”职业教育下,不失为一种新的探索。

史静寰也认为,个别院校努力转型,打造不同类型的人才培养计划,刚开始不被社会认可,也是正常的,这需要一个过程,但从大趋势而言是不可逆转的。

1643241727807478.png

图片来源:pixabay

如何办

2022年5月1日,新《职业教育法》颁布施行,这是职业教育法近26年来的首次修订。其中指出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明确着力提升职业教育认可度,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完善职业教育保障制度和措施,更好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5月24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为普通高等学校设置职业本科教育专业预留了空间,职业学校的学生不仅可以读大专,还可以上本科,职业教育吸引力、影响力不断提高。

此外,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也明确提出: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在此方向下,高校又应该如何开设职业本科专业?

胡卫提醒,高校要理性办学。他认为,提到职业本科就都去搞职业本科,现在还没到这个程度,考试的通道和评价的渠道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只有学校确实需要一个职业本科,办学真正符合职业本科的特点,才能说是职业本科。”

双一流高校,特别是一流学科专业开设职业本科,要有相应的办学条件,胡卫补充道。其中,师资队伍、培养方案、考试制度、评价制度、质量保障制度,包括实训基地都要配套,要有完善的过程,“而不是翻了牌,就是职业本科。”

不过,对于双一流院校是否要另外新开办职业本科专业,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此持否定态度。熊丙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双一流院校的很多专业其实本就属于职业教育。他举例认为,航空航天和宇航员都属于职业教育,是高端的职业教育。社会不应该对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进行分类,这反而会强化身份概念,“矮化”职业教育。

职业本科招生也是关键,近年来国家一直在加快推进职教高考制度。在前述会议上,陈子季表示,职业本科招生要完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考试招生办法,为中职学生和普通高中学生提供更合适的多样化发展机会。

对于职教高考遴选机制,胡卫认为,职教高考侧重于学生动手技能,普通高校中,偏向应用技术类的专业也可以通过职教高考去遴选所需要的人才,提高职业技能考试成绩在录取中所占权重。

“好多学校的专业,本来就是技术技能类的。”他举例,上海交大便有很多专业例如工程专业,适合技能人才选择。

胡卫进一步认为,随着职业本科高考的完善,理论上应实现横向融通。考普通院校的学生,发现自己动手能力强,对技术技能和实操有兴趣,也可以去考职业本科;而职业院校的学生,理论上也可以横跨双一流学校,考取适合的专业。

对于这一点,熊丙奇也持相似看法。在他看来,职教高考不应以成绩为评价标准,而应从学生技能角度出发。他建议,职教高考应该允许所有学校学生参加,而非仅有中职院校和高职院校参加,“文化课和技能都很好才可以读职业教育。”

作为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本科教育,未来就业前景如何?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邢晖在前述会议中介绍,十年来,我国中职就业率(含升学)持续在96%以上,高职在91%以上,高于普通高校的平均值。

教育部职业教育发展中心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今年就业目标为1100万人以上,高校毕业生高达1076万人,而现阶段社会需要更多的是应用型职业型人才。他指出,“职业教育无论是中职,还是专科、本科层次,都是各类教育中就业率最高的。”

胡卫也认为,职业本科前景广阔,市场需求大。他指出,许多产业每年面临3000万人力缺口,职业本科培养产业实实在在需要的人,填补空缺,可以起到推动和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前景肯定好,关键看走的路是不是对的,是不是按照方向去走,而不是简单‘翻牌’”。

(应受访者要求,程俊、刘祺均为化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作者赵雨萌,值班编辑肖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中国新闻周刊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招生简章发布5天后叫停,双一流办职业本科为何受阻?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