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千亿政府补贴躺在账上“花不出去”,培训补贴能否走出“死循环”?

作者:庄晓 发布时间:

千亿政府补贴躺在账上“花不出去”,培训补贴能否走出“死循环”?

作者:庄晓 发布时间:

摘要:宁可不花,也不能花错。

微信图片_20200813094615.jpg

*来源:院校桥(ID:yxqedu),作者:庄晓

一边是亟须输血的职业教培机构,一边是躺在账面上的巨额补贴。高达1000亿的政府补贴,究竟如何花?

在风起云涌的变革之际,笔者走访数家职业教培机构,试图勾勒出政策风暴下,众多职业教培机构的生存现状,同时期待政府和行业协会能够加快出台职业技能培训的标准化细则,尽早建立国家层面的职业人才培训评价体系,将“职业技能提升补贴”这笔躺在账面上的巨额资金,体体面面地花出去。

“这么多年,我感觉政府在这块支持力度非常大”。

陈捷是上海市黄浦区成人教育协会副会长。自从07年从事茶艺师培训以来,她亲眼见证了越来越多的学员,和茶艺结下了不解之缘。

“以前三个月一期课程,最多也就4个班,但是现在一年下来,保守估算,光是茶艺课就有20多个班”。

除了传统文化的复兴,陈捷认为,政府职业技能提升补贴也让更多的人走进了茶艺课的课堂。“像A级机构,政府对在职人员补贴力度达到60%,非在职的就更高了,学费这块负担几乎没有。”

从业人员多了,“茶艺”这个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有上海人保局批的茶艺师培训资质机构很少,不超过5个手指,发展到现在都数不过来了,而且现在新兴纯中式的茶城、茶馆也越来越多,整个行业都被带动起来了。”

既能促进就业,又能带动经济发展,可以说“职业技能提升补贴”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地步,然而本该是利国利民的专项补贴资金,近日却被曝出成了一笔“账面上花不出去的巨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01.沉睡资金,额度超乎想象

“资金量很大,但这笔钱使用起来如同戴着镣铐跳舞,从现在的条件看肯定没法花完。”淮安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淮安从失业保险基金提取3亿元用于三年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今年要用1.4亿元培训10万人次以上,而分摊到淮安下面的县区,这笔资金难以充分使用。

上文提到的“三年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正是源自于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

《方案》明确要求,地方各级政府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统筹用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3年共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技能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500万人次以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

然而三年过半,支出位于全国前列的江苏,也不过使用了2.7亿元的专项资金,仅占总金额87.7亿元资金总量的3.08%。公开资料可查的山东滨州市,总共1.9亿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专账资金仅发放各类职业技能提升补贴 2997.41万元,还不到项目总额的1.58%;

从现有数据来看,全国仍有近百亿元的职业技能提升专项资金,冻结在账户之中。

“政策制定层级越多,越不开放”。一位基层人社干部透露,职业技能提升专项资金渠道来源众多,有时要求从失业保险金支出,有时要求从就业专账资金支出,而从省、市、县三级逐级制定实施方案的过程来看,将原则落实为细则费时较长。综合影响下,这笔专项资金在合规使用上有着较大压力。

“可以想象这笔资金如果能正常流转,将更能激发用工企业等多方保就业的积极性。” 常年深耕于人力资源领域的负责人李先生认为,眼下资金发放缓慢,“可能让各地错过人力资源水平提升的机会。”

02.宁可不花,也不能花错。“传说补贴”,为什么花钱这么难?

“和今年疫情有很大关系,”陈捷直言不讳地告诉院校桥,受疫情影响,上海职业教育培训机构6月才接到复课通知:“现在主要精力还是在消化原有班级课程,以前2月就要开的新班,现在到7,8月才考虑重新开班”。

微信图片_20200813094703.png

按照职业技能提升的专项补贴的规定,部分教育培训机构将从中受益,然而新冠疫情的到来,生生暂停了职业培训资金的使用进度。但是对于不少职业培训从业者来说,即使没有遭遇疫情,这笔补贴也被称为“传说中的补贴”。

 “过程实在是太复杂,申请一次就像脱了一层皮!”,对于民间职业教育培训机构来说,要想拿到职业技能专项基金的补助,就像小白打怪兽,在通关升级路上备受“考验”,才有机会拿到最终大奖。

“很少有初创的微型企业有完善的组织架构,而他们也更容易被关在大门外面”。从事中式面点师职业培训的华先生,就倒在了资料申请的第一关。一些地区在申请补贴政策中明确要求,培训机构要有完备的工会和职代会体系,“对于初创的微型机构而言,这就有些天方夜谭,想要补足功课,机构的经营成本也会相应增加。”

除了担心运营成本的增加,不少从业人士更怕一些突发状况。专做企业职业培训的苏先生直言制证太难。“以往的职业技能考试成绩在4月就能查到了,今年受疫情影响,成绩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苏先生介绍说,职业技能补贴需要在考证一年以内申请才能发放到位。按照正常情况,5月的考试往往在7月出成绩,但一般拿到证书还要等到来年的3月底,留给考证人员申请补贴的时间相对短暂,稍不注意就错过了申请时间,“像今年这样迟迟不出成绩,更容易影响企业和员工的培训热情,陷入了恶性的循环”。

作为稳就业、促就业的关键举措,职业技能培训,对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进制造强国建设、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推动经济迈上中高端具有重要意义。而僵化的执政思维,在无形之中,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形成了企业员工、教培机构和政府三输的局面。

“这个培训,它的真实性谁来保证,如何防止骗取补贴,也属于执法的难题。”苏先生告诉笔者,部分地方主动提高补贴申请门槛,“宁可不花,也不能花错。”

03.国字头证书退场,补贴发放遭遇两头空

一边是补贴发放资格审查关卡重重,一边还将面临消费补贴群体的忽然消失。

“据说今年10月24日考试是最后一批,再不报名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年初因为疫情而被裁员的卞云,在家呆了有近3个月了。年仅40岁的她,打算在下半年将职业技能就业培训提上日程,重新出发。

“报名了西点师和咖啡师,因为我目前是失业状态,所以补贴比例是110%,其中这10%是只有去人社局认定的A级培训机构报名,才能享受上的。”对她来说,这笔职业技能补贴非常重要:“说如果考试合格,不仅学费全免,而且还有10%的额外补贴,相当于把路费也涵盖上了。”

个人和职业培训机构的补贴,往往是职业技能提升专项资金中的大头支出。以申城为例,培训意愿强烈的个人,在由人社局认定的各类职业培训机构报名学习,考试通过后,拿到政府职业技能提升补贴,获得国家认定的资质证书。随着学员数量增加,职业教培机构得到良性发展,共同促进这个行业的茁壮成长。

“要求很严格,比如师资、环境、设备各个方面每年都有审核;出勤率也会影响到学员个人是不是能拿到补贴,每次课前都会有一个30秒就变换的二维码,包括老师,每个人都要刷码成功才算签到”。

陈捷认为,正是对机构、教师、学员多方监管,才让这个茶艺师这个职业,能够更加规范健康合理的发展。然而这个已经发展了13年的模式,即将遭遇巨大的挑战。

2019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分步取消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推行社会化职业技能等级认定。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发文要求,到今年年底,像“茶艺师”、“评茶员”等职业资格相继退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相关专业申报和补贴全面暂停。目前上海市2020年6月后拟将取消全部专业考试申报及补贴。

“我很多朋友都赶在截止日期前去报名了,”卞云说,“培训老师也告诉我们,可能错过这个村,今后就再也没这个店了,那么以后还能去哪学习呢?”

04.先破而后立,部分职业断崖式下跌,职业人才培训究竟路在何方?

“现在茶艺师、评茶考试培训班报名截止到8月后就全面暂停,目前,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

6月1日正式复课后,陈捷办公室里的小白板上,写上了满满当当的复课信息,然而在不久的将来,这块白板将再次如同疫情期间,变得冷冷清清。

“可能会遭遇断崖式的下跌”,长期在职业机构培训一线的石婷告诉院校桥:“以心理咨询师为例,17年9月退出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后,据不可靠估计,上海市整个职业培训市场,从最初有三四十家,到现在只剩下了四五家。”

众多机构消亡的背后,是学员数量和质量的急速萎缩:“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开一班,每班人数在100-150人,现在3-4个月才能开一班,每班人数也只有40到50人左右”。国家退出职业鉴定后,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扛起了心理咨询师人才的培养的大旗,然而短期之内,像这样由学术机构颁发的证书还未能得到市场的认可。“求职的时候,很多HR还是要求要看之前国家心理咨询师的证书,所以现在的学员也发生了变化,以前是一门心思考证为主,现在可学可不学的人更多一些。”

行业标准还没完全建立,就遭遇国字头证书的取消,尽管未来社会需求旺盛,可从实际操作来看,心理咨询师培训行业仍然前景黯淡,对于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来说,培育成长仍需更长的等待时间,社会必将付出更加高昂的培训成本代价。

面对未来,职业教培从业者们忧心忡忡,深怕诸多职业资格认定同时取消后,短期内造成的培训真空,补贴取消,陷入“机构倒闭,学员失学”的恶性循环,最终带来职业人才培养的断层,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由社会力量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对各行各业培训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补充。现在说取消就取消,这么多学员怎么办,这么多职校从业者又该怎么办?”陷入焦虑的苏先生,希望能由政府牵头,明确职业技能补贴细则,早日落实行业职业培训的体系和标准,重新打造行业权威职业资格证书。陈捷认为,完整的职业培训体系必然还需要科学严谨的规划。“比如茶艺师资格培训,都有课时和考核的要求,必须先是初级、中级,才能高级,这样一级级考上去,不能说随便一个茶馆,未来它就能拿到补贴,开展培训。” 

作为经济发展的压舱石,职业教育技能培训必将受到举国上下的关注。170个国家职业资格鉴定取消后,今后人社局即将出台的任何政策,都将给行业带来巨荡。笔者发现,截至目前,人社部已累计颁布190个新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其中即包括纺织、轻工、冶金等生产制造领域的传统行业,也包括家政服务员,养老护理员等社会急需紧缺职业,同时还包括农业经理人、工业机械人系统运维员等新职业。

随着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公布,新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  未来职业技能评判标准什么时候出台?

  • 由社会培训评价组织和用人单位开展的职业技能等级认定什么时候能够落地?

  • 堪比催化剂的“职业技能提升补贴”改革措施什么时候才能落实发放?

  • 众多职业培训从业者又该何去何从?

当然考验职业教培人的远不止以上这些个问题。在风起云涌的变革之际,笔者期待政府和行业协会,全局性统筹与思考职业技能培训,尽早建立国家层面的职业人才培训评价体系,加快出台职业技能培训的标准化细则,增加执政智慧,早日将“职业技能提升补贴”这笔躺在账面上的巨额资金,体面地花出去,从而带动职业教育的全面发展。

 “还是要坚守,过得去,过不去,现在没有办法想太多。”仍在等待的陈捷,始终坚信:“只有所有行业的兴旺,才是真正的兴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院校桥”,作者庄晓,编辑楠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院校桥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院校桥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千亿政府补贴躺在账上“花不出去”,培训补贴能否走出“死循环”?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