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GET2020】有为乡村图书馆:一座图书馆 改变一座城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GET2020】有为乡村图书馆:一座图书馆 改变一座城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摘要:“我们非常需要有客户系统的支持和美育在线教育。”

章瑾.png

有为乡村图书馆发起人兼理事长章瑾

芥末堆 11月30日 Siyi 报道

“我们觉得慈善是强对弱的帮扶,而公益关注的问题就更加有公众性,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同样的尊严,关注实现一种氛围美好的生活。”

11月24日,在由芥末堆举办的GET2020“或跃在渊:教育的信心与发展”教育科技大会上,有为乡村图书馆发起人兼理事长章瑾分享了阅读对她的人生引领作用,讲述了她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如何用一座图书馆改变一座小城。同时,她也提到了目前有为图书馆运营所需要的资源支持:数字客户系统和在线美育教育。

以下为章瑾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我的家乡是小城三门县,爸爸是城镇户口,妈妈是农村户口。我从小就是现在所称的流动人口子女,没有办法在城市里面上学,那怎么办?80年代,我上幼儿园时妈妈就送我去学舞蹈、认字,她托人找到小学的班主任,说这个孩子学的还挺多的,语文老师就现场用故事书考我,差不多90%的汉字我都认识。老师很诧异,于是我就这样“开了后门”入了学,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阅读的力量。

“为父母考上重点大学,为自己上自习”

还记得1999年高考放榜那天,我的分数过了重点大学录取线。当时我的反应就是长呼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没有惊喜,动都不想动。我跟我妈说:“我终于为你考上重点大学了。”因为我自始至终都觉得,上学是在完成爸爸妈妈和老师交给我的任务。

填志愿的时候我报了离家很远的地方,我到了重庆上大学。到了重庆我终于可以彻底放飞,大一、大二就参加了吉他社、合唱团、广播团,我从来不进自习室的大门。一直到大二的暑假,我确定了要出国留学的目标,所以我要修第二专业。这也是读了13年的书,第一次自己制定了目标,第一次我主动走进自习室,两年之内我不断地查资料准备各种考试,还要学第二学位。确定目标的四年,我的生活就是出国留学、考试、打工、做社区服务,很多很多次在图书馆里面睡着。

在英国留学期间,我做过图书馆的实习生,参加过一些社区书店的相关活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了解多一点关于阅读推广,社会组织这方面的事情。后来英国留学毕业之后,我在香港工作,香港的中央图书馆也带给我非常多美好的回忆。香港也带给了我一些文化上面的冲击,公益组织也非常发达。

“我妈说了算?”

兜兜转转从18岁离家到30岁,已经12年了,我基本上每年回去两次。

2011年回家就给我比较大的生命转变。那是6月,我想要回家吃杨梅。家里有一个孩子刚刚高考完,他是三门典型的好学生,成绩高出重点大学录取线三四十分。大家就对我说:“你在外面见过一些世面了,不如帮这个孩子考虑一下他怎么样去选择专业。”

我就问他,有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做什么样的工作?他说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想过要去什么地方,因为一直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概念。那我就跟他说:“那你是想要改变世界,还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他说无所谓。最后他的回答是:我妈说了算。

我当时真的还蛮震惊的,因为我感觉我看到了12年前的自己,过去的12年,一切都还是相同的配方。就像1999年的我,那时我对于未来是完全茫然无知的,我只是被鼓励去考高分,我成了家乡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家乡,孩子们会被带上麻将桌,可家长还是期待他们好好念书,能够喜欢读书。他们会对孩子们说:“你要考高分,你要学习,要走出三门。”可是没有人会鼓励孩子去思考。考了高分干吗?按照规划好的路线做公务员、结婚、生子,一切还是本来的样子。

“用图书馆改变一座城”

我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家乡变得更好,终身教育不应该只是放在学校,它也可以引起你对某个话题的思考。生活就是教育,生活即学校,如果我们可以建立起来一个有温度的社区图书馆,也许就可以改变家乡的样子。我希望这是一个体制外的空间,可以给孩子们不同的评价体系,不同的价值观。

所以一开始图书馆是建立在破旧的厂房区,是我家附近的厂房改建,大概400平米,8年之前开始运营,现在大概有一千多名志愿者帮助我们建设运营图书馆。

图书馆1.png

这个图书馆首先是一个社区图书馆,我们会做非常多文化的活动,我们称之为社区学堂,一开始我们比较集中在青少年身上,从3岁到上大学之前的18岁青少年,都可以在这个地方找到适合他们的活动,无论是绘本阅读、素养课程、兴趣小组,还有冬夏令营等等。我们还会邀请一些有在海外留学和生活经验的人进行分享,会有助于青少年从养成阅读习惯到价值观形成的整个过程。给高中生一些外面的视野和对未来的一些期待,让他们有勇气走出这个小城。

图书馆2.png

后来我们发现,如果不去改变整个教育生态,如果家长和老师是不怎么赞同孩子参与活动,而是更愿意他们去写作业的话,其实很多活动成效是非常差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又针对老师、义工、母亲开发了非常多的活动。

我们把这一切从学校带到了社区。我们造成了什么样的改变呢?我们藏书只有三万多册,年借阅率达到120%,主城区4%的人口持有我们的阅读证,读者人均年借阅量是14本,这个是远远高于中国平均指数阅读水平的。每年我们办差不多400场活动,参加的人次差不多有一万人。

“我们所需要的帮助”

2012年我们刚刚做这个图书馆的时候,许多三门人是第一次听说公益,很多人会来质疑我们的动机。我记得2012年当年给有为图书馆捐赠的金额大概是三万多块钱,2016年给有为捐赠的累计金额就达到136万。我们现在每年都收到境外人士的小额捐助,收支基本平衡。三门人看到了家门口的公益,也开始真正的为这样的公益来买单。

在这里的小义工们,他们觉得自己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他们的生活从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变成了不是在有为,就是在去有为的路上。许多小义工因为有为的存在,选择读儿童教育,读社会学,读人类学,做记者等等。

我们到现在做了8年,当然有了一些积累,比如说在有为我们进行了公益和慈善的区分,我们觉得慈善是强对弱的帮扶,而公益关注的问题就更加有公众性,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同样的尊严,关注实现一种氛围美好的生活。

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是在做教育吗?我觉得我们似乎是,但是我们不太好意思说我们是做教育的,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带来的改变其实还是非常少的。

最后来呼吁一下我们所需要的帮助,首先如果在座听我分享的嘉宾当中是有做科技类公司的话,我们非常需要有客户系统的支持,在里面可以实现志愿者计时、积分展示、积分兑换,包括与借阅数据打通,捐赠人数据导入。

第二就是美育在线教育,包括一系列配套教师培训,我们在当地有非常多的教师志愿者,然后我们很乐意去找一些好的项目在本地进行落地。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20】有为乡村图书馆:一座图书馆 改变一座城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