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to B和to C,题库类APP谁有机会在公立校中拿下“第一滴血”

作者:迟磊 发布时间:

to B和to C,题库类APP谁有机会在公立校中拿下“第一滴血”

作者:迟磊 发布时间:

摘要:题库类APP能否占据市场,核心在于产品能否打动家长

1.webp.jpg

2018年的第二季度,作业盒子正式对外宣布,已于今年2月份完成C轮共计1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好未来等机构跟投,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四个月内连续完成两轮融资,融资势头迅猛。在题库类赛道,近期比作业盒子更亮眼的是一起科技。据IT桔子披露的信息,该公司于一个月内(今年3月)连续完成两次融资。

题库类赛道2018年开年起,连续获得资本方的大额投资。投资机构再次加码题库类教育公司,是否代表该赛道将成为2018年资本青睐的热点?

教育市场,能否出现“滴滴VS美团”式竞争

一位对题库类产品,有深入研究的教育信息化工作者向蓝鲸教育表示,“一起科技和作业盒子,发展轨迹已与美团和滴滴的扩张较为相似了”。

在他看来,可从两个角度研究一起科技与作业盒子的发展轨迹。一是从资本的角度出发,在题库赛道中这两家公司的融资能力皆十分强大;二是从产品推广的角度出发,二者都较为依赖重度地推抢占市场份额,“烧钱能力”了得。

这两点“使得两家公司的发展轨迹与美团、滴滴相似,尤其是一起科技”。虽然从体量上一起科技/作业盒子远不能与美团/滴滴相比,但从细分行业的市场出发,两对公司实际上存在可比之处。

2.webp.jpg

美团/滴滴做大,与二者所处的餐饮/出行赛道,用户有高频刚需存在密切联系。相比于餐饮/出行,教育的需求频次虽然较弱。但其渗透率、影响力及重要程度,毫无疑问会超过餐饮/出行——“教育才是中国社会的一种核心需求”,该受访者指出。

在这位受访者看来,作业盒子有一项较为亮眼的业务——口算。据其了解,作业盒子口算产品的活跃度、用户黏性相对较高。

3.webp.jpg

该受访者认为,一起科技与作业盒子都处于“烧钱抢市场”的阶段,“买回来的用户能不能留存乃至转化,对两家公司而言是最大的挑战”。从作业盒子的口算产品出发、以小见大,题库类公司在业务体系中挖掘到明星级产品、抓住用户刚需才能让公司迈过“盈利”这条红线。

与之相比,一起科技的优势在于其存活时间更久;作为赛道先行者,先发优势明显。但在该受访者看来,“六年多的漫长时间里,从打造产品亮点的角度出发,一起科技还需更加努力”。并且2016年底,一起作业因“学豆”事件被舆论关注——“学豆”的运营模式存在触碰义务教育红线的可能。如今该模式虽有改良,但发力公立校时,校方依旧“敏感”。

切入角度不同,公立校成“兵家必争之地”

一位公立校专家向蓝鲸教育指出,如今题库类APP的搜题能力已逐渐完善。可以说“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中,已迈出了‘巨人的一步’”。

在题库类公司发展壮大之际,我们需注意一个问题:虽然这些公司迈出了“巨人的一步”,但发展速度已有趋缓的征兆。APP的搜题能力虽足够强大,有时依旧难以与用户需求匹配。

4.webp.jpg

“长期看,题库类产品的确潜力较大”,该专家指出。此类产品与在线教育一对一辅导相比,营业成本远低于在线一对一。若产品可领跑赛道,公司利润将相当可观。“题库类公司发展模式的边际成本较低,更符合互联网公司的特性”,他说道。

根据对公立校的依赖程度,题库类产品主要分为to B和to C两类。一起科技与作业盒子是to B类产品,作业帮、猿题库和学霸君则是to C类产品。目前to C的产品,市场占有量明显高于to B。

5.webp.jpg

to B类产品入公立校,会给校方提供更多的“激励”、更好地为学校服务,相对而言学校更欢迎;to C类产品,最初公立校较为抵触。

原因很简单:学生抄袭作业的问题。但作业帮、猿题库和学霸君,也都想要打入公立校,并皆为此有所尝试。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就是学霸君与皖新传媒联合研发的Ai学。

一位公立校采购的负责人对蓝鲸教育表示,“Ai学是一款纯粹的、卖给B端学校的产品”。他指出,“从Ai学产品的最终形态来看,它其实跟教育信息化市场中流行的电子书包相似”。学霸君依靠类电子书包产品进入公立校的行为,有一种“降维打击”的意味。

“目前电子书包赛道中的玩家,多为传统教育信息化厂商。在互联网技术层面的积累,并非他们的强项”。所以Ai学进入该市场,保持了相当高的竞争优势——毕竟电子书包的核心价值就在评测与考题,而这恰恰是学霸君的强项。

如今,题库类APP入公立校,已对现有的教学体系造成冲击。

从学生的角度出发,他们的确已开始享受互联网级的服务品质——例如作业帮的收费业务,教师审题的时间不计费,无形中提高了用户舒适度。题库类APP削减了学生与老师的沟通成本、学生找老师解答的时间成本等,教师不在学生身边时,学生写作业的过程的确出现深刻改变。

从教师的角度出发,他们在传统教学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并未被削弱,还减少了一些负担:学校课堂上,大部分学生不允许使用手机;也就不便于使用题库类APP,教师依旧是课堂的主角。课后,学生使用题库类APP获得讲解,减少了教师的负担;甚至一些教师可在该系列APP的教师端口,讲解习题并获取报酬。

从公立校的角度出发,一位对两类产品有深入了解的公立校负责人向蓝鲸教育表示,“to B类的一起科技和作业盒子因为需要地推,所以校方的确有机会获得一定收益”。但对公立校而言,这种收益大多是一次性的,没有持续收益。该类补贴虽然敏感,在这位负责人看来,“整体来说,处于民不举官不究的状态”。

该负责人指出,“题库类APP能否占据市场,核心在于产品能否打动家长”。如果无法满足家长的刚需,在公立校中的地推力度再大,收效也是甚微。

一线教师,则更关注学生使用题库类APP时的自控能力。

房山区窑上小学的一名教师表示,学生的确对题库类APP感兴趣,“认为这些APP趣味性很强”;但“我们特别害怕学生使用那种,一拍照就能把答案搜出来的APP”。窑上小学使用的APP不带有扫题功能,但完全无法控制学生使用可拍照扫题的APP。“学生私下里口耳相传自己下载,最后只能靠孩子的自控力和学习积极性来保证不会抄袭作业”。

这位老师认为题库类APP对现有的教学体系是一种补充,利大于弊。但使用时需教师和家长多与孩子沟通,“这种软件尤其不能成为家长逃避教育孩子的一种工具”。

朝阳区实验小学的一位教师则表示,实验小学不使用任何主流题库类APP。“我们学校自主研发了一款”,该APP主要针对需长时间反复巩固的知识点设定题目。在他看来,“作业帮这类APP,对孩子主动学习的要求很高”。尤其对小学生来说,特别低的年级并不适合用作业帮。

“我们学校的APP,主要用教育引导的方式,让孩子增加对学习的兴趣”,他表示。至于作业帮等产品,“更多地是针对知识,教育引导的过程没了”。

因此实验小学选择自己开发、完全按学校教师的需求订制内容,“这样还可不断地根据学生和教师的使用效果,进行即时调整”。

本文转自蓝鲸教育,作者迟磊。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蓝鲸教育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蓝鲸教育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to B和to C,题库类APP谁有机会在公立校中拿下“第一滴血”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