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女孩深夜指控遭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回应:举报属实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女孩深夜指控遭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回应:举报属实

作者:田园 发布时间:

摘要:公益领域出现性侵,更让人毛骨悚然!

105930w2k4npgk5b5zy5yd.jpg

图为雷闯,来源于亿友公益官网

芥末堆7月23日讯,今日凌晨,一女孩在朋友圈发布2600字长文,匿名举报亿友公益负责人雷闯性侵了自己。举报称,2015年7月29日,在她跟随益行去北京的徒步过程中,遭到了雷闯的性侵。文章一经发出,引发朋友圈热议。上午,雷闯公开发文回应称,“承认文章中的事实,愿意受到惩罚,考虑向警方自首。”但在下午,他在给媒体的情况说明中称,自己与女孩发生关系后,两人就成了恋人,“至少在我看来,我们是‘恋人’”。

女孩在举报信中表示,2015年7月,刚刚过完20岁生日的她去北京参加徒步公益活动。其间,雷闯对她很照顾。因为在徒步之前,她从朋友那里了解到,雷闯是一个很棒的人,所以对雷闯的照顾,她觉得很感激,认为这是雷闯对她的一种认可。

徒步尾声,由于一些原因,他们接到只能三人进入北京市区的要求。就在到达北京的这个晚上,雷闯安排了一张大床房,并称,“做公益的人都很穷,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一起睡的,你不放心我可以睡地上。”

女孩称,由于不想和雷闯翻脸,也不知道要怎么表示拒绝,就勉强接受了这样挤一挤过一晚的要求。而在这晚,雷闯性侵了自己。

此外,女孩还表示,自己从另一名徒步者处了解到,雷闯还用同样的手法性侵过其他女孩。

23日上午,雷闯发文回应称,承认举报信中所说的事实,虽然有一些前因后果,但任何因素都不是自己可以推脱责任的理由,并向被性侵女孩道歉。同时,他在公开信中表示,自己愿意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已经在考虑自首。

不过,就在23日下午,雷闯又给多家媒体发了一份情况说明。文中,雷闯称,自己与女孩的确是在徒步去北京的路上相识。并且在徒步后期,对女孩产生了好感,也做出了一些主动表示好感的举动,“当事人并没有直接拒绝”。 

徒步抵达北京的第一晚,他确实只订了一个房间,并在一起住的第二日发生关系。 雷闯表示, 此后他与女孩成了恋人,“至少在我看来,我们是‘恋人’”。 

雷闯称,徒步结束后双方回到各自所在城市,但还经常通过电话联系,并曾一起去重庆、杭州等地旅游,后因联系减少双方分开。

亿友公益是一家关注乙肝问题的民间公益组织,由乙肝携带者雷闯于2013年发起成立,旨在为乙肝群体权利倡导,维护乙肝群体在生活、医疗、教育、工作中的平等权益,推动保障乙肝群体合法权益相关制度、政策的完善。“益行去北京”是其主要品牌公益项目之一。

雷闯也曾先后荣获2009 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提名奖、2009年中国十大法制人物、2011年南方都市报“责任中国”公益行动奖、2013年健康中国年度风尚人物、获评影响2014中国公益100人。

附:女孩举报信与雷闯两次回应

1.举报信

2015年,我是益行去北京的徒步活动的队员,在徒步的尾声,也就是7月29日的这一天,遭遇了雷闯的性侵(非自愿性关系)。

要回想具体过程非常费劲,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三年,我这三年所有的努力都是忘记这件事,所以要把记忆全封不动的找回来很困难。所以,请大家原谅我记忆的不连续,我尽量负责任的把细节写清楚。

日子是2015年7月28日,我刚刚过二十岁的生日,对于徒步这件事,一直都很期待,觉得如果能完成这件事,那我迎接2字开头的人生也会有更多勇气。当时我一一个人坐了二十几小时的硬座和徒步队伍在内蒙古汇合,那天我发现自己是队伍当中最小的队员,作为一个面子很薄并且在陌生人面前很紧张的人,我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大家各种各样的照顾,但是其中最热情也是最让我觉得困惑的,就是雷闯(雷闯中途离开过一次,接触比较多的就是雷闯重新和队伍汇合之后)。

在徒步之前,因为朋友的关系,我对雷闯大致有一个印象,是一个很棒的人,他做了很棒的事情,他很被大家认可,而且也一直作为公益界的领袖被看待。所以我一直对于雷闯的照顾,比如买冰淇淋之类的,邀请去单独去景区玩一直觉得很感激,甚至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认可。

现在仔细回想过来,我觉得雷闯在路上的有很多不必要的身体接触,比如他会在我们有单独相处时间的时候搭我的肩,要求我挽他的手,还会请求在我的房间里午休(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雷闯和其他队员一直说,认为我像他的小妹妹,所以要像照顾小妹妹一样照顾我。

在徒步的尾声,由于不可抗力的因素,我们接到了只能三人进入北京市区的要求(这部分由雷闯转述,据队友回忆,本身并没有要求大家不能住在一起,只是要分拨进入北京),当时在挑选谁和雷闯完成最后的行程时,雷闯找到我,他说他认为我是一一个背景比较单纯的大学生,并且体力较好,其他人如果继续行走会比较吃力,所以想让我和他一起走到北京。

具体事情的发生就是在徒步到北京的那天晚上,因为在路上雷闯和龙飞一直完成预定酒店的工作,出于对他的信任,我丝毫没有担心住宿的问题,以为会和徒步的路上一样,男女会分开住。到了那天晚上,我们走到目的地的时候,雷闯没有让我在前台登记(说是为了安全),而是等他办好入住手续之后,再进入酒店房间,当我进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情况不对,因为这个房间是一个大床房,只有一张床。我当时跟雷闯说,我觉得这样一张床不合适。但是雷闯的解释是,

“做公益的人都很穷的,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一起睡的”

“你不放心我可以睡地上”(对不起我不记得这句话到底是怎么说的,但是有说过)

我很不想和雷闯翻脸,也不知道要怎么表示拒绝,就勉强接受了这样一种挤一挤过一晚的要求。到了晚上的时候,我洗完澡坐到床上(不好意思穿睡衣,一直穿着白天穿的臭衣服),雷闯开始抱住我,我当时完全傻眼,用一些很不强硬的口气请求他放开,不停岔开话题,他没有停下,我最后到一个请求是,没有安全措施,不能这样。但是我没想到,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避孕套,最后的结果是我以非常痛苦的方式,和雷闯发生了关系。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任何性经验,几乎是忍受撕裂感和疼痛,一个人清醒地度过了一夜。

当时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在这件事情之后,我一时没有办法消化这件事,也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其他人,在当时的我看来,这全是我单独跟雷闯一起徒步的后果,我自己要为这件事负责任。雷闯是个好人,那肯定是我的问题,是因为我是个不好的女孩子,这种事情才会发生到我身上。最后,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是"受害人”,也没有办法接受雷闯是"性侵犯”的我,选择和雷闯保持一种关系,让这件事合理化,变得可以忍受。

但是我必须要说,我和雷闯的每一秒, 都非常痛苦,很难生存。我心里明白,这不是正常的关系。

这种关系的本质是自我欺骗和麻木。但是我毫无办法,哪怕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年,我依旧认为,我有错。

在2016年的三月份,我和当时徒步路上的另外一个朋友W见面,她开玩笑的告诉我她知道一个雷闯的秘密。我当时心里发凉,我猜测肯定是我类似的事情。果不其然,她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测,我第一次知道确有其他受害者存在。直到知道了还有其他人,我才终于知道自己是受害者, 我不是雷闯唯一一个秘密。 当时我的应对方法是,想要通过写匿名公开信的方式,举报雷闯的所作所为,但是在我准备做的时候。W与雷闯电话沟通,告诉他不要"杀熟”,不要继续犯不成熟的错误。因为W已经和雷闯以私下沟通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也没有继续再继续通过公开匿名的方式做些什么,而是主动切断了与雷闯的联系,并且愿意相信W的做法是有效的。

今年的暑假,也就是2018年的7月。

我又得知还有其他的受害者,是雷闯机构的实习生/志愿者,虽然她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愿公开。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今后还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这是我完全无法忍受的事情。

坦白来说,我知道实名公开这件事困难重重,我写这段文字之前,也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我知道一一旦公开,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风险,也许在雷闯收手之前,我个人的信用就会破产,因为比起相信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学生的自述,更多的人肯定会更倾向于相信一直有道德光环的雷闯。

第二个我很担心的事情是,我无法像举报信优秀范文一样,拿出所谓实锤(比如聊天记录、录音)来证明我的非自愿到底是怎么一个非自愿法,我无法通过文字来陈述这件事对我的伤害,我确实无法为我自己辩护,对于这类的质疑,我只能沉默。

第三个问题是,公开这件事,对我的生活有多大的影响是为可知的,为了让自己好起来,这三年我能想的办法都去做了,我去打坐、看心理医生、还在乡下呆了一年,这些让我的生活好不容易有些起色,而我又重新回到这件事的漩涡,必须重新去接受心理治疗,对我来说是非常沉重的打击,我怕我很难再好起来。

我一直在想,公开这件事这么难,我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很清醒的知道,不管雷闯对我个人做什么弥补性的行为,对我来说,都是很虚弱的补偿。我甚至连公开道歉这种操作,都没有想到过,他的道歉对我个人还有其他受害者,毫无意义,时间不会倒流,我回不去三年前了。

公开这件事的唯一诉求, 是希望他真的能住手,或者有一个比他自己更有约束力的团队或者机制能约束他,让他不要伤害热爱公益,一心追求公平正义的年轻女性,他不会知道,我们要修复自己,重新开始,有多么难。

我知道我的朋友圈很多都是雷闯的朋友,不管你们信不信,至少,别再推荐自己的女性朋友去徒步或者是实习了,我也是今年才知道,仅仅是2015年的那一次徒步,雷闯套路过的女性,就不止我一个.....

2018年7月23日凌晨于北京。

2.雷闯第一次回应

WechatIMG16.jpg

3.雷闯第二次回应

WechatIMG20.jpg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推广: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女孩深夜指控遭知名公益人雷闯性侵,回应:举报属实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