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GET2020】PEER毅恒挚友:共创县镇高中生的生长空间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GET2020】PEER毅恒挚友:共创县镇高中生的生长空间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摘要:当我们探讨县城教育的时候我们在探讨什么?

刘泓.png

PEER毅恒挚友联合发起人、秘书长刘泓

芥末堆 11月30日 Siyi 报道

“当我们探讨县城教育的时候我们在探讨什么?”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县镇高中毕业生或许意味着一个县城未来的人才储备。他们该如何接触学校周边的社区,得到合理的成长空间?

11月24日,在由芥末堆举办的GET2020“或跃在渊:教育的信心与发展”教育科技大会上,PEER毅恒挚友联合发起人、秘书长刘泓分享了十三年来对县镇高中生生长空间的探索。

“很多时候只要换一个视角,愿意在这个地方和同学们、老师们一起去探索、去承载,就可以发现生活其实一直在继续,而且也可以找到自己和同学们共同成长和行动的空间。”他说。

以下是刘泓演讲实录,略有删改:

今天我带大家去到在湖南、广西、贵州的县城中学。当你走进县城中学的时候,你会看到到处都是高考标语,这很正常。在我们服务的这些学校,学生每天6点钟起床早自习,每天10到12节课程,23点晚自习结束,每周上课6.5天,每周休息3到6小时,每月休假2到3天,看起来都很平常。

无一例外,这些学校都去过衡水中学或者是湖南本地类似的学校进行考察。我们常讲高科技,但在这些学校,低科技是比较靠谱的。大部分的公立学校都有监控并且一直开着,不需要魔镜或者AI人脸识别,他们做了一个简单的事情:班主任或指派老师每时每刻盯着监控,如果某位学生有点小动作,老师直接针对全年级通过麦克风说某某同学你在干什么,没收手机等等,以此达到威慑作用,这样的事情就在我们身边发生。

所以我问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当我们探讨县城教育的时候我们在探讨什么?作为一个边缘公益机构,我们可以做到什么?

同样经过三年,资源随时随地在向成绩好的学生集中,大家经常讨论内卷问题,究竟对于剩下的学生或者是哪怕是在快班中间不是最成绩最好的一批学生,他们的成长状况到底如何。我们常说每个个体成长是需要有尊严的,是需要有机会不仅仅接触到学习,还要和周围的人产生自然的联系,和环境、社区产生联系。可如果同学们连学校周边的社区都没有任何接触,我们怎么样让学生得到合理的成长。

夏令营的社区探索

PEER1.png

中国有2800多个县级单位,县级高中是这个县的“最高学府”。我们现在讲乡村振兴、“十四五战略”,其实未来一个县的人才储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县高中的毕业生往哪里走。如果孩子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和身边的环境产生不了联系,他们会去往哪里?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方法进入到县域,从十三、四年前开始,我们每年组织大学生志愿者去到县域高中开展夏令营活动,不是教语文、数学,核心是基于社区的服务学习课程,叫做社区探索课程。

这个课程的逻辑非常简单,让我们的学生有机会体验学校以外和身边的人产生连接的课程,有四个步骤:体验、调研、行动、分享和反思,背后的方法论是青年参与式行动研究(YPAR —Youth-led Participatory Action Research)。我们会跟学生们探讨不同的社会议题,和大家分享一个两年前在广西龙胜中学的具体案例,在体验的过程中,我们会设计一系列任务卡等此类接近游戏化学习的方式,让同学们用特定的视角来重新走入他身边的社区。

PEER2.png

有了这个体验以后,我们会让同学们做相互展示,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到底社区是什么?和我们的关系是什么?之后同学们会加入一个议题小组,我们将提供一些志愿者带来跟这个议题相关的课程,然后再进行调研,形成一个报告。当然调研不是结束,我们强调在调研结束之后,同学们要做一个对他自己关心的问题有实质改善的社会行动,最后做整体的分享和反思。呈现的过程很重要,它可以让学生们看到他所做的行动和社区可以产生真实的联系。

类似的案例有很多,夏令营的探索只是一个载体,我觉得重要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个课程,是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位志愿者都是尽可能去尊重同学们的,一起探索、共同成长,去做团队活动、小组合作等等。

PEER空间与公共精神

PEER3.png

我们下一步的考虑是,怎么把夏令营短时间的能效放到长时间中去?所以我们决定,在合作的学校找到一个空间,叫做PEER。这个空间有常驻的挚行者,会在这个地方待半年、一年的时间和学生共同成长,同学们也有自治的活动组,有三个功能:

    第一,它是学生生活空间,学生可以做课外活动,找人倾诉,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第二,它是一个学习空间,推出阅读和研究性学习项目;

    第三,它是一个公共空间,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这个空间很有趣的是,当你和同学们产生足够的信任以后,你会发现在这个地方可以听到同学们真实的声音,我们确保学生是空间的主人。同时我们也知道,我们不是专业的心理老师,同学们会有很多心理方面的困惑,但他们未必愿意去心理咨询室。他们之前甚至觉得我们的挚行者都是“奸细”,他们更觉得心理老师会把他们的小秘密告诉班主任。所以我们知道,这个信任是可以被连接的,心理老师也愿意和我们一起去跟大家建立桥梁。

同时,每个空间都是不一样的,更重要的是找到适合每一个学校的点。

除了个体空间以外,我们也创造了同学们可以去到不同的空间进行交流的场合。每年冬天的时候,PEER空间冬旅人项目会把十个不同学校的学生聚到一起,做一个为期五六天的营会。我们也会在高中到大学的衔接之间,去设计一些能让同学们更好地走进大学、了解城市的项目,一个偏时间导向,一个偏人文导向。

PEER4.png

这是我们作为非常小的公益机构,能在这样大的环境之下,为来自县城的中学生所做的一些事情。

我们经常讲,教育的目的是人,那么我们应该给人的生长留出足够的空间,去包容、试错,当大家碰到问题的时候,说没事,我们还在。最后想和大家说的是:很多时候只要换一个视角,愿意在这个地方和同学、老师们一起去探索、去承载,就可以发现生活其实一直在继续,而且也可以找到自己和同学们共同成长和行动的空间。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20】PEER毅恒挚友:共创县镇高中生的生长空间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