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教培行业,夹缝求生

作者:熊静妍 发布时间:

教培行业,夹缝求生

作者:熊静妍 发布时间:

摘要:对教培行业和千千万万的从业人来说,改变才刚刚开始。

1623770289213168.jpe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

自中央“双减”政策发布后,教培行业急转直下,前一个月在美、在港上市的中概股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等还一片生机盎然,政策之下跌到零头都不剩。

更令人感到讶异的,是新一轮的“扫黄打非”,竟然将课外培训纳入。所以有人笑言,俞敏洪等前一天还是共和国的企业家,眨眼间就成了黑恶头子了。

2d3e8f0f376f6916d071a45d807ee88a.jpg

近日,湖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官网显示,为深入开展“护苗2021”专项行动,有效规范教培机构的办学行为,营造祥和、安全、稳定的青少年学生暑期假日文化环境,湖北多地积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文化市场专项整治活动。目前湖北武汉、襄阳、宜昌、孝感、黄冈、蕲春县、黄梅县、仙桃、天门多地多地“扫黄打非”办加入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行动。

将校外培训机构与扫黄打非相关联,有网友表示,此举伤害性不小,侮辱性极强。一夜之间,老师成了下九流,补课不仅得偷偷摸摸进行,稍不留意还得被卡脖子装孙子。

2

湖北当地的解释,也很难说让人心悦诚服。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扫黄打非与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很难联系上来。“扫黄”是指扫除有黄色内容的书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及网上淫秽色情信息等危害人们身心健康、污染社会文化环境的文化垃圾。“打非”是指打击非法出版物,即打击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破坏社会安定、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民族分裂的出版物,侵权盗版出版物以及其他非法出版物。

而此次在湖北多地开展的校外培训机构文化市场专项整治活动中,“扫黄打非”办的主要工作体现在——严厉打击销售、赠送非法出版物行为。校外培训机构的盗版教材、自编教材正属于“非”的范围。

如果仅限于此,当然还能理解。但在“双减”的背景下,这一行动就被社会舆论发酵成将课外培训当成“黑恶势力”了。

民办教育协会也通报了针对校外培训“扫黄打非”是自媒体断章取义的误读。并给出解释:该省暑期“护苗”专项行动是“护苗2021”专项行动的一部分,是为净化校园周边文化市场环境,防止损坏未成年身心健康的非法出版物进入校园,于每年3月起至11月底开展的专项行动。该省暑期“护苗”专项行动已于学生暑假开始前结束(在中央发布“双减”文件前),相关报道请见7月17日该省扫黄打非官方微信公众号相关报道。

可误读的背后,却也依然有脆弱的社会情绪。

3

而在这场教育污名化的闹剧里,教培人的恐慌却不只是名声问题。

“双减”政策的发布对于教育领域的影响非同小可。校外培训教育也受到了波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国内几家教育领域的企业股票大跌。截至8月9日,高途的股价为3.18美元,不到其高点149.05美元的零头;好未来跌到了5.84美元,而其今年高点是90.96美元。

“双减”政策下,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学科类培训不得占用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组织,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教育培训活动,这意味着,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教育培训相当于被判了死刑。

这才是教培人真正的恐慌来源。

目前,以高途课堂和VIPKID为代表的头部教育培训机构的“裁员风暴”成为教培行业的新热点,头条教育板块也几乎全体原地解聘。一个行业,无数的从业者,都面临着失业、转型。

教育行业作为毕业生就业的热门行业之一,近年来在资本的加入后快速发展。数据显示,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最大的行业类是教育业,就业比例15.9%。具体来看,这一增长主要是由民办中小学及教辅机构和公办中小学教育机构需求拉动的,2019届就业比例分别为7.6%和6.1%,较2017届增幅分别为20.6%、7%。

2019届高职毕业生就业比例较大的行业类是建筑业,就业比例为11.1%,其次是教育业,就业比例:7.8%。与2017届相比,“教育业”就业的高职生比例增幅也较高,为20%。具体来看,在“教育业”的就业增长主要是“民办中小学及教辅机构”(2019届就业比例:7.6%)、“公办中小学教育机构”(2019届就业比例:6.1%)的需求增长,较2017届分别增长20.6%、7%。

2020年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行业规模扩大,更多的毕业生进入该领域。

在今年暑假前,不少应届毕业生被猿辅导、高途课堂等在线教育机构毁约offer,理由是公司内部调整,紧急叫停招聘计划。此外,不只应届生,暑期兼职岗位也存在大量取消offer的情况,同时社招渠道也在缩紧。这些通过筛选应聘上的就业者到头来确是空欢喜一场。

这种阵痛,站在国家的层面,可能是势在必行,但对于个体而言,则只能独自面对。

5e32d8c4bd8c0ad94716a820679d43c0.jpg

4

本次“双减”政策也拉高了未来教育行业的入门门槛。

严禁义务教育领域的校外培训也就意味着小学、初中的校外培训业务不能开展。校外培训机构的业务避开这一阶段的学生,可能转向普通高中阶段的校外培训业务,以及成人、职业、艺术类培训。

而目前小学初中的学科类知识相对高中来说较为简单,也吸纳了绝大多数的从业人员,而到了高中、成人、职业和艺术类培训,则从业者需要更高的知识储备和更强的知识讲解能力,这也意味着从业人员将大量地压缩。

向职业教育和艺术类培训,可能是未来教培行业转型的重心。

目前,国家对于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较大,大力鼓励发展职业教育。但对于从业者来说,首先需要掌握专业的技能。这有可能形成一个正向循环,职业教育从业人员需求增加,促进职业教育的繁荣,又反过来助推职业教育的发展。

艺术类培训目前发展已经比较充分,未来如果新东方、好未来等企业进入的话,会不会导致新一轮的内卷,还不好说。当然,艺术类只要不进入应试教育考试,其竞争压力还是要小很多。

“双减”政策下,学生和家长能不能减负其实并不好说,现在价格较低的网络课程、线下大班补课少了,但需求仍在,就只能有价格更贵的一对一上门服务,VIP服务了,说不定成本更高,内卷更严重。

对教培行业和千千万万的从业人来说,改变才刚刚开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财经风象“(ID:cxyx110),作者熊静妍。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本文是 芥末堆网转载文章,原文:财经风象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财经风象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教培行业,夹缝求生分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