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芥末堆

【GET2020】蒲公英中学:15年只做一件事——以优质教育促进教育公平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GET2020】蒲公英中学:15年只做一件事——以优质教育促进教育公平

作者:Siyi. 发布时间:

摘要:“如果把改变命运这件事情放到教育身上,这是教育不可承受之重。”

蔺熠.png

蒲公英中学理事蔺熠

芥末堆 12月2日 Siyi 报道

2003年前后,北京奥运建设如火如荼,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来到北京。剧烈的人口流动之下,很多打工子弟小学被自发建立。“但是当时没有初中,这就意味着很多孩子小学毕业之后,得不到应有的义务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蒲公英中学于2005年正式成立,并且直到今天还仍然是北京市唯一一所面向困境流动儿童的初中学校。

11月24日,在由芥末堆举办的GET2020“或跃在渊:教育的信心与发展”教育科技大会上,蒲公英中学理事蔺熠分享了15年来,蒲公英中学帮助三千余名打工子弟完成优质初中教育的故事。

“一群不完美的老师,带着一群不完美的孩子走向完美。”蒲公英中学在政府、学生、家长、老师、志愿者和捐方六位一体的支持之下,以完善的教学模式和课程体系致力于促进教育公平。

以下是蔺熠演讲实录,略有删减:

首先抛出一个话题,没有优质教育就没有教育公平,这句话很绝对,什么是教育公平?大家可能都很熟悉一句话——“教育改变命运”,这句话在蒲公英中学也有很多探讨和争论。我们认为教育不能改变命运,因为有很多方式和方法改变命运,如果把改变命运这件事情放到教育身上,这是教育不可承受之重。今天我们看到很多的问题,恰恰给教育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重担。

教育能够干什么呢?前两天我跟一位专家交流,他说“教育是把一个人,从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转变成社会学意义上的人”,这个说法很学术。但实际上从我们自己成长来讲的话,那就是把一个孩子教育成人,变成一个“大写的人”,内心丰盈而且能够为社会贡献力量,这就是我们教育能够完成的目标

蒲公英1.png这个是蒲公英中学希望做的。前两句话大家非常熟悉,陈寅恪先生说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我们还希望孩子拥有善良之品性,求索之欲望和强健之体魄。在培养孩子这条路上,我们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探索。

2005年蒲公英中学成立,当时是北京唯一一家面向困境流动儿童,也就是农民工子女的一个初中校。直到今天还仍然是北京唯一一所面向困境流动儿童的初中学校,而且是公益性的初中校。

蒲公英2.png

2003年北京奥运建设如火如荼,大量的农民工从外地流入到北京参与奥运建设。因为这样的人口流动,很多农民工子弟的小学被自发建立。办小学相对来说会更容易一些,解决孩子们初级的、最开始的教育问题,但是当时没有初中,这就意味着很多孩子小学毕业之后,他们就得不到应有的义务教育,所以当时校长和其他的一些知识女性就共同决定创办蒲公英中学,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帮助这些孩子在小学毕业之后还能够接受教育。

叶祖禹先生,他原来是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全球副总裁,后来成立了一家基金会叫美新路公益基金会,当时他是蒲公英的第一位捐方。2005年春季,大家一起募集资金,在大兴区租了一个废旧的开关厂,条件非常简陋,并且在这里一待就是13年,2016年蒲公英中学拿到了挂牌资质。

不折叠的“蒲公英”

15年办学,蒲公英仍然只有一个校区,我们培养了三千多个孩子。但我们特别自豪的是,每一个从蒲公英走出去的孩子,都走出了自己的路,而且还在走自己的路。

段孟宇同学是我们特别自豪的“小蒲公英”当中的一个,她去年前往哈佛的教育学院读研究生。当时新华社有一个报道:《昔日流动儿童考上哈佛:不折叠的“蒲公英”》。郝景芳女士有一本小说,叫《北京折叠》,是畅想未来的社会中可能一小部分是人在社会的顶层,还有一大部分人被折叠在城市的底层。在蒲公英,我们帮助这些来自困境家庭的流动儿童实现了个人的发展。段孟宇从蒲公英毕业之后,考到了UWC世界联合学院,蒲公英还有十多位同学,初中毕业之后考上了世界联合学院,然后去海外留学,并且都取得了非常好的学术成绩。还有很多同学都是在蒲公英走出去之后,追寻自己的梦想,比如还有此次在抗疫一线的医生。

“人生第一关,你们一定要冲过去!”

回到蒲公英的使命,我们叫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合一。那么对于优质教育,其实大家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想用一个最俗的标准来说什么是优质教育。为什么最俗呢?因为我们还是要谈到升学率。在今年疫情这样一个严苛的条件下,我们所面对的孩子是学习基础最薄弱,经济条件最差,学习条件最不具备的情况下,蒲公英中学今年125个孩子参加中考,124个孩子继续求学,其中80%考入普通高中,20%进入职业学校。这个数据已经是连续七、八年的时间,蒲公英达到超过80%普通高中的入学率。

疫情期间,有个孩子上网课联系不到。老师们在一个待拆迁的区域里面找到了他的家。因为要拆迁所以没有电,所以联系不上这个孩子。这也不是个例,有的孩子是在别人饭馆旁边,蹲在墙根上蹭网上网课,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孩子们实现了刚才我所说的升学率。

“人生第一关,你们一定要冲过去!”这句话是校长在今年升学的时候,送给所有孩子们的一句话。对于这些孩子来讲,如果不冲过这一关,就意味着没有继续求学的机会,这是他们第一次能够全权掌握自己的人生。所以她鼓励每一个孩子都要去参加中考,“一个都不能少”,不放弃每一个孩子,这是蒲公英做到的。

升学率背后的全套教学方式

没有封闭式管理,更没有“监狱化”管理。在教书中育人,在育人中改变世界,这是我们奉行的理念。为了这句话,蒲公英从老师、课程、教学等方方面面摸索出了一整套的方式。

首先是老师,按校长的话说是“一群不完美的老师,带着一群不完美的孩子走向完美”。蒲公英的老师们可能小时候就是流动儿童,他们到北京来打拼,他们带着一群这样学习基础最薄弱的孩子,去实现了这样一个好的目标。在蒲公英,老师们尊重每一个孩子,不放弃每一个自身成长的机会。所以在蒲公英我们有一群最有求知欲的老师,何愁带不出一群具有充分求知欲的孩子?

其次是课程,我们2005年就在做咱们现在特别熟悉的STEAM、PBL(Project-based Learning),包括戏剧课等等。蒲公英的教室有三面黑板,上课的时候会充分进行孩子跟孩子互动,孩子跟老师互动,去激发每个孩子求知欲。

在2018年的时候,蒲公英搬到了新的校区,是一位北京特别有名的设计师,带着团队纯公益为我们做的设计。随着搬到新校区,我们的条件也有了质的变化。很重要的,除了我们学校自身的力量之外,蒲公英还有一万五千多的志愿者,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带来各种不同的教育实践,这是我们坚不可摧的力量。

有一句西方的谚语,“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需要整个社会大家一块去整合起来,才能去培养出更好的孩子,去孕育出一个更好的明天。在蒲公英我们是六位一体,有学生、家长、老师,我们还有一万五千名的志愿者政府和很多的捐方都是我们坚定的支持者。

蒲公英就像一个大的PBL,在今天我们的PBL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中国有9600万儿童不能与父母双方共同居住,其中92%由人口流动造成。这些孩子得不到好的教育、优质教育,他们走向社会之后,是什么给他们提供支撑?蒲公英是一个成功案例,我也特别希望大家能够加入到蒲公英当中,携起手来解决宏大的社会问题。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芥末堆商务合作:010-5726 9867
  • 【GET2020】蒲公英中学:15年只做一件事——以优质教育促进教育公平分享二维码